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我明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

一、「謝謝你,我明白了」

一天,我在給一位五十多歲的男性顧客講三退時,他卻說:「退不退,那玩意有甚麼用呢?不當吃不當喝,你們盡整這些沒用的事,累不累呀。」我說:「你可說錯了,這比當吃當喝的事可大多了,我們這是幫你往回搶你的命呢,你錢再多,你的命不在了,你能花嗎?你都不知道你現在是在玩命呢。你也知道現在的形勢,你不也在罵嗎?可是這根源在共產黨的身上。誰都罵共產黨,可是一讓你們退出它的邪惡組織,比挖了你們的祖墳還來氣,在拼命的保護著它。有甚麼用呢?這是你說的不當吃不當喝吧?」

他想了一想說:「還真是這麼回事,可是你們這不在和政府整(方言:鬧)事麼?」我說:「你這不是還在為它說話嗎?政府不參與迫害法輪功,我們跟它爭甚麼?!我們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第一,不參與政治,第二,不殺生,第三,遇事找我們自己。我們是修煉佛家大法的人。你看我們這些修煉人做到了自我約束的道德規範。你不都看到了麼?再說中共不可能永遠不倒吧?為甚麼呢?是因為它在把百姓的利益都通過權力、強壓的手段搶走了。只是現在百姓還不明白,要是明白,它一天都活不下去了。我跟你說點最近發生的事。在我地開庭要構陷大法弟子的庭審事件……」

還沒等我說完,他把話搶了過去說:「你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那天,所有的路口都有協警把守,說的做的真都不是人做的事。跟你說句心裏話,我都替你們擔心,還抓了很多人。說實在的。我也恨他們,可有甚麼辦法呢?也行,讓他們倒台。可是還是機會不到呀?不過,我真心的佩服你們,好樣的!當你們一說到退出他們的組織時,我是不自覺的說了些氣話。我不是為他們說話,就是聽著不舒服,不知道這是為甚麼。」

我說:「你這句話說對了,我告訴你,這就是說明,被洗腦的正是你們。一般的人,從小到大就被黨文化灌輸著它的鬥爭哲學理論,聽不進去不同的意見,誰敢說『黨媽』不好,就為它翻臉。可一輪到自己受難時,『黨媽』卻把你推了出去。是不是這個樣子?」

聽到這,他猛的拍了一下大腿站了起來,說:「謝謝你,我明白了。今天我就是聽你所教的。我退出它的組織紅領巾。不再為它爭甚麼臉了,要不,我連臉都沒有了。」我說:「不要感謝我,感謝我的師父吧。」他說:「我當然更要謝謝他,要不是他把你叫到我身邊,我不成了冤死鬼了嗎?法輪功真不虧是佛家大法,我得告訴家人,我們得救了,哈哈哈。」他說著,高興地走了。

二、「法輪功就是最正的,做人鋼鋼」

我在一天晚上六點多鐘,到一家店買東西時,一進門就聽到有人說:「法輪功(弟子)來了!」接著喊了句「法輪大法好!」我一看是一位三、四十歲的我經常向他講真相的男子。他不斷的向我打聽大法救人的進程,如:又救了多少人?他把不同反饋反映給我。

他說:「現在法輪功是越來強盛了,人員越來越多。」他說:「年前回老家時,發現他們村信法輪功的人比以前多多了,真相材料到處都是,法輪功就是最正的,做人鋼鋼(方言,指堅強)的,心裏能承事。我最佩服的就是這一點。」他還說:「我都知道了你們法輪功在全國沒有十億八億的,也得有個二、三個億(編者註﹕目前沒有確切數字,是民眾的感覺),誰家沒有個三親六故的?有的是一家家的(親戚)都煉。再說現在政府的人也不敢像以前那樣了,這邊抓那邊放,都變了。」

三、「就拿政府迫害法輪功說事」

一天,回到我媽家,正好我妹妹在那。她說,農場市場大樓在今年的一場大雪後 ,房簷下都是冰溜子,房主們怕傷著人,就自發的約定,到農場找領導幫助他們解決這問題。可是一到場辦公樓值班室時,就被攔著,不准進。

房主們當時就氣得問道:「為甚麼?」值班人員說:「這是場領導吩咐的,誰都不行。」房主們被氣急了,闖到領導辦公室問管事的:「你們這是幹甚麼,我們有事需要場領導的幫助,你為甚麼不讓我們進來?領導支支吾吾說了些不著邊的話。」

房主們這時卻說出了一句話令管事領導嚇了一跳:「那你們抓法輪功(學員)時,上面的一句話,你們馬上就上下趕緊的行動,那麼大的勁頭,怎麼輪到我們,你們就推三阻四的?出了人命,誰負責?我們都這麼大的歲數,老胳膊老腿的,能上房頂嗎?」這時管事領導說:「行,馬上解決。」真的不久,就派119消防車用水把房頂上的冰都解決了。

