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來、一次次聽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最近,街道辦人員和派出所警察幾次來我家,都在我正念講真相中離開我家。

(一)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我從學法點回家,家人告訴我說街道辦人員要來找我,老伴已給街道辦打電話叫他們不要來我家。老伴怕我出事,就說和我一起去街道,他說:「這個家給你搞的這樣,警察和街道辦的人一群一群的想來就來,以後孩子的生活和工作都會被影響。」

老伴的一席話撞擊著我的心,我有點內疚,同時也意識到:這幾年來由於對老伴的情太深,自己老是想改變老伴的思想,卻沒有從根本上去改變自己的舊觀念,造成老伴至今是不能真正明白大法的真相,正念起不來,不能和我一起抵制邪惡的干擾。

家人畢竟是常人,他們的擔憂和害怕不是沒有道理的,尤其老伴,中共的邪勁他是清楚的。我也經常選一些有針對性的真相資料放在飯桌上給家人看,但是效果不好,他不信。這回街道辦的人又來找我,我也想在此事上好好過這一關,作為修煉人我們怕甚麼呢?我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的,訴江大潮已起,邪黨撐不了多久了。

一會兒,門鈴響了,街道辦的幾個工作人員果真來了,帶頭的還是那個女副主任。我笑著對她說:「你們怎麼還來呢?」她說:「沒事,沒事,就是來看看你,告訴你最近不要出去。」我問她為甚麼?她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卻說:「你一出門就去發傳單,都有人看著你,還不止一個人在看,我也看到你背著包去發傳單,電子眼也可以看到。」

我說:「是啊,我發傳單是在講真相救人,這個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言論自由的權利,怎麼成了犯罪?這世道不是反了麼?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是不惜一切代價,離我家幾步遠,前後左右就有四個電子眼,再遠一點約一百多米遠的路口,左右兩邊都有電子眼,每個我必經的路口都有電子眼,有的路口的電子眼都是成對的,這麼做難道不是在侵犯公民的自由權嗎?」她說:「如果你繼續發傳單,還要在你家門上安一個(電子眼)。」

我說:「我一個快八十歲的老太太能幹甚麼事情,值得你們這麼興師動眾?我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道德提升,自己做好人,也叫別人做好人,為甚麼政府這麼害怕呢?弄這麼多電子眼監控我,不是侵犯人權嗎?你們這麼做是犯法的。再說了,按照你們的說法,現在整個街道就我一個煉法輪功了,你們還怕啥?你們這麼做只會給歷史留下笑柄。現在習近平在打老虎,其實他所打的老虎和拍的蒼蠅基本上都是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古人說三尺頭上有神靈,誰迫害修煉佛法和修煉者,一定要遭天譴的,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看時間遲早而已。忠言逆耳,良藥苦口,希望你們三思。」她聽我這麼一說,頓時無語,胡亂說了些話,就帶著街道辦的人走了。

(二)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多,我有事外出,剛踏上公交車的踏板,還沒有站穩,我的腰部就被人從後面用手鉗住。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人拖下了公交車。我瞬間冷靜下來,扭頭一看,原來是前天來我家找我的那個街道辦的女副主任。我立刻質問她:為甚麼拖我下車?到底出甚麼事了?大庭廣眾之下對一個快八十歲的老人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如果公交車啟動,我們兩個人都可能被捲進車底去的。

她雖是個年輕女子,卻官迷心竅,迫害起法輪功學員來那麼賣力。她受邪黨的毒害很深,見我質問她,就找了些藉口搪塞,最後還反過來說:「你們法輪功搞自焚。」我說:「你啊沒有頭腦,被共產黨的虛假宣傳騙的這麼深!」於是我就把邪黨欺騙世人的天安門自焚騙局一五一十的和她說了一遍。她被我說的無法反駁,就重複邪黨的誣蔑謊言,甚麼斂財呀,住豪宅呀。我反問她:「我們法輪功師父在長春住的是舊的職工宿舍,現在網上還能查的到,我們師父有上億弟子,他只要說一聲讓每個弟子和學員給他一元錢,我們師父就會成為億萬富翁,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其實我們師父的著作很多,都是免費放在網上提供給世人下載的,怎麼到你們共產黨的嘴裏成了斂財了?」她被我這麼一說,說不出話來,就問我:「你對法輪功這麼虔誠,你見過你們師父嗎?」我說見過兩次,迫害前我帶著一身疾病去海外探親,有幸兩次聽聞師父講法,師父為我淨化身體,十多年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至今無病一身輕。

事後我才知道,那天正好有個大法弟子被邪黨的法院非法開庭。該街道辦副主任可能是受了上面的指派,怕我去法院旁聽,她竟然在公交車上非法攔截我外出。可見邪惡真的害怕到不行了。不過,我也趁這個機會給這個中毒很深的街道辦女副主任講了一次真相。其實,之前我把關於自己得法並得到師父淨化身體的神奇經歷的文章《學功一個多小時,惡疾不翼而飛》給她看過,希望她能有所轉變,但是現在看來她還是沒有徹底清醒。

(三)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和十九日,街道辦和派出所警察一行四人又來我家。我知道這次他們來的目的,因為前一天我去區法院附近發正念(又一個同修被非法開庭)。我見街道辦那個副主任也來了,就問她怎麼你又來了?一個警察說:「沒事,沒事,以後一個月來兩次看你。」此時,街道辦的一名女子舉起手中的手機對著我亂拍照,我知道她這麼做的目的,就像二零零零年前後那幾年,派出所警察來我家拿去大量照片。想到這裏,我就說:「你們怕我出門認不得我是嗎?你們這麼做是在侵犯我的人權,是犯法的。」

看到他們不說話,我就笑著把我老伴從沙發上牽起來,我說:「你們這些共產黨人都來說說看,法輪功到底哪裏不好?是不是叫人修心重德做好人不好?是不是千千萬萬人祛病健身,免除疾病的痛苦,為國為己省去大量的醫藥費負擔不好?老伴,我問你,你可是親身見證我一身頑疾是被法輪功給治好的,人啊,可不要為了一點小利而忘恩啊。記得當年師父為我治好了一身的疾病,你和兒子都差點喊出法輪功師父萬歲,怎麼你們現在都忘了?我再問你們大家,難道是讓中國大小貪官出的越多越好,或者讓街頭巷尾的『野雞』(賣淫女)滿街飛,讓社會越來越淫亂好?共產黨有幾百萬軍隊和公檢法專政機關,為甚麼還怕我們法輪功學員發小冊子呢?共產黨頭子江澤民利用公檢法機器殘害了那麼多法輪功修煉人,壞事做多了,害怕人揭露不是麼?」

聽了我這一席義正詞嚴的質問,在場的街道辦的人和警察再次啞口無言,他們說要走了,我說再坐會兒,我就把訴江大潮的事情和他們講了一遍,強調這是天意如此,誰也無法阻擋,並奉勸他們早日認清共產黨的本質,早日三退才能保平安。

就這樣,他們每次來我家,都是在我正念講真相中離開我的家。

師父在講法中也叫我們大法弟子給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以及政府工作人員講真相。這些年來,我和街道辦的工作人員以及派出所的警察打交道的次數太多了,他們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個說辭就是:「這是我的飯碗,這是我的工作。」我就常常告訴他們,江澤民犯罪集團犯下了滔天大罪,迫害了很多法輪功學員,但是佛法是慈悲的,大法師父也是慈悲的,很多參與迫害的人也是受矇騙的,所以法輪功學員一再講真相,給他們機會,底下所有參與迫害的人只要拿出自己的良知,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從此改邪歸正的話,就會有未來,否則必償惡果。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