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張船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二零零二年,那時我還在單位上班,擔任工廠工會主席。工會辦公室在四樓。

一天中午午休時,我和幹事吃完午飯正在休息,單位的一名技術人員急匆匆來到辦公室說:「主席,我可不可以把你給我的船票給我的朋友阿玲(化名)一張?」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笑著說:你愛給誰給誰。可我甚麼時候給你船票了?我們上班都是坐車,用不著坐船的。

這位技術人員說: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發大洪水了,水淹到四層樓這麼高,她用手指著窗外說。當時,你給了我兩張船票。我上了大船。今天就是特意來問你一下,另一張船票我可不可以給我的好朋友阿玲。

噢,我明白了。因為這名技術員的家離我家很近,我經常在上班路上給她講真相。於是我說:另一張船票你就給阿玲吧,把你知道的法輪功真相告訴她,危難來時可自救。

在迫害剛開始時,這名技術人員和單位的其他人一樣,還很擔心我的個人安全,一天專門到辦公室告訴我要注意,不要對誰都講法輪功真相,因為有些人會使壞。我說: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我不會違心的去說話做事。

在修煉大法之前,我身患肝血管瘤,做過CT檢查和核磁共振檢查,左腿又患神經炎。打了六針封閉。每天早上組織職工做廣播操時,我做下蹲的動作都站不起來,左膝蓋疼的受不了。騎自行車腿都不能拿彎。肌肉也出現了萎縮狀態。左手也不能拿重物,逢年過節走訪職工,我水果都拿不動。

修煉法輪功後,我身心出現了很大變化,在捧讀《轉法輪》寶書的當天,我的左手手背法輪急速的旋轉,只覺得抽走了一根絲,左腳兩側踝骨處法輪也在急速旋轉,抽走了一根絲。我當時還想起一句詞:「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當然這個詞的原意是指病發像山崩似突然,而康復像蠶繭抽絲般慢。而我的感覺真是從身體抽走了一根絲,頓時身體上的頑疾不翼而飛。

修煉十八年來,疾病遠離了我,家中不用再備任何藥。因為我是部隊子女,沒修煉時身體弱不經風,很瘦弱嬌氣的樣子,每天出門,都會被一些人喊:軍官秧子。經常這疼那疼,不是感冒發燒,就是胃病、腰病。自從修煉法輪功,病症不翼而飛。走路上樓身輕如燕,精力充沛。

因為在單位,我的身體變化有目共睹。當時廠裏有六十多個班組,我每天早上都會去各班組轉轉,對職工講修煉法輪大法的好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鋪天蓋地一言堂謊言矇騙了一些人,但我們單位的黑板報等沒有參與邪惡的宣傳,在檢查班組記錄時,我發現有兩個班長為應付班組記錄檢查,從報紙上抄寫了污衊大法的文章,我分別找他們談話,講了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歷次運動整人的伎倆和整人者的下場,並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他們說:回頭就把那個記錄撕掉,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好。

在CCTV編造「自焚」謊言時,我們單位的職工來到辦公室你一言我一語,講出了很多自焚偽案的破綻。「如頭髮、塑料瓶燒不著」「採訪記者不穿消毒衣」等等,最後大家的出結論:法輪功是受中共誣陷,江澤民妒忌法輪功人多,維護手中的權力。

其實我也做過這樣的夢:我和幾人乘坐在小舢板上,水很黑,浪很急。四面的水不時飛濺到我們身上,小舢板上的人說:你怎麼不害怕啊,我說:因為我是大法弟子。這時我抬頭看到舢板前方一個高大形像的人在給我們掌舵撐船。我悟到:那些和我坐在小舢板上的人,是聽聞了我講的真相,得到救度的有緣人,那個高大的掌舵人是慈悲的師父,他帶領我們脫離人生的苦海,駛向美好的未來。

我外甥有一次也告訴我,大姨,我做了一個夢,看到我們家三口人和你們家三口人,都分別從一個小船下來,上了一艘大船。

現今的中國,災難遍布,危機四伏,貪官人人自危,百姓民不聊生。只有法輪大法弟子不顧自己的安危,在城鄉的每一個角落,用自己菲薄的收入製作神韻光盤、小冊子、護身符。講真相,為的是迷失的世人從謊言中走出來,選擇一條通向未來的光明之路。當法輪大法弟子苦口婆心告訴你真相時,千萬不要拒絕。那或許真是給你救命的船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