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過程中去掉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在學校教授的推薦下走進了大法,從學校畢業後,我曾加入了媒體項目,直到二零一三年離開。二零一三年底參加了打真相電話培訓。

說來慚愧,修煉八年多,第一次系統的學習講真相的內容,對甚麼是自焚偽案,甚麼是三退保平安,三退是退甚麼,才第一次清楚,懊悔自己為甚麼不早點加入直接對大陸眾生講真相的項目。

在打真相電話中修善

撥打電話時,我會想著神韻的第一幕,眾天神合十跪拜,主佛慈悲的聲音:誰願隨我下世正法!來提醒自己要兌現誓約。眾生都是師父的親人,都是師父要救的人,一切師父都已經鋪墊好了,就差我們去做了。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記得有一次我打電話前,回想當天有同修交流慈悲的力量很大,我心想著要慈悲,結果電話播出去,我發現自己的聲音變了,變的柔和平穩,不是我自己平常講話的聲音,講起真相非常平順,好像不是我在講,對方爽快的三退了,讓我體悟到慈悲的神奇力量。又有一次我接通一個人的電話,跟我說要老婆,往往我接到這樣的電話都會很不耐煩,沒有一次成功勸退的。電話那頭還有一些女性的嬉笑聲,感覺他們是故意起哄鬧我的,我意識到自己動心了,提醒自己要穩住,繼續善意的講真相,沒想到這位先生最後竟然改變了,問我到底要說甚麼?我講了真相,最後他選擇了退黨保平安。

打RTC電話的過程,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讓我這個自私的、為私為我的生命,能夠有機會體會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美好。能在眾生不斷的掛電話或辱罵中、漸漸生出善念,真心想救人的慈悲心,而這成為我心中一股溫暖美好的力量。在一段時間裏,我每天都因為能打電話救度眾生而感到很開心。有一天先生跟我說,A同修跟他說我變了,以前我很兇、講話很強勢,現在的我和善許多、面容也變的祥和,而之前對媒體主管同修的強大怨恨心與報復心,時不時的會反出來,自己也努力抑制、消滅,後來感覺到師父幫我拿掉了,壓在心中的大石頭不見了。

去安逸心、怕吃苦的心

今年中秋節,我到香港景點講真相。到景點的第一天就感到各種考驗一起湧來,當天的天氣非常的悶熱,當將展板推到景點時我已經全身大汗,而景點所在的大樓外牆在維修,頭頂上搭建了很多鷹架,工人在鷹架上走路、工作,感覺沙子就從頭上往下落,很髒。展板排好了,我們坐在馬路邊發正念,砂石車呼嘯而過、馬路上的臭水味撲鼻,各種灰塵弄的我很心煩。跟陸客講真相時,陸客都不聽、不退、甚至用手把我推開,就這樣折騰了兩個小時,突然間又下起傾盆大雨,收展板的時候,分不清在頭上的是雨水、污水還是汗水。回到宿舍時,我跟同修說:我快受不了了。同修們笑著說:「師父對你太好了,送給你一個大禮物。」我知道是衝著我怕吃苦、怕熱、怕髒的心來的。在台灣坐在家裏打電話,天氣熱就吹冷氣。原本想去景點,看到天氣太熱就不出去了,雨下太大也不出去、不想看陸客臉色也不出去了。我的安逸心被養的太大,所以這次全都遇上了,發正念清除。

果然第二天再到景點,下過雨之後路面變乾淨了,涼涼的微風吹來,跟昨天完全是不同的情況,我驚訝的看著前後兩天的差異,在心中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

