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遭迫害,親歷家庭磨難的兒子起訴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近日,遼寧省朝陽縣高海東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高海東的父母修煉法輪功遭到江澤民集團的迫害,高海東本人也歷經磨難。以下是高海東的自述:

少年的苦楚

我的童年是美好的,少年卻是苦楚的。回憶那段五味俱全的生活,有過快樂,有過傷心,有過幸福,有過恐懼,有過許多許多……那段日子裏我所有的美好與幸福源於我有一個完美的家,我所有的悲傷,源於這個沒有人性、以欺壓善良、泯滅良知並且犯下滔天反人類罪的江澤民流氓集團。

童年的美好

記憶中的兒時是快樂的,我就像是天空中的鳥兒可以自由的飛,可以自在的唱。但是家裏的日子更像是一場宮鬥戲。媽媽是個脾氣暴躁的人,那時她常會做出一些讓我現在看來,讓人為難且不講道理的事。所以媽媽、爸爸、爺爺、奶奶這四個家裏的主角的戰爭好像時不時的都會發生,當然這並不影響他們都愛我疼我,我就像是一個小皇帝一樣無憂無慮的天真快樂的生活著。

日子就在這樣周而復始的過著,直到有一天媽媽病了,媽媽的病不知為甚麼一發不可收拾,從開始的堅持到不能堅持,從慢慢的不去田裏勞動到渾身無力,從慢慢的吃藥到醫院的常客。那時我隱約的感覺媽媽的病情好像一天比一天嚴重,我依然記得家裏各種的藥瓶,各種各樣的偏方,但這些僅僅換來的是爸爸的無奈與媽媽的絕望。或許快樂、天真、浪漫的童年還不能讓我知曉乳腺癌晚期將會帶走媽媽的生命,所以我每天都浸透在世上只有媽媽好的生活裏。媽媽的好可以是好看的衣服,開胃的好吃的,所有的快樂的故事與暖暖的母愛。然而我卻不知道我正漸漸的將要失去,雖然我看過沒有媽媽陪伴的孩子,但我卻不知道是多麼的可怕。

就在全家人絕望的時候法輪大法改變了這一切。一九九六年媽媽幸遇法輪大法,一個刁鑽刻薄的人,一個無任何信仰的人,一個絕望無路的人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放下一切開始學習法輪大法,通過學法煉功神奇開始在媽媽身上顯現,媽媽的身體漸漸地變好、變得有力氣,漸漸地能去地裏幹活,當然心情也變得好了。然而這只是變化的開始,通過學習法輪大法理解大法書中的道理媽媽徹徹底底的變了,從先前的病魔纏身到一身的病全無,從自私自利到無私無我,從刁鑽潑辣到善良孝順。

媽媽的轉變無不震驚家裏的每一個人,每一位親屬,每一位知道媽媽病情的朋友,他們全都被大法的神奇所震懾、折服。媽媽的事蹟讓所有的知情的人都會發出讚美,親屬們都為媽媽的轉變而高興,就連厭煩媽媽的爺爺都誇讚媽媽是全村子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兒媳婦,家裏一改往先的陰霾。由於媽媽的轉變全家其樂融融,媽媽改變了一切,我為媽媽健康而快樂,奶奶爺爺為家庭和睦而快樂,爸爸為全家快樂而快樂。

是法輪大法改變了媽媽,我感謝大法,感謝大法給我一個完整的家,沒有讓我成為一個沒媽的孩子,感謝大法帶給我們全家幸福。至今那段快樂的日子難以忘懷。

美好的生活被打破

然而十二歲那年,我美好的生活被打破了。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無理由的打壓下,我的媽媽被迫放棄教學工作,被迫離開我和家人,在沒有媽媽的日子裏彷彿世界是黑暗的,我快樂簡單美好的生活在這場嚴酷的迫害中變得越來越糟。

由於媽媽是學校的老師,所以當媽媽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的時候,那些受到流言迷惑的同學們都蔑視我,明裏暗裏的總會聽到說我如何如何了,說我的媽媽如何如何了,好像一瞬間媽媽這位學校的好老師形像,我的乖學生形像瞬間崩塌,成了全校師生排擠的對像。由於受到老師和同學們的另眼相待讓我弱小的心靈變得自卑起來,感覺比別人低人一等,做甚麼事都去討好別人。後來由於受不了別人無休無止的說媽媽的壞話,所以經常與說媽媽壞話的同學打架。由於媽媽離開我後學習跟不上,每次打架經常得到的就是老師不公平的訓斥。

