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訴江直接對警察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我今年六十七歲,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喜得法輪大法。在十幾年的證實法中,我基本上沒受到多大的干擾,這都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

今年九月初,有警察因訴江的事上門騷擾。他們一進門就說是某某所的,進到我兒媳婦屋就問:「你是某某嗎?你告江澤民了嗎?」兒媳婦說「是」,他們又問:誰讓你告的?誰給打印的訴狀?為甚麼要告他等等。這時我想:為甚麼警察能上我家?是師父把有緣人安排來了,是讓我救他們哪,我得配合兒媳婦講真相。因為警察不是來找我的,我就站在第三者的立場講真相。

我一進兒媳婦的屋,一警察就大聲的叫我出去。我說:「告江澤民是堂堂正正的,你讓我出去?你來幹啥的?」另一個警察聽我這麼一說,急忙給我讓座,我說:你們來到我家是客人,你們坐下。我問他:誰給打印的、誰讓告的,這跟告江澤民有關係嗎?他說沒關係。我問:誰讓你們來的,你們警察怎麼甚麼事都幹呢?他說上頭。我問是哪個上頭,他說不知道。我說:你不知道我知道,最上頭是江澤民讓來的,江澤民都被十六萬六千多人(當時訴江的人數)告了,你們哪還有根了?你們糊塗啊,讓你們殺人你們也殺人?江澤民都是口頭傳達的指令,到時候他是不承認的,不管你們打死誰,打酒可是朝提酒壺的要錢,冤有頭債有主啊,到時候找你們,你們可就傻眼了。

我問他:煉法輪功的是不是中國公民?他說是。我說:那我就說說江澤民犯的罪,看該不該告。活摘大法弟子器官,打死打殘很多人,被送進監獄,弄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有多少?數不清。你們拍拍良心想想,迫害十六年了,大法弟子哪個也不傻,為甚麼要講真相?甚至被抓被關,活摘器官,命都不要了?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他們是帶著使命來的,是來救你們的。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電視上說的也是假的,講真相是為了不讓你們聽信這些謊言反對佛法,以免大災難來時把你們淘汰下去。這些年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還少嗎?中國人哪,哪個說句公道話了,你們還迫害他們。

在這講的過程中,警察三次問我是不是法輪功(弟子)。師父法打到我腦子裏:「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答理他、或採取其它迴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1] 我想不能配合他們,得讓他們配合我。我打斷他們的話,我說:這跟告江澤民有關係嗎?他們說沒關係。

我指著兒媳婦說,她學大法、告江澤民我支持她,大法真的把她改變了,這些年沒吃一片藥,對我非常有孝心,江澤民迫害這些好人就得告他。我說:她師父不讓告你們警察,說你們也是受害者,用謊言矇騙你們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不幹不給生活、開除公職。他們說是真的。我說:她師父多慈悲呀,現在給你們立功贖罪的機會。你們也應告他。法律面前……」他說:「人人平等。」

警察說:「大娘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我說:我看真相資料啊,比如說一個蘋果是甜是酸你們嘗嘗不就知道了嗎?我又問他:該不該告江澤民?他說該告。我說:你們明白就別再迫害法輪功了,江澤民都敢告,何況警察呢!他們說:我們來核實一下告沒告。我說那行。他要電話號,我說:給你,再別來了,等到江澤民案開庭,你用這號找我,我出庭做證。警察樂呵呵走了,說:大娘保重。

我市各派出所對訴江同修都有不同程度的騷擾,有的打電話,有的上家去,有的把書劫走了,有的讓同修說不煉了簽字。同修都異口同聲的說:告江告定了。並給他們講了真相。這次訴江普遍起到了一次給當地警察講真相的作用,大多數警察對訴江大法弟子還是很友善的,同修在一起交流時說:師父真是佛法無邊,通過訴江把警察還救了。

明慧報導各地方都有這樣的干擾。師父說:「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2]

我地同修注重交流、人人向內找,各自找人心,整體提高,正念解體對訴江的干擾。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