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帶來的觸動與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宇宙正法形勢迅猛推進,所帶來的全球訴江是天象變化下人間的一幕,也必然給大法修煉者及常人社會帶來了不小的觸動與變化。

一、找市公安局六一零頭頭、法院辦案負責人講真相

師父說:「任何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們就是那個地區眾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1]

多年來,我地大法弟子被迫害現象比較嚴重。這與本地各級公檢法司及政法國保六一零等部門及人員不能接收到真相有關,所以他們盲目執行江氏流氓集團踐踏憲法的邪惡黑令,肆無忌憚的充當著迫害尊崇真、善、忍的修煉人的打手(迫害修煉人是會遭惡報的)。為了使這些部門的可憐眾生明白真相得救,對這些部門人員講真相就尤為重要。

訴江後,我地同修們心性普遍提高。A同修主動找市公安局六一零頭頭、法院辦案負責人講真相,向他們講述了大法的聖潔與美好,講述了大法的洪傳與普世價值,講述了大法的救世與大法弟子講真相的實質意義,迫害法輪功違法,規勸著他們要尊重法律、堅守道義與良知,不要再執行違法的命令,不做邪惡江氏團夥迫害善良的工具!講老虎、蒼蠅被打的實質原因……

通過講真相,被江澤民及中共謊言欺騙著的六一零頭頭,及那些曾知法犯法的部門相關人員,開始能悉心聽真相了。講真相中他們由強勢狡辯,逐漸轉變為開始對自己的行為開脫(就是默認自己的行為違法),也明白自己是受害者了。他們紛紛聲稱:自己是在執行××上級命令,自己也說了不算……這樣表現已是不小的變化。過去可不是這樣,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根本不講法律,隨便誣陷個罪名就迫害。

這變化是正法形勢下天象變化帶來的人間大動,是大法在末劫前救度著眾生,救度著這些面臨遭惡報依然不自知的逆天而行的人們。

二、今天我沒白來!對,今天你沒白來!!

在師父點悟下,B同修想到配合A同修,也隻身去了市委,準備見政法委書記或市委書記講真相,使他們能明真相,遠離邪惡,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第一天是下午一點多去的,進院兒被門衛攔住。門衛是一著特警裝的年輕人。B同修遞上身份證,自我介紹:我是法輪功學員,要見政法委××書記或市委××書記,請幫助聯繫。人家說:大姨呀,這個沒用(身份證)。樓都空了,該幹啥都幹啥去了,我們都見不著人,明天來吧。B同修就講真相,勸兩個特警三退後離開。

第二天一早B同修再去,有人說:那個煉法輪功的又來了!就見十來個特警從屋裏衝出來,把B同修截在市委院裏,有詢問的、有回答的、大多是無名的興奮。這時又從另一屋裏出來幾個人,B同修告訴他們自己是G地區的,有事找領導……一個人說:我是G地區信訪辦的,你有事和我說,我們給你傳達,要不咱們就回G地區解決去。B同修回答:我要找的人在這裏,回地區要是能解決,我上這來幹甚麼?

B同修面臨以一對一群開始講著真相,他們靜靜的聽著:B同修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做好人;藏字石中的六個字是上天警示世人的;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為救人的;現在反腐抓的、打的、拍的實質都是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一夥衣冠禽獸……

B同修講著想著:市委頭頭是人,這些人也是人,不都是生命嗎?我為甚麼執意救頭頭呢?我連見都見不到他們,說明緣份未到。原來師父點悟我來這裏是讓我救這群人的!講完真相開始挨個詢問:孩子……結果回答:我退!或回答:我退!退!或回答:我退!退、退!!一片退聲!全部三退。

B同修和他們告別時由衷的欣慰的說了句:「今天我沒白來!」沒想到立刻傳來一群人的聲音:「對,今天你沒白來!」

三、社區書記:拿來給我,我替你發!

曾經在師父安排下,C同修送過真相資料給一個社區,有人員也三退了。在那裏C同修也曾經受過迫害:他們把C同修提起來摔到地上;曾歇斯底里的要給C同修拍照;曾舉摺疊椅要打C同修。

訴江後,世人明白了許多,對大法弟子的態度都在變,時常看到的是笑臉。C同修又去送真相資料了。書記問幹甚麼來了? C同修:看看你們,送你們點好東西。說話間掏出了一摞真相資料,一邊說話一邊開始發(怕書記阻攔)。沒想到那位書記手一伸:拿來給我,我替你發!

C同修還真沒這個思想準備。就見那書記身板挺直,一人一份的發著,上班的人們陸陸續續進來,她從從容容的發著,自己還在看著。直至全部發完,她說:太少了,再有多少拿來給我,我替你發!

四、一桌擺一個,天天看著多好!

以往C同修都是給自己所在社區和學法小組所在社區送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今年把真相台曆給本轄區所有社區都送去,讓更多社區人明真相得救。

想不到的是:一個社區的男書記,看到C同修一手拿著一疊真相資料,一手拎著台曆走進社區,笑臉相迎說:這個好,這個好,一桌一個,我都讓他們擺在桌子上用。另一女士跟著書記說:一桌擺一個,天天看著多好!甚麼都明白了。你們是好人,我們都知道。

那位書記還生怕C同修漏發,緊跟在C同修後面叨咕著:那屋還有倆人……又指著C同修手中的真相資料說:噯!這個行,這個得給點,這個太好了。他們嫌真相資料少,於是C同修又送了一趟。

這樣突如其來的變化,是人的能力做不來的。還有的社區人一看見C同修送東西來了高興的喊:快拿來給我!多送點,有多少要多少!有的社區人說:大姨,這是社區……我們不讓擺,給兩本行了,謝謝。有的社區人:大姨,回家吧,你膽子也夠大的了……大多社區的人由衷表示感謝,希望多送真相資料。

五、集體學法小組身份公開了

我們學法小組通常是五人,常年集體學法。今年六月下旬,我們小組訴江信件全部完成。緊接著小組(同修)搬家(前樓搬後樓)。剛搬完家,第二天九點歸攏歸攏準備學法時,有人敲門了,說是社區收衛生費的。當時有C同修想:假的!我們頭天剛搬來,社區人員就登門,沒有偶然的。

C同修給開了門。一見面,他們有點吃驚(C同修給他們勸過三退),問:你在這住哇?C同修答:不,是朋友家。C同修客氣的請那兩個人進屋坐坐,他們也客氣的進屋看了看,匆匆走了。第二天一早,C同修去了社區,準備問問情況,必要時給他們講真相。結果他們說:沒事,幫助保持一下樓道衛生就可以了。

後來,該社區一個很認同大法的人說:沒事,啥事沒有。

六、惡出名了的警察都變了。

我市有個最惡的派出所。十幾年來,不論哪個轄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動,市公安局都喊它衝鋒陷陣。這個派出所的一個L警長,可謂最惡的惡警。

訴江後的一天下午,一個同修在發放真相資料時,遇上便衣,電話報警至最惡派出所。可是該派出所表示不願意接警(現在派出所不管法輪功事),直至便衣警察瘋狂罵上了,才把同修接至派出所,可還是沒人愛管,也就沒人發話放人。

L警察主動接過來處理(本來不該他管)。為防止便衣警察過後滋事,他給同修搞了個刑拘「保外就醫」。可送看守所體檢時,血壓顯示正常值!咋辦?就見L警察奪過醫生的筆,竟動手給填上他自己編的非正常血壓值,隨即放人。

L警察這麼巨大的反差,天壤之別的變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