夜晚別人家的孩子都生活在一家人的歡聲笑語中的時候,我的世界裏依然是寂靜,窒息的空氣、冷漠的月亮,遙遠的星星……身邊只剩下奶奶是我唯一的依靠。與奶奶回憶以前的日子,然後倆個人一起偷偷地掉眼淚,之後再無奈的睡去。那時的夜晚我經常幻想媽媽回到我身邊,給我買好吃的好喝的,給我買衣服,讓別的孩子都羨慕我,不要讓自己有孤寂的感覺,然後我們一家人快樂的永不分離,而這些也僅僅是我的幻想而已。

派出所的警察們經常到我家騷擾,每次都選在夜深人靜的半夜,他們像幽靈、土匪一樣,在沒有任何指示的情況下闖入我家,甚至把我家翻個底朝天,說著各種惡劣的語言恐嚇爸爸,恐嚇奶奶和我,每次各種各樣的威脅,每次我都被嚇得戰戰兢兢,在驚嚇中眼睜睜看著這些惡人的各種違法行為。那時全家人幾乎每天都生活在這種充滿恐懼提心吊膽的日子裏,因為警察們夜闖我家就像那些貪官污吏吃大餐一樣頻繁,多的不可計數,甚至時間一長連做夢都會出現警察來我家的情景,給我年幼的身心造成了嚴重的創傷。

無時無刻的傷害

家,本身是避風的港灣,有溫暖、有陽光、有安全。然而警察們的這種卑劣,肆意踐踏人權不懂得尊重人的行為,回憶起來真是非常的恐懼。那時我經常在想為甚麼,為甚麼我小小的世界裏充滿這麼多的邪惡,為甚麼感覺甚麼都跟我作對一樣,甚麼都在排擠著我。而那些我所不能忍受的,那些我不情願承擔的,都在無時無刻的傷害著我的自尊。

走在村子裏、學校裏到處的流言蜚語和不堪入耳的話,那些向我傳來的異樣的眼光裏不知道寫的是可憐、同情、嘲笑、還是污衊。無論在哪那些無形的眼光看著自己的時候就好像自己沒有穿衣服一樣暴露在別人面前,那種受盡屈辱的感覺恨不得走在路上都想找個洞鑽進去。

就這樣我日復一日充滿灰暗的生活中只有與媽媽短暫的重聚才變得有光明,才會使我變得與別的孩子相同,我會聽著媽媽講的故事,聽著媽媽的安慰,聽著媽媽的鼓勵,感覺與媽媽相聚的日子才能讓我變得越來越堅強,堅強中讓我更加堅定。所以我感謝我能擁有一個世界上最好的媽媽,因為她讓我明白甚麼是對是錯,甚麼是白是黑,甚麼是善是惡。所以後來媽媽被抓走的時候使得我依然相信媽媽是無辜的,法輪大法是清白的。

二零零一年由於媽媽不配合「610」邪惡而放棄信仰,使得爸爸不得不花錢利用各種關係把媽媽這個無罪之人取保候審,然而代價除了大量金錢外,時間短的僅有一個月,還以親屬大爺為擔保人。放出媽媽的時候還說了大量的威脅爸爸、媽媽和大爺的話。沒想到由於邪惡長期騷擾我家和對媽媽的綁架,造成奶奶的身體變得糟糕,而且越來越重,最後使得奶奶含冤離世。

奶奶離開的那天也是媽媽回來滿一個月的那天。我悲痛欲絕,眼淚都哭乾了,整個世界充滿了絕望。我的奶奶,我親愛的奶奶一個一直愛我疼我,無論媽媽在不在我身邊,當我孤獨的時候她陪伴著我,我難過的時候她會哄我開心,我哭泣的時候她告訴我堅強。她就像是我生命中永遠可以付出一切保護我的堡壘,我慈祥的奶奶這個偉大的女人卻因為我媽堅信法輪大法受到「610」邪惡的迫害與我此生永別!