修去抱怨心

這次去香港景點,感覺陸客的防備心很強,一個拉一個,不退不聽,甚至罵人講不好的話。有的神氣的說我們就愛××黨。面對陸客的表現,我心生氣憤,雖然表面上沒有說,但心裏卻想著:「那麼愛共產黨被淘汰就去吧!到時候別怪我們大法弟子沒救你。」直到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這不是在詛咒眾生嗎?他們是因為不了解真相才會這樣的,其實很可憐。想起紅眼石獅故事裏面那個老婆婆在叫村民逃命時,是不會詛咒那些不願意聽的村民被洪水淹死的。我這些想法是惡的、是對眾生負面態度的報復心,眾生能不能被救度,配不配得救,不是我能去管的,只有師父能安排,我的職責就只是盡心救人、善心救人。意識到這個念頭不對後,竟然在很短時間內就輕鬆的退了兩個人,有些人還偷偷告訴我說,她們都知道真相,在國內早就退了。發現真的是自己的念不正,阻礙了眾生得救。

法輪功加油!

十月一日前幾天,香港是大晴天,甚至有些悶熱,但十一當天一早天空灰濛濛的,從早上八點開始,來自各地的同修在公園裏長時間發正念和煉功,我雖然看不見,但可感覺到整個空間場隨著我們不斷的發正念越來越明亮,灰灰的天空出現了太陽。公園的一邊邪惡的黑心會大聲放著污衊的廣播,另一邊法輪功學員安靜、整齊有序的靜坐,誰正誰邪,我想路過的民眾心中有數。

遊行開始,一路上到處是滿滿的眾生,只能用人山人海來形容,眾生看起來很驚喜,拿著手機一直拍照,大法弟子就像明星一樣,受到眾生的熱烈歡迎。走到一處風比較大,拿著橫幅往前走有點吃力,這時聽到民眾大喊:「法輪功加油!法輪功加油!」

在遊行最後,天空下起了豆大的雨滴,天國樂團再次出來演奏,圍觀的眾生開心的拿著雨傘學著指揮的姿勢,跟著節拍上下移動。後來雨停了,天空出現漂亮的彩霞,同修拿著手機對著天空拍照,他們說有好多好大的法輪。遊行過程中,我感到自己只是渺小的個體,我所做的事情微不足道,是大法把我們烘托的很高。我想起師父說:「大法,這麼大的一部法,正法這麼大一件事情,他的本身就把你們烘托的非常的高。」[2]「你們記住我說的話,救度眾生的偉大,會使未來的人把你們烘托的很高,會把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事情繼承下來。」[3]

堅持到景點講真相

這次去香港,我才發現到自己前一段時間已經太過安逸、懶惰了。

最開始是因為不知道如何面對面講真相,而先從打電話開始著手,會打電話之後,卻反而懶惰不去景點講真相。這次回到台灣後我要求自己儘量每天去真相點,一開始怕心很重,我鼓勵自己不要急,慢慢調整。一開始我只敢在旁邊煉功、發正念,慢慢的能跟一般民眾做訴江的徵簽。慢慢再突破到去跟陸客講真相,一開始陸客把我推走不聽;幾天後突破到陸客願意聽我講,但講到三退時卻不願意退。用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現在終於有陸客願意三退了。

同修問我有甚麼訣竅?我說要放下愛面子的心、爭鬥心、報復心。因為打電話遇到態度不好的,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比較不會受影響。但面對面講真相,陸客的反映真實在自己面前呈現,被罵被拒絕時仍要守住心性,笑笑的祝福他們。另外,打電話時講稿簡潔有力,在景點需要先跟陸客寒暄幾句拉近距離,我試著先自我介紹,讓陸客放下心防,我說:「您好,我是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修煉十年了,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所以來這邊告訴您真相,希望您好人千萬不要聽信謊言,仇視佛法。」再接著講真相。

在寫心得稿的同時,我意識到自己還有很多的不足,時常在講真相和想安逸的人心中拉扯。我知道自己還沒有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看問題,擔心自己不去做不能圓滿,將來大審判時怎麼辦?不去做會被舊勢力迫害等人心,沒有發自內心的覺得自己就該去救度眾生。今天借此機會曝光這個不足,也鼓勵自己持續走下去,一切在法中歸正自己。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