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勸「三退」小故事三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我與老伴是大法弟子,經常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讓世人明白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下面說的是不久前的三個小故事。

一、平靜勸善,冷鋒回暖

我與老伴經常乘市公交車出外講真相,在車上與人接觸,想的是如何救人,接緣後就是用幾句話講到位,勸退成功。有時太急促講不到位,也要半到位,留下誠意善念。

有一次,在車上遠遠看到一位滿臉灰色愁雲的中年男士,我接近他主動問候,他坦然的說患了癌症,癌塊已切除。我送他一個精緻的大法真相護身符,並問他入過黨沒有,他看了護身符內容,沒有正面回答,卻突然暴跳如雷,大喊大叫。我的經驗、理性告訴我這個先生被中共黨文化泡的很深,一不符自己觀念,馬上就變臉。我穩住心,想到的是慈悲世人,無怨無恨,平靜的跟他說:「老弟,我是祝你平安啊,您可要多了解,了解萬歲啊。」他立刻轉變態度,趕快與我握手,收好護身符,隨後下了車(過路站)。

我在車上目送他遠去,心想他再遇到大法弟子,會同意「三退」的。車上眾人都目睹了這一幕。我給其中的迷中世人留下的是善念、如何得救的希望,祝福世人。

二、理性、真誠勸退在職官

上週日,我與老伴到河邊綠化帶逢人講真相。老伴向前與人搭話了,我則在河沿與一個垂釣男士接緣,坐下聊起來,知道他是在職幹部,近五十歲了,在交通局工作。

深入聊起來,感到他被幾十年的黨文化洗腦很深,我穩住心一點點給他解體黨文化流毒。對這樣有經歷、有地位,被洗腦的人,幾句話是不行的,我主要與他交流了「六四」屠城、九一年蘇共解體、九九年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引出甚麼是法輪功),黨腐敗,還講了中外著名預言。

整整交流了一個半小時,最後他同意「三退」(給他起了化名)。他向我表示謝意。

三、給年輕軍人勸三退

半月前的一天,我與老伴去較遠的本地最大的綠化景觀,向遊人講真相勸「三退」。中午時分烈日炎炎,我們走進路旁涼亭歇腳,心裏還是想著有緣人。很快有一對青年夫婦帶著小孩走來,老伴請他們一同乘涼。老伴與年輕婦人交談,我與男士交談,得知他是軍用飛機技師,軍院畢業,現役營級軍官。

青年談吐不多,但很實在、厚道。我正想如何切入正題,因為我從以前三退經驗中感到這些職業人員難度大些,必須用無懈可擊的道理加以說服,解體黨文化流毒。而如何切入將是非常重要的環節。突然,那個兩歲天真、好動的小孩子從媽媽的提包裏抽出一張一元紙幣,向我老伴一晃,又放入包中,又重新拿出來,我老伴「本能」的注意到紙幣上有字,就說:「小朋友,拿來讓奶奶看看這張錢」。原來就是大法真相幣,上印有「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等字。

我順手從老伴手裏接過來,慈愛的向小朋友笑了笑,並同時意識到轉機來了!是師父在做,讓弟子做好表面人這兒的事。我傳給年輕軍官看,並問他「有何見解」?他並沒有多看(想必他已知道),隨即回答:「是定了局的事」。以此為機,我自然的切題,給他比較細緻、全面的講了大法真相(有些像大法洪傳世界,全球起訴江澤民等大事,他被封閉在軍營是不知情的),大致同上述給交通局在職官所講的。又特別有針對性的講到:軍人是屬於國家與人民,不是屬於某個黨派,這是世界大潮所趨;我們的工資是勞動所得納稅人的錢,不是某黨恩賜的。他全部同意或默認。

最後他同意「三退」,我給他化名,幽默的說,「小伙子,我們中國叫神州,不是無神州,我們是神的子民,我就給你當老兵,老交通,我去傳遞信息給神知道,你記好就行」。

我又給他愛人化名做了「三退」(團、隊)。最後友好話別,老伴特別關愛小朋友,揮手對孩子說「小朋友再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