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迫害中走出來的孩子

——青年大法弟子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我是從嚴酷迫害中走出來的孩子,身心受到巨大傷害。我從小學時修煉大法,一直到現在參加工作,這場迫害持續了十六年,轉眼間我已經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變成了一個有思想的青年人。這場迫害貫穿了我的整個成長,如果不是因為修煉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衡量自己,我所經歷的,足以把我變成一個性格扭曲,心理不正常的人。

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的修煉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衡量自己。修煉大法後人心不斷向善,道德得到提升,修煉人身體的疾病得到痊癒,懂得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為人平和,修煉後身心健康,家庭變得家庭和睦其樂融融。眾多修煉後的受益者中也包括我的媽媽和外婆還有我。

媽媽曾經患有風濕、心臟病、關節炎、胃炎、咽炎、膽汁反流,神經衰弱等等,外婆更是一身病,腦血栓,白內障,心臟功能衰退經常偷停,關節炎,等等。每天媽媽和外婆吃的藥,用我小小的手都捧不過來。疾病給媽媽和外婆帶來的痛苦,爸爸媽媽的收入不高還要負擔很重的醫藥費,經濟壓力所造成的生活上的不便,看不到一點希望。媽媽修煉之前,被病折磨的脾氣很暴躁,經常不知道為甚麼我就莫名其妙的被罵,外婆為了護著我,也會說上媽媽幾句,家裏的氣氛經常很緊張。

但是,在媽媽和外婆修煉大法之後,所有的身上的病症都很神奇的不治自癒,身體恢復了健康,從此不再擔心一家人微薄的收入夠不夠買藥。八十多歲外婆修煉後更神奇,不但無病,甚至可以幫媽媽分擔一些家務。媽媽修煉後變得溫柔平和,不再對我發脾氣,每天家裏都是歡聲笑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之後,這一切,都變成了遙不可及的夢。

我所經歷的,是億萬個國內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孩子共同經歷過的,我們幼小的心靈,都被這場迫害劃上了無形的深深的無法癒合的傷痕。

我要控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元凶江澤民,是它造成了無數個幸福的家庭妻離子散,孩子無家可歸,是它造成了無數個幼小的心靈遭受了不該承受的痛苦,是它造成了億萬善良人的信仰被踐踏……

希望執法部門公正對待,給無數個像我一樣幼小的心靈被這場浩劫傷害的孩子一個安慰,給無數個因為迫害無家可歸的孩子一個交代,給因為迫害妻離子散的家庭一個交代,給中國公民應該享有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一個交代。

因為這場迫害,我失去了外婆,差一點失去媽媽。

媽媽不在身邊的時候日夜煎熬,期盼下一刻,或者第二天醒來媽媽就會出現在我的眼前……直到現在,每當看到新唐人晚會「童年」那個真實故事中媽媽被綁架的情景的時候,我的眼淚都不由自主的往下流,多次都不能看完,彷彿又看到了當年那無助的自己……這場迫害給我所造成的精神創傷,心靈上的無形傷害是無法彌補的。

一、迫害開始被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清楚的記得那個雷雨交加的漆黑夜晚,漫天的閃電和震耳欲聾的雷聲,讓人感覺人間要變作地獄,鬼獸遍地的氣氛,好恐怖。媽媽為了告訴政府大法是好的,決定去上訪。我當時才十三歲,想和媽媽一起走,可是被爸爸從出租車上拽下來說,大學生都被共產黨軋死了,你們去找死呀。媽媽無奈只好暫時留下我,悄悄的踏上了上訪的路。爸爸在知道媽媽走了很生氣,對我發了一頓脾氣,我好害怕,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甚麼。在媽媽不在的時候我時刻繃著弦,怕一個做的不對就惹火了爸爸。

第二天,警察就到大法弟子家搜書,一大早就翻牆進了我家,從我家搶走一盤煉功帶,又到外婆屋裏搜,外婆正在睡覺,一睜眼,看到滿屋子的警察,正在翻屋子裏的東西。嚇得外婆不知道該怎麼辦。警察翻到了一盤煉功帶、一本外婆的大法書後揚長離去,留下了從來沒見過這麼多警察行惡的極度恐慌的年邁的外婆。

