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遭迫害 內蒙古母親與兒女共同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法輪功學員侯風花和丈夫楊成禎、大女兒楊樹枝、二女兒楊樹英、三女兒楊化萍、兒子楊星智,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共同修煉法輪功,全家人無病一身輕,其樂融融;然而,江澤民掀起的迫害讓一家人十六年來不得安寧,母親和女兒們多次被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兒子楊星智被無理免去中信銀行呼和浩特分行高管職務。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侯風花和二女兒楊樹英、兒子楊星智共同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侯風花,今年八十歲,於一九九八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丈夫楊成禎、大女兒楊樹枝、二女兒楊樹英、三女兒楊化萍、兒子楊星智都先後走入修煉。侯鳳花修煉前脾氣急躁,愛生氣,愛計較,加上農村生活負擔重,為家裏的事操碎了心,經常因為一些小事跟丈夫吵得不可開交,氣得頭痛,肚子痛,睡不好覺。修煉大法後,知道了生活中的苦都是自己帶來的,跟丈夫也不生氣了,身體好了,精神也好了,每天樂呵呵的,年紀越大,反而越不用孩子們操心。

但是,江澤民掀起的迫害讓一家人不得安寧,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侯風花被洗馬林鎮警察強行拉到派出所,被所長蔡建平、鎮幹部張玉達、縣裏來的馬佔富等不法人員搧耳光,蒼蠅拍打臉,用腳踹腰部、臀部,身上被踢得青一塊、紫一塊,被非法抄了家,搶走了床頭櫃的大法書,還有冰櫃、錄音機等貴重物品,還恐嚇要送勞教,說叫你丈夫也活不了。第二天,蔡建平、方佔兵又到家裏要敲詐五千元,還不承認打人,剛被打的傷還沒好就不承認,又要錢,侯風花同兩個女兒直指他們的無恥行徑,才借故走人。

楊成禎一直身體虛弱,高血壓、糖尿病、風濕性關節炎,動不動就頭暈,有時腳腫的連地都下不了,每天整把的吃藥也不管用。修煉大法後,沒吃一粒藥,這些病全好了,恢復了正常的生活,高興的像個小孩子。但是大法被迫害後,失去了修煉的環境,整天提心吊膽,心裏想不通,修煉不了,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三年初去世。

楊樹枝,於一九九八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患有心臟病、支氣管炎、關節腫痛,經常臉色發黃,滿嘴的牙鬆動,將就著吃飯。修煉後,就像換了一個人,全身的病都好了,臉色白裏透紅,幹活一天到晚也不覺的累,精心照料八十多歲的婆婆和兩個兒女,毫無怨言,兩個兒女都考