事後,房主們說:「說話誰好使?還是法輪功,我們以後再有事,就拿政府迫害法輪功說事。他們就怕這個。法輪功是咱們的主心骨啊!以後不要再說法輪功不好了。」

四、一位工商局副局長的覺醒

快過年時,我去收一筆賬,遇到一位工商局副局長,他叫住了我,問我:「現在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我還在煉。」他跟我說:「你要煉,就在家偷著煉唄。」

我說:「為甚麼偷著煉?我在大法中受益無窮,還有甚麼怕人的?再說我已經被抓了好幾次,就說不煉了,共產黨會相信麼?連你都不相信。」他笑了笑說到:「那倒是真的,要說你不煉了,我真的不會相信。不過說句真心話,咱們哥倆都不錯,注意點安全,我也恨共產黨,不過我受它的管,那還得聽它的。當初我不就是想入個黨、提個幹、幹出個名堂嗎?現在上容易,下去也難受啊。」

我說:「那不見得。不參與迫害煉法輪大法的人,會是另一種好的結局。人說了不管用,成事在天。現在來看共產黨沒有人性可言,用你朝前,不用你生死無論。」

他也氣憤的說:「真是的,大官小官抓一個斃一個都不冤。誰叫我是共產黨呢,不過你們成天走街串巷的貼,你們說的真相資料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要叫我說人們願意聽的你們就說,不願聽的,你們不自找麻煩嗎?還危險。」

我說:「你說錯了,想當初,我們在家煉,還不都被抄家判刑的?我們即使不幹甚麼,那幫「六一零」、政法委們還都給我們安甚麼事栽贓我們,是他們逼我們出來向世人講清事實的真相。他們吃不住了,又哄又騙的叫我們回到家裏。到現在我們弄明白了一個理:邪的怕正的。再說了就連當時的喬石都讚揚法輪功對國家和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難道他們不比我們懂得多?不就是江澤民以自己的妒嫉心迫害誣陷法輪功嗎?他說到『打死算自殺,死了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發展到後來活摘器官,這還算是人嗎?自古以來,沒有過的邪惡的化身。」

他見我說這些,說道:「不管怎麼樣吧,胳膊擰不過大腿。你看我現在都不再管你們的事了。」我說:「你這就對了。」說到這,他只好說:「我希望你好自為之。別再叫家裏人為你擔心了。我就說這麼多你好好想一想。你們說的很有道理。我會有數的。」

五、牢記「法輪大法好」的牙醫

我的下牙好幾年沒有鑲上,這一天去牙醫診所鑲牙,正好講真相。我先講「你的服務態度真好,為人很真誠,做事首先為顧客著想。你是個真正的好人。」他笑了一笑,然後,我問他的年齡,他說「今年二十九歲,在北京學的牙科。」他講到很多人告訴他待客要真誠、為對方著想。我說:「這話好像是煉法輪功講的話。」他點了點頭,我說:「他們說的對嗎?」他說:「是的,挺對的。做人就該這樣。」我又向他問起「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聽說了,只是不明白,就沒退。」

他也聽出我的意思了,問我「煉法輪功嗎?」我說:「是的。」我就向他講起了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來。他問我:「你好像是被抓過吧?」我說「是的,共產黨綁架我好幾次。」他問「都打你了嗎?」我說「是。」我就向他講起建三江事件,他聽我說完,他說:「我聽說了。法輪功真的很有骨氣,在種種壓力下都沒使你們屈服。好樣的,吃了多少苦呀!」

正說著,他的岳父來了,一見是我,就說「我支持法輪功,現在有多少人在說你們的堅強意志嗎?姑爺好好照顧他,錢少要點,我們以前就是好朋友,不要反對法輪功。」他說完,拿了東西就走了。我看牙醫不反對,就問「我說的,你反對嗎?」他說「不反感。」我又問「有人跟你做三退,你同意嗎?」他說「我想一想吧。」我說:「行,」我就離開了。

過了兩天,我又去牙醫診所,再問他想得怎樣了?他說:「我想通了,退了吧。早晚都得退,不如早一點退,其實就那麼回事,沒甚麼遺憾的。生活工作還得靠自己,我不幹,它不會白給我送錢。謝謝,你看你還很多道理。」

我說:「這一切都是學了這部法師父所給予的。要不我們為甚麼這麼救人呢。這就是誰得到這部法,誰就會受益無窮。」他說:「我知道。在北京很多高層次的人都學了這個功。只是不說就是了。」我說:「你能牢記法輪大法好嗎?」他說「能,謝謝你。」我說:「你得謝謝我師父,是我師父叫我來的,要不,咱們就不會認識了。」他說:「對對對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