二、外婆在被迫害中離世

我是外婆帶大的,八十多歲的外婆一直和我們一起住,在爸媽上班的時候,只有年邁的外婆陪在我身邊。可是在這場迫害中,警察無數次的騷擾,給外婆和我造成極大的精神傷害,每天生活在恐懼中,經常四、五個警察來砸門,那時我才十三歲,不敢開大門,他們就從大門跳進到院子裏,並逼問我和外婆媽媽的去向,外婆多次被警察來騷擾嚇的都得在床上躺幾天。一次警察又來抄家,搶外婆的大法書,八十八歲的老人架不住他們推來拽去的,當時就昏過去了。最終在被經歷的那些恐嚇和女兒被綁架的痛苦中帶著遺憾離我們而去了。這場迫害,如果外婆不是經歷了不該經歷的那些恐嚇,外婆不會那麼早就離開了我們。

三、被圍困在小同修家

二零零一年秋,媽媽流離失所,親屬同修被綁架,家裏只有才九歲小女孩自己,我便去做伴。凌晨三點多,我倆被急促的砸門聲驚醒,從門鏡中看到樓道裏黑壓壓的都是警察來抄家的,我們倆個小孩用力拽住門插不敢開門,被圍困在屋裏近十二小時沒吃沒喝。不能去上課,直到傍晚才被爸爸接走。

四、媽媽三次被綁架

二零零零年初,有一天放學回來不見媽媽的身影,爸爸說;你媽媽不放棄修煉,被警察綁架到看守所了。媽媽修煉大法,可是媽媽並沒有做甚麼違法的事情,天真的我以為媽媽很快就會回來,每天都在問爸爸媽媽甚麼時候回來,每天都在想是不是明天就能看到媽媽了。直到三十天之後,610、公安警察逼著爸爸交了幾千元的保證金,才放媽媽回家。

媽媽回來後被列入黑名單,警察更是經常的來我家騷擾,節假日更甚。瘋狂的砸門聲就像強盜搶劫一樣,讓人感覺很恐怖,很害怕。家裏的狗也嚇得狂吠不止,雞犬不寧,用這個詞形容當時的情景,很恰如其分。更甚的是,警察來騷擾我們,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有的時候半夜睡著睡著,就被警察的砸門聲驚醒,或者聽見院子裏撲通一聲被嚇醒,警察就跳大門進來了,進來之後大吵大嚷,甚至把鄰居都吵醒。被警察不定時的騷擾,時刻處在恐懼之中。甚至上課的時候,我都在擔心警察是不是又來我家騷擾了,媽媽是不是安全的,放學後會不會還有警察來騷擾…江澤民把警察變成了一夥兒唯利是圖,為了錢無惡不作的,沒有半點良心,更沒有道德可言的流氓。

二零零一年,媽媽再次去上訪。那時經常可以聽到某某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每天我都在擔心,媽媽是不是真的能安全的回來,半個月後,媽媽終於回來了。日日夜夜的期盼,當我再見到媽媽的一瞬間,淚如泉湧,我已經不相信那是我的媽媽,瘦的皮包骨,臉上沒有血色,說話無力……奄奄一息好像從鬼門關裏剛剛逃出來……不忍直視。我轉過身,出去平靜了好久,才鼓起勇氣再一次回到媽媽身邊,媽媽說她去上訪遭到非法綁架迫害,以絕食抗議,十幾天不吃不喝生命垂危,才被放回來,聽到有些因為上訪和媽媽一起被非法關押起來的同修甚至失去生命……我在想,失去生命的同修的家人,孩子,又將承受怎麼樣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末,一天早上我去上學,剛推開家門,一群警察蜂擁而上,堵住門來抓捕媽媽,並說我們在你家蹲了一宿了。抓不到人,他們就不讓我上學,在爸爸憤怒抗爭下,警察放我去上學,卻在後面跟蹤我。後來,媽媽在小區附近的路上又被綁架了。我的心上又添了一道傷。我又成了沒媽的孩子,每天做夢都會夢到媽媽回來了。媽媽被判三年勞教非法綁架到外地。

爸爸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犯了心臟病還要堅持上班,無力照顧我們,外婆被送姨媽家,我被送到外地舅舅家。