本以為媽媽不會再離開

我年幼的心靈悲傷著無法面對這一切時,卻又不得不面對另一個邪惡的事情──媽媽僅有一個月在家的日期。雖然那時的我不得知這一切,我本以為媽媽不會再離開我,我能每天在她身邊,每天健康快樂的生活,我以為失去奶奶還有媽媽,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但是我錯了,突然有一天遼寧朝陽縣「610」指使四十多名武裝警察闖入家中來抓媽媽。

雖然媽媽走脫了,但那邪惡的陣勢中穿著各種制服的警察們拿著各種各樣的槍出現我家的院子裏,院牆上,屋頂上,警察們一個個兇神惡煞的表情,一個個惡狠狠的眼神彷彿要吃了我們父子一樣。我從沒看過這樣的陣勢,我被嚇得神魂顛倒,心跳加速不知所措,害怕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我以為一切會因沒有迫害到媽媽而停止,卻沒想到警察們綁架了爸爸,我頓時不知所措,在警察們走後我找到了媽媽放聲大哭,彷彿我成為了世間最可憐的孩子,內心說不出的悲傷和害怕。

當我離開媽媽回到家中的時候,看著家裏的一片狼藉,看著家裏的牲畜,還有那許多地裏的農活,看著眼前這支離破碎的家,感受著孤獨,感受著恐懼,感受著傷心。夜空中只剩下我無助的眼淚,夜晚我被嚇得縮在被窩裏一動不動渾身是汗久久不能入眠,時而或因噩夢驚嚇後滿屋子亂跑亂叫哇哇大哭。

由於沒有綁架到媽媽,當地派出所警察來我家更頻繁了,有時一天一趟,有時一天兩趟,有時一天三趟,時多時少的每次都把家翻個底朝天,每次都恐嚇我。後來爸爸花了大量的錢出來了,由於家裏大量的金錢被邪惡勒索,媽媽又流離失所,受到邪惡迫害的爸爸性格變得不好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媽媽被爸爸找回來了,也許在這段灰暗的日子有媽媽在的時候才是最開心,因為媽媽在身邊的時候能給我溫暖,能讓我無所畏懼睡得踏實,能讓我不怕嘲笑,不怕冷眼,能讓我感覺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然而就在媽媽回來的第二天「610」指使當地派出所警察來我家把媽媽綁架走了。當時還在小伙伴家玩耍的我聽到這個消息後驚恐萬分不知所措,眼淚如泉水奔出,飛一樣的去尋找幫別人家幹活的爸爸,我以我孩子般天真爛漫的想法,用盡所有的力氣顧不得思考,顧不得哭泣,顧不得腳下跑丟的鞋,以為找到爸爸就可以解救我最愛的媽媽,但我錯了,我樸實的爸爸並不是動畫片中的超人,我們接受的除了淚水就剩下無奈和無助。

一篇作文

媽媽被綁架的消息被傳的幾乎人人皆知,我所有的生活都變得不可想像,無論我走在哪裏只要人們說我是誰誰家的孩子好像都會飛來各種各樣的評論。村子裏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都認為媽媽拋家棄子議論紛紛,所有的親屬都避而遠之,好像我們會帶給他們不幸一樣。由於環境的原因,我總不能完成學校裏的作業,時常被罰站。由於沒有人管我,我總是穿一條已經變成黑色的白褲子,以前的小白臉徹底的變成了醜小鴨,有時看著髒兮兮的自己,自己都覺得厭煩。

那些同學瘋子一樣的變本加厲的欺負我,孤立我,疏遠我,使得我不得不寫一篇作文發洩心中的不滿。作文的題目《一封給江澤民的信》在信中我這樣寫道:「江澤民,領導人我不知道您是怎麼當的,煉法輪功的每一個人都是好人,煉法輪功有甚麼錯,他們一沒偷,二沒搶,沒有殺人沒有放火,到底犯了甚麼罪呢?……」這封信除了表達我們全家遭遇的不公和對大法的讚美之外,還有要求江澤民釋放法輪大法弟子,還大法清白的善意講解。

我從來沒寫過那麼流暢的一氣呵成的作文,正義就像賜予力量一樣,讓我讀的全班每一位同學與老師都震驚的睜大眼睛,讀的全班鴉雀無聲,彷彿他們內心深處真實的靈魂都被震懾一樣。

