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陸市女會計控告首惡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安陸市普愛醫院會計黃莉霞通過修煉法輪功,獲得了健康的身心,擁有了幸福富足的家庭。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當地中共警察長期迫害黃莉霞,一度導致她精神受創傷,家人遭株連迫害,她的丈夫的事業受阻,經濟嚴重受損。2015年7月22日,黃莉霞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起訴給她的家庭帶來這些災難的迫害元凶江澤民。

修煉前後兩重天

黃莉霞今年48歲,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患有胃病、高血壓、心臟病等,常年藥不離口。特別是心臟病發作時,經常會休克,連接送孩子上學都很困難。黃莉霞的病象一塊愁雲籠罩在全家人的心頭。醫生對她說,你這麼年輕就得了高血壓,這個病終生治不好,要吃藥,還有後遺症,建議她去練氣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黃莉霞經人介紹學煉了法輪功,想不到只煉了一個早上,她就覺得渾身輕鬆。她發自內心的感到法輪功真好,暗下決心一定要堅修法輪功到底。

通過煉功修心,很快她身上的病全都好了。黃莉霞得到了健康的身體,一下子揮去了籠罩在她全家人心頭的陰雲,她的家也變得幸福和睦。那時她的丈夫事業很好,先是在外地打工,工資很高,後來回到本地搞裝潢廣告、打字複印等,生意也比較好,家裏經濟條件比較富裕。

多次受擾 精神遭創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公開迫害法輪功修煉團體,一時間中國大陸黑雲壓頂,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邪黨肆意迫害,無數幸福的家庭遭受重重魔難。中共邪黨的魔爪也伸向黃莉霞和她原本幸福的家庭。安陸市六一零、國保惡人經常去黃莉霞家中與她丈夫的門市部騷擾,致使黃莉霞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傷害,她丈夫的生意也受到干擾。

安陸市政保科(即現國保大隊)惡人陳新運、陳旭東等人多次去黃莉霞丈夫的裝潢部非法搜查。惡人手段卑鄙無恥,經常派便衣假裝做生意去騷擾。他們沒搜到所謂的「證據」不肯甘心,就經常深更半夜去她家裏騷擾。黃莉霞單位領導聶文柏(遭惡報已死)、科室主任席立、單位邪黨女書記熊小桃(遭報摔傷致腿瘸)多次配合安陸政保科惡警陳新運等人在晚上去她家騷擾。他們有時打電話欺騙黃莉霞說她家的裝潢部被盜了,有時欺騙說讓她出來有點話問問,沒有甚麼的。每次騙開門後,惡人們就一哄而入,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在她家中到處亂翻,搜查大法書、資料等,每次都把家中翻得亂七八糟。他們找不到所謂的「迫害證據」,就又強迫帶她丈夫到她家門市部裏去搜查。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晚上,惡警陳新運、陳旭東等三四個人闖到黃莉霞家,要搶走她的法輪功書籍。黃莉霞勸善說,你們搶我的書是犯罪行為,對你們自己沒有好處。惡警不聽,黃莉霞拼命阻止惡人搶書,惡人才罷休,最後惡人搶走了法輪功師父講法錄音帶,和她的一條煉功褲。當時黃莉霞丈夫幫助妻子制止惡人行惡,遭到惡人威脅,惡人還打了他。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政保科一夥惡警陳新運、陳旭東等勾結普愛醫院席立等人,又找到黃莉霞,以有人說出她為由,逼迫她帶他們去另一處非法查抄。惡警們在行惡過程中,像土匪一樣野蠻,到處亂翻,每個角落都不放過,把一口缸都打破了。他們搶走了她所有的法輪功書籍等物品。之後惡警們將黃莉霞劫持到安陸市普愛醫院對門的原月亮城二樓,將她關在一個房間裏非法審訊,強迫她在他們的所謂「清單」上按手印,她不配合惡人,惡警兇狠的威脅她。黃莉霞的丈夫隨後跟過來時,聽到惡警的吼叫聲,衝過來保護黃莉霞,並質問惡警想幹甚麼,惡警們將他連推帶搡推出門去。

遭殘酷洗腦迫害致意識不清醒

二零零二年邪黨十六大期間,一天晚上深夜十二點左右,惡警陳新運等夥同黃莉霞單位領導席立、熊小桃,再次闖到黃莉霞家,他們騙開門後,躲在樓梯上的一群惡警頓時像土匪一樣衝進屋裏。那時天氣已很冷,黃莉霞當時剛從被窩裏起來,只穿著單衣服,還光著腳,就這樣,被一群惡警從樓梯上連抬帶拖,一直拖到街上停著的警車上。惡警們的匪行把她十幾歲的女兒嚇得大哭。她丈夫阻止惡人綁架,惡警就用力推搡他,致使他身體疼痛了很長時間。

黃莉霞一個柔弱女子,為了做個「真、善、忍」的好人,何罪之有?!犯得著用這麼一大群膀大腰圓的男人來對付她嗎?如此大動干戈,他們到底在懼怕甚麼?