過年了,看著別人家家忙著過團圓年,而我的媽媽卻在一個很黑暗的地方被迫害,我真的好想媽媽,經常會夢到媽媽回來了,我高興的抱著媽媽……早上醒來的時候,淚水還留在臉上……我已經說不出自己是甚麼心情。我深切的體會到,甚麼叫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雖然還不至於人亡,但是,永遠不知道下一刻會不會收到至親的噩耗的心情,我永遠也不想經歷了。

不知道當時在甚麼地方看到,如果在大年夜,剝九十九粒花生吃下去,許個願,就可以實現。舅舅一家人在忙著過年,包餃子。而我一直在很努力的剝花生,數著花生粒。到了九十九粒,怕自己數錯了,又數了兩遍。確認是剝了九十九粒,然後,許下了我當時最想實現的願望:媽媽一定要安全,快點回到我身邊。然後,努力的吃了下去……

年後,爸爸說我們終於可以去探望媽媽了,我欣喜若狂的把師父新經文藏好帶著給媽媽。到了那裏,我又見到了一個讓我認不出來的媽媽。媽媽那烏黑的長髮被強制剪成了短髮且一大半都白了,臉上沒有一點血色……見媽媽前,我想像過好多次見到媽媽的場景,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是這樣的。事先我練習好見到媽媽不哭,可是,不爭氣的眼淚還是在看到了媽媽之後流了下來。原本我想給媽媽看到一個堅強的我,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媽媽拒絕轉化,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三個月之後才被勞教所退回。

我終於再一次回到了媽媽的懷抱。回家後媽媽通過煉功,身體才終於恢復了。從此,我變得更加的警惕了,更恐懼、害怕失去媽媽。看到小區裏有可疑的人,或者做了甚麼不好的夢,都要想一想是不是又要出事了。出門的時候都要看一看是不是有警察來追,多少次都做噩夢被警察追後驚醒,警察又來翻家裏的東西等等。

從迫害開始至今,電話被監控,無論我在外地上學和工作,每次給家裏打電話的時候都要斟酌詞彙的說。每次爸媽來看我或者坐火車返回家的時候,我都在擔心會不會有警察跟蹤,媽媽能不能安全到家等等。只要媽媽不在身邊,都要確定媽媽安全在家後我才能稍許的安心。

這場迫害,還造成了被謊言矇蔽的鄰居們異樣的眼光,學校裏的好朋友對我的信仰嗤之以鼻,甚至有的人覺得我是異類,用另類的眼光看著我。因為這場迫害,我承受了很多同齡孩子不應該承受的心理壓力,抵抗著邪惡給我帶來的極度的恐懼和不安,忍受著隨時可能失去親人的痛苦……這種折磨是無形的,是無所不在的,這種痛苦遠勝於肉體上的折磨帶來的痛苦。

我所經歷的,是上億中國的大法弟子都經歷過的一小部份。更有甚者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還有被活摘人體器官的同修等等。

這場迫害,這場人權浩劫給我和無數大法弟子的孩子造成了太多的無形傷害。我在這場迫害中長大,讓我更加認清了好人壞人,更加知道了人權是甚麼,也更加知道了怎樣去分清真正的好壞善惡。

法輪功沒有錯,修煉人都按照真善忍在衡量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事。在自己承受痛苦壓力的情況下,還告訴人們我們是好人,我們從來不做危害社會危害別人的事情,相反,我們自己卻一直在被迫害之中。

感謝大法給我心靈的慰藉,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如果我不是一個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自己的修煉者,在屢次受到如此的迫害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憲法規定國家的公民都是有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權利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修煉者,讓中國人都成了沒有了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精神囚徒,法輪功修煉者更是成了無辜被迫害的群體,承受著精神和肉體的毫無人性的摧殘。各種殘酷的迫害手段已經不能用語言形容的殘忍。各種酷刑,集古今中外刑訊逼供的迫害手段之極,甚至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人體器官用以牟利……

僅此訴狀無法表述十六年來我與我的家人及千千萬萬個家庭遭受的精神與物質的迫害。同時這場迫害江澤民還把所有參與迫害的警察等相關人員推向深淵,使無數民眾受害。江澤民犯下的群體滅絕、反人類等滔天大罪,罪不容誅,把他繩之以法是昭昭天理!還人間正義公道!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洪志老師清白。

同時解救那些被江澤民裹挾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司的工作人員,希望他們棄惡揚善,將功補過,不做江澤民的陪葬品。

讓更多有良知的世人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和法輪大法的浩蕩洪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