一個漂流兒

爸爸由於受到邪惡的迫害,在各方面的精神重壓下變得不再讓我熟悉,我在被剝奪母愛的同時也失去了父愛。爸爸外出打工去了,我的生活又發生了質的變化,我變成了一個漂流兒,我開始生活在姥姥家,雖然環境明顯變好了很多,但精神的折磨卻是如影隨形的,寄人籬下的感覺不是快樂的。哪裏留我的地方哪裏就是家,哪裏收留我我就棲息在哪裏。後來到了初中以後我又輾轉到老姑家,雖然初中的生活讓我擺脫了同學們的捉弄,但新的環境我過得更是艱難。由於老姑家兩個孩子,從小嬌生慣養的我幾乎接收不了更多的不公平。如果說在姥姥家我或多或少還有一點自尊,那麼在老姑家我的自尊就像衛生紙一樣軟,隨時隨地都會讓別人的言語撕個稀巴爛,甚至有時都會爛的片片成沫。

那時我時常在想爸爸媽媽你們甚麼時候回來啊,我好想回到自己的家,哪裏也不要去。我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脫離這種無家可歸的生活。初中放寒假或過年的時候我還會輾轉到大姑家,在大姑家的日子是孤單的,由於形成沒有人願意與我做朋友的觀念,所以不敢去找樓下的伙伴們玩,我就像使用一個框框把自己的心靈與外面的世界隔離一樣,捆住了自己的快樂,也困住悲傷。

那時在我的世界裏過年這個我兒時天天盼望的日子,已變得沒有任何意義。就這樣在三年的初中生活我不停地輾轉在各種環境中,中考落榜後,心靈的打擊不知道有多大,那時我總在想:假如我的生活不是這樣,假如我也與別人一樣有爸爸媽媽在身邊,有媽媽的呵護,有快樂的生活,或許不會是這樣。爸爸為了滿足我繼續念書的願望自費供我念高中,由於沒有家庭的教養,我養成了許多壞毛病。

走出陰霾

直到高一下半年,媽媽被非法關押五年回家後,我的生活才發生改觀,由於媽媽自始至終堅持信仰法輪大法,出來後看到我的變化傷心不已,媽媽始終對我耐心,時常用大法的法理教導我,給予我關愛,給予我呵護,媽媽時常用自身的例子講述大法的美好,告誡我人生該走正確的道路,做人要做善良正直的人。慢慢的我走出了痛苦的陰霾,我從新感覺到生命的陽光,我的生活也走向了正軌,我痛下決心改掉了所有的壞毛病,改掉了所有的惡習。在遭受如此多的歧視與不公下,也許沒有媽媽,我不會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沒有媽媽,我不會本本份分做人;沒有媽媽,我不會分辨出甚麼是對與錯;沒有媽媽,我不會直面生活的痛苦,感受世界的美好。其實,沒有法輪大法,我可能早就沒有媽媽,不會有一個完整的家。

我感激法輪大法,我始終相信法輪大法是被污衊的,因為作為一個有道德有素養有正義的人,我不能欺騙自己的眼睛,我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更是因為我親眼看著媽媽修煉法輪大法身上發生的神跡,我依然清晰記得兒時媽媽的事蹟讓所有人驚訝,讓所有的人對法輪大法的神奇感到震撼。更不時的鼓勵著我敢於堅信真理,堅持正義。

致法官

尊敬的法官,我以我親身經歷來向所有充滿正義的人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同時以我的親身經歷來講述江澤民集團給我們全家造成的迫害,而我只是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滄海一粟,像我這樣遭受迫害的家庭在中國大陸數不勝數。

古人云:「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希望法官大人明察秋毫,不畏權貴,敢於伸出正義之手替那些被無辜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伸冤,替法輪大法伸冤平反,用正義的力量嚴懲流氓江澤民集團,給全中國人民一個完美的交代,代表所有充滿正義的人對敢於揭露皇帝新裝的人們感激不盡。

鑑於所有參與迫害的單位與個人所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責,皆因江澤民一手造成,本人對他們暫不起訴,一切由江澤民負全部責任。深信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級法院、最高級檢察院立案調查後依法懲辦江澤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