黃莉霞被惡警們非法關押在安陸市四里第一看守所裏,惡警逼迫她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她不配合。惡警沒達到邪惡目的。

一個多月後,安陸市六一零邪惡頭目李綿楚、聶漢章夥同單位邪黨書記施發斌,將黃莉霞偷偷劫持到武漢湯遜湖邪惡洗腦班迫害。每天派兩個人跟著她,一個猶大,另一個是她單位的周世英,每天強制給她洗腦迫害,軟硬兼施,逼迫她寫誹謗法輪功的東西,逼迫她「轉化」,不寫就恐嚇說要送她去勞教所,每天很晚才讓她睡覺,威逼利誘她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

一個多月的高壓迫害,致使黃莉霞的精神承受到了極點,被迫害的意識不清醒。她回家時,安陸六一零惡人向她單位勒索錢財約三千元,致使她單位領導怨恨她,無理扣發她的工資,只給她留下部份生活費。

由於遭受長期迫害,黃莉霞回家後,意識很長一段時間處於不清醒狀態。有時晚上醒來不知是白天還是黑夜,大腦出現幻覺幻聽。有時睡覺醒來,覺得公款不見了,怎麼償還得了啊?到處打電話。到醫院測量血壓也升高了,她的眼睛看東西也不清楚了。

二零一零年,安陸邪惡六一零組織在安陸非法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單位領導再一次找她,她義正詞嚴的對他們說:「你們又想迫害我嗎?這麼多年來,你們配合壞人把我迫害得還不夠嗎?我在單位上班,工作怎麼樣,大家有目共睹,我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黃莉霞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惡人陰謀破裂。

株連迫害 家庭經濟受損

由於安陸六一零、公安局、國保人員對黃莉霞無數次的騷擾、迫害,致使黃莉霞的丈夫精神壓力極大,他時時為黃莉霞的安危擔心。惡人對他裝潢部的多次騷擾、非法查抄,使他的生意無法做下去,事業不能發展,他不得不把原本生意很好的裝潢部停了,他的經濟損失達上十萬元左右。無奈,他跟黃莉霞提出離婚,說長期這樣不得安寧,家庭難以維持,就獨自一人到外地打工去了。黃莉霞不同意離婚,想盡力維繫自己的家。她在節假日時,想去丈夫那邊與他溝通一下,但是安陸六一零脅迫她單位領導監控她,領導不給批假,還將她調到別的崗位,目的是不讓她休息,不讓她隨便出門。

一次,黃莉霞跟同事換了個班,挪出時間去了丈夫那裏。誰知她剛到丈夫那,她單位領導知道了,他們立即打長途電話逼迫黃莉霞馬上回來,黃莉霞只得剛剛到就買票返回,她的精神又一次受到摧殘。為了擺脫安陸惡人惡警對她的長期迫害,黃莉霞向單位請長假到丈夫那邊安家了,並且把孩子也帶過去上學。但是幾個月後,她單位領導又讓她回來上班,黃莉霞無奈只好丟掉那邊安置的家業回家上班。為了維護自己的家庭,黃莉霞丈夫也被迫再次放棄自己的事業,回到安陸。致使他們家剛剛好轉點的經濟再一次受到損失,她的孩子也不得不跟著他們夫婦再次轉學,使她孩子的學業受挫。

黃莉霞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是符合憲法的,是應該受到法律保護的。安陸邪黨六一零、公安局夥同普愛醫院某些領導多次迫害她放棄信仰是違反憲法的。中共邪黨人員對黃莉霞的非法上門騷擾、威脅、綁架、拘禁、抄家、洗腦、打人、勒索、搶奪私人財物等行為,是執法犯法,是應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黃莉霞的這些經歷,告知安陸的父老鄉親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認清中共邪教本質,遠離邪黨、脫離邪黨,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那些受中共邪黨矇蔽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惡警必將面臨人間正義法律的審判,和善惡必報的天理,為自己的所為承擔後果。真心希望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六一零、公檢法、監獄、勞教系統的人員即刻清醒過來,不再做中共邪黨的幫兇,立即停止迫害,將功補過,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