大陸與國外對法輪功的態度冰火兩重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我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遭受了各種迫害,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國外工作的兒子非常擔心我的生命安全,幫助我以難民的身份脫離了中國大陸的那種恐怖環境。現在我雖然來到國外只有一年多,但讓我真切感到國內和國外對待法輪功的態度真是冰火兩重天。下面我講一下我的親身經歷。

1、警察常向我們豎大拇指

在中國遊客停車處,每天我們都風雨無阻迎接中國遊客,給他們遞上真相報紙並勸他們三退(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當地巡邏的警察每次走過來遇到我們時,都會豎起大拇指讚揚我們,說一聲:「Very good!」或:「good!」看的出他們對我們的理解和支持。但據當地同修說,過去他們可不是這樣,一次在中領館的煽動下,警察曾以我們掛出的展板有問題為由向法院提出起訴。現在警察對我們的態度完全改變了,我們每次辦集體講真相項目時,警察每天多次來到我們的現場,問我們需要甚麼幫助?有沒有人搗亂等。

2、精英階層對法輪功的態度

我發現國外的一些有一定社會地位和知識的中青年人,對法輪功關注度高,喜歡深入了解。每當我向他們發真相資料時,尤其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資料,他們都非常感興趣,並主動索要。覺得發生這樣嚴重迫害不可思議。對於在這樣嚴酷迫害下還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由衷敬佩,有的說:「你們真了不起,遭這樣迫害還不屈服,我做不到!」同時他們非常同情,都很希望對你有所幫助。一次我用我的翻譯筆和一位男士交流,他好像用電腦在工作。他用電腦給我寫東西,因為我總讓他看我寫的東西,坐了一路車他也沒有工作成。下車前我說對不起我打擾你工作了,可我只想把法輪功真相告訴您,他卻說和你交談我很高興,您讓我了解了很多事情。認識您也非常榮幸!並主動向我要了許多真相資料準備幫助我散發。

還有一次我和兒子和一位內科醫生相遇,我向他講述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迫害情況和我自己遭受的迫害。醫生傾聽後說:我能認識您深感榮幸。我們知道一些你們的被迫害情況,但我們由於經濟不景氣不能很好為你們發聲,我對我們的政府深表慚愧。如果你有興趣我把你介紹給我認識的人權組織,看看他們如何幫您。(近日還有西方人要引薦我去見當地人權組織。)

現在我無論去銀行或甚麼政府部門辦事,每當知道我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受害者」時,多會得到同情和幫助。所以兒子對他媽媽說:「如果誰慢待你,你就告訴他說你是煉法輪功的。」現在妻子也看書學法,並開始參加各地講真相活動。

3、普通民眾對法輪功的支持和理解

我來國外認識的第一位西方人是個在藥局工作的叫海蒂的中年婦女,當她了解到我是來自中國大陸深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後,深表同情。她告訴我說她有很多朋友,她叫他(她)們來簽名制止迫害!

一次坐車回家,我上車後給周圍外國人發外文真相資料,我想對她(他)們進一步講真相,我就從我的背包裏拿出我被迫害的譯文材料和幾張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嚴重傷殘的圖片,我一邊比劃一邊向我身邊人講,那個坐在我斜對面的中年婦女可能覺得我的語言不通太費勁了,她開始講,因為她講的我雖然聽不懂,但她不停的說「法輪功」,尤其開始的時候她說「法輪功」這個詞頻率很高,我知道她在講法輪功,但是褒是貶我一時還說不準。大家都聽她講,有的還不時插話,呆一會從大家對我的態度上我看得出來,她是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她一直講到她下車,並熱情和我打招呼告別。接下來人人都開始專注看我給的真相資料,下車時都和我熱情告別。

一次等公交車時,遇到一位西人老年婦女,我給她一張法輪功真相資料,她看完後,對我熱情起來,想和我交談,但發現我不會外語,她只是做了個「遺憾」表情。過幾天她自己提了一籃子吃的東西,我判斷是她自己做的送到哪裏去。她給我拿出一塊麵包讓我帶上吃,這種麵包我發現是她們喜歡吃的。這就讓我為難了,不要的話怕傷她自尊,因為我不太了解她們禮節,所以謝過後拿過來了。以後常遇到她,不自覺她總想問我法輪功的事,我就把我被迫害的政治庇護翻譯後的材料給她看,她非常同情我,不久她發現我丟了一隻手套,第二天她給我買了一副皮手套。因為當時是冬天,還很凍手。我不想要人家給買來了,不要還說不明白,只好找機會還這個人情了。

前幾天一位大約四十幾歲的婦女坐在了我身邊,我給了她一張傳單,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內容的傳單,她看後很吃驚,因為語言不通無法交流。這時我從兜裏拿出幾張同修被迫害的照片,她對法輪功學員非常同情,不只一次的拍拍我肩頭表示安撫,下車時和我緊緊握手告別。這方面例子許多,他們為了對我表示同情,有的下車時過來拍拍我的肩,有的緊緊握著我的手,用這種方式表達她們的心情。

4、世人對法輪功學員的尊敬

一次我在真相景點給中國人發真相傳單時,來了一位西人小伙子,他從台階上走下來,見到我後一邊下台階一邊不停的向我鞠躬,對法輪功學員非常恭敬;還有一次在火車上,我給了一位中年婦女法輪功真相資料,她拿到手後,不停的向我合十,下車後她走了一段距離還在和我招手告別;另有一次我坐成鐵來到農村一個小站,上來兩個看樣子有八十多歲老年婦女,在我對面落座後,我每人給她們一份真相資料,她們向我致謝,下車時等車停穩後,她們和我告別,其中一位站穩後恭恭敬敬的向我合十。

我遇到的不管是青年、老年、甚至一些少年,許多人一看到法輪大法真相傳單都會表露出欣喜的表情。並還想和我進一步交流。可惜我語言不通,不能滿足她(他)們,她(他)只能帶著遺憾表情和我告別。

我講的上述小故事幾乎每天都在發生著。我的親身體會使我感到國際社會無論是民眾還是政府組織,對中共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都有一定的認識,民眾更對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非常反感甚至深惡痛絕!許多人都表示出想為制止這場迫害盡一份力。

鑑於此,我真心希望那些迫害的參與者和支持者悔過自新,將功補過;也真心希望中國的民眾遠離邪惡,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黨、團、隊),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