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一個彝族家庭的善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我講一下與一個彝族家庭的善緣。

秀蓮

我在勞教所受到過很多酷刑:熬鷹、上繩、暴曬、冷凍、毒打。為了抵制迫害,我多次絕食。一次在絕食時,惡警將我按在椅子上,兩個人按著我的頭,扒著我的下巴,再用不鏽鋼勺撬我的牙。我滿嘴是血,頭上也全是灌食時溢出來的流食。我的包夾直哭,不停的喊著:阿姐啊,你就吃點吧,你吃點就不遭這個罪了。過後我跟她說:我絕食都制止不了對我們的酷刑,我該怎麼辦呢?她對我說:阿姐,看著你受刑我心裏受不了。

包夾我的勞教人員叫秀蓮,是彝族人。她很純樸、善良。她被勞教的原因極其荒唐。她離過一次婚,離婚時撇下兩個女兒在內地,獨自一人回雲南去了。二十多年過去了,她想回來看看兩個女兒,就搭車到了內地,投宿在朋友家裏,隨便問一下女兒的下落。誰知這夫妻是人販子,專門販賣小孩。說來也巧,那天正好趕上警察去抓捕這倆口子,就把她也當作同伙抓走了。那對夫妻家裏花錢把他們買出去了,警察卻把秀蓮以販賣人口的罪名勞教了。

她做我的包夾,我就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她靜靜的聽。最後感歎:我說我冤,你們比我還冤呢,只為做好人就被勞教了,還得受那麼多的酷刑,真冤啊!我給她講甚麼,她都重重的點頭,全都聽進去了。

有一天她告訴我,說她做了個夢,夢見一個非常非常高大的大佛,金光閃閃的,非常慈祥。那佛一伸手,就把她從污泥中救了上來。她還說:阿姐,你知道嗎?那佛就是你的形像哎,我知道你是甚麼人了,你是來救我的。

勞教所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我還絕食抗議。警察就派四個吸毒人員給我灌食。她們強行灌食時,秀蓮跪在地上哭著說:求求你們了,別這樣對待她啊,她都那麼大歲數了。吸毒人員不給我灌食了,把她推到警察那去。她被放回來時,臉上、手上都是傷,嘴還被打出血了。她一見我就說:阿姐,你沒事吧?

因為我一直不轉化,警察就不讓我買東西。我就把錢卡給了秀蓮,讓她趁便給我捎一些日用品。秀蓮走時把錢卡還給了我,我一查,我的卡上還多了一百多元。原來她一直用她的錢給我買東西,臨走還把剩下的錢轉到了我的卡上。

家宴

非法勞教到期後,兒子來接我,對我說:有個叫秀蓮的經常往家打電話,問你的情況。我一到家,她的電話就打來了。她說:阿姐啊,我等你等得好苦啊。你終於平安回來了。她告訴我,她女兒在上海,馬上就要結婚了,囑咐我一定要我去參加她女兒的婚禮。她說:我們全家人都知道你,說非得把你請去不可。

說好了日期,我就動身了。在上海車站她見到我老遠就喊:啊囉囉,啊囉囉,阿姐,可把你盼來了,我都等了一下午了,生怕錯過了車次。阿姐,我想你想得好辛苦,好累,好焦急啊。家裏的人都在盼著你來啊。

秀蓮的丈夫、哥哥、姐姐、弟弟、女兒、還有其他人真的是在等我。一見面大家都稱我阿詩瑪。這是彝族人的傳統,他們向來稱尊貴的女客為阿詩瑪。他們真的把我當成了一家人。飯桌上,秀蓮的弟弟對我說:阿姐,我就佩服你這樣的人,敢為朋友兩肋插刀。我阿姐對我們說,說你在勞教所很照顧她,還為阻止對你們同修用刑吃過針。

這件事是這樣的,當時警察見我寧死也不轉化,就不再管我了。可是對其他大法弟子的刑罰卻從未減輕。我當時正在車間做活,實在想不出阻止惡警的辦法,一急之下就吞了幾根針。那針至少有四公分長。警察問我:為甚麼要吃針,又沒有打你?我說你還不如打我呢!你再打她們我還吃。迫害就那樣被制止了。神奇的是,我一直沒有動手術,身體卻沒有任何影響,這令警察和勞教人員都很驚奇。(編註﹕請法輪功學員不要採用這種過激的方式反迫害。)

我說:中共的勞教所太邪惡了。我那也是被逼無奈才那樣做的。秀蓮的姐姐是信基督教的,她說:為受難的人承受苦難,這是主一直教導我們這樣做的。

你對××黨的認識太系統了

秀蓮的哥哥是個商人,專程從香港來的。他對我說:不是你來我真不一定回來,因為手頭有筆業務要處理。秀蓮說起你,說無論如何要回來一趟,不是讓我參加外甥女的婚禮,說是為了見你,你可是現今世上非常難找到的人。

彝族人有許多也是信佛的,給他一講法輪功,他都理解。他也說起香港大法弟子勸人退黨的情況。我就對他說起中共對中國人的毒害。說起中國各民族的來源與信仰,幾千年的傳統沒有一個民族是與神為敵的。只有中共才講無神論,中國社會的一切危機無不是中共造成的……他聽的很認真,最後他說:阿姐,我一直認為我對中共的認識很深刻了,今天你這一講,算是徹底解開了我對法輪功的一些誤解,也真正理解了你們才是真正的為中國人的未來而將生死置之度外。你對中共的認識太系統太深刻了。他很痛快的退出了中共的組織。

這一夜我睡得太舒服了

秀蓮的姐姐請假時,老闆不允,她就說:我們家來的這個客人太好了,我可不能錯過。她對我說:阿詩瑪,這兩天就咱們三人一塊住。她對秀蓮說:不要再安排人住這了,我要聽阿姐好好的跟我講。我也真希望阿姐來拯救我,像救阿妹一樣的救我。

我對秀蓮的姐姐講:你信基督教也很好啊。法輪功修煉者對所有的正教修行者都是非常尊敬的。你看你這身體。作為一個真正修行的人,他的身體是由他信仰的神來淨化的。信仰哪一門宗教,心一定要真要善,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需要做到忍。所以法輪功修煉者對所有的正教修行者都能包容。你就想這真、善、忍這三個字,這是不是所有宗教信仰的核心,是不是我們宇宙的特性,你想這個法得有多大……

她的悟性非常好,說甚麼都相信。我對她講真相時,看到她身體裏不好的東西在往外出。我讓她靜下心來,誠心誠意的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我看到有一個白色的光柱將我們三人罩住。

第二天早上,秀蓮姐姐異常興奮。她說:這法輪功真是太好了,我就這麼念著念著睡著了。這一夜別提多舒服了,我太幸福了。阿姐,謝謝你救了我。我說:可不要謝我,要謝得謝李洪志老師。她就說:我謝謝李洪志老師。她又說:阿姐,從今往後,我就信法輪功了。

浪子回頭

秀蓮他們那搞拆遷,多年前他們就出來打工了。秀蓮的弟弟是個浪蕩子弟,吃喝嫖賭,惹是生非。一次和人打群架,肋骨被打斷多根,四肢也全被打折,治了一年才好。可是好了後,又回到老路上去了。

他對我的到來非常歡迎,特意把我請到他家。他把家裏衛生打掃好,還特意買來水果,做了豐盛的民族菜來招待我。他對我說:阿姐,你說的話,做的事,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你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你看我點的這三炷香,燒得多整齊。今天把阿姐請到我家來,這可是我最難忘的日子。我送給他護身符。他雙手捧著,非常恭敬的放在香爐前,對著護身符雙手恭敬的拱了三拱。

我說:小弟,看你的面相,你可是個非常仁義之人,你心地善良,正直,是非分明。可是你又太意氣,有時感情用事,這樣可不太好。因為你一感情用事,光顧了講義氣,就會失去理智,結果會把很多事搞砸了。人活著可不是為了比兇鬥狠,你得有容人之量,得做大丈夫,不做小混混。他大喜,說:阿姐,我就聽你的,你讓我咋做我咋做。

我給他講大法弟子為甚麼能做到捨棄自己生命也要捍衛大法的道理。我說:這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每一個人都應遵守的,誰破壞這個大法,就是在毀滅人類的未來。江澤民和他的打手們為甚麼要誣陷法輪功,讓全國人民仇恨法輪功?這些人就是要使中國人葬送未來。大法弟子證實法,向世人講明法輪功真相,是在救人啊。你要做大丈夫,做一個胸懷天下,敢於揭露邪惡勢力的大丈夫。我又說:要做這樣的人可不容易啊,那可不是光憑意氣就能做到的,身上沾染的惡習就得逐漸的去掉,我真心希望你從做好人做起,先做一個對孩子、對家庭負責的好人。

他神情肅穆的聽著,眼淚在眼眶裏打著轉。他說:阿姐,我聽你的,聽大法的,我知道我以後怎樣做人了,我再也不做壞事了。他又拉著我的手說:我一定改,阿姐你一定要相信我。秀蓮說:小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開心,這樣真心悔悟。這是你的功勞,是大法師父的功勞,是師父的偉大,叫這樣一個鐵了心的浪子回頭。秀蓮弟弟拉起了三弦,用民族的歌調唱道:我太高興了,我太幸福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唱著唱著,他的眼淚流了下來。

臨走時,他拿出一把掃帚送給我:阿姐,這是我親手為你編的彝族麻繩掃帚。掃帚是用綠、紅、黃三種麻繩編的,掃帚上是對稱的圖案,三條麻繩在把子頂端又串起了幾粒珠子,掃帚面是用山草花和竹枝編就的,編的很細緻,很好看。

在車間講真相

秀蓮有一個好友阿珍,知道我要來,也一定要見我。秀蓮和我說起她的情況。她有兩個孩子,一天放學回來,遇到有人追蹤,倆孩子躲到一間破房子裏,直到第二天才敢回家。她生怕孩子被人搶走給賣了。她的丈夫最近還有了外遇。她的壓力很大。我們去工廠看她。她見到我就抱著我哭起來了,說:你可來了!我給她講真相,送給她四個護身符,說:你把護身符都給家人戴上,只要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師父就一定會幫你,甚麼都能給你化解。她含著淚說:我記住了,我一定好好的念。

我們又一塊到她工作的車間去。大家都在忙著幹活。秀蓮把帶來的水果分給大家說:這是我阿姐給大家買的,她來看大家。大家都友好的看著我笑。我就開始給大家講真相,說:不耽誤大家工作,大家邊幹活邊聽我講。我就開始講天安門自焚,講修煉人不殺生的道理。講法輪功的修煉要求真、善、忍。最後給大家做三退時,大家都很樂意的做了三退。

走時我又對阿珍說:你不要光念那九個字,還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做一個女人要體貼自己的丈夫,不要老和他對著幹。要做到善,做到忍。她含著淚說:我記住了,阿姐,謝謝你救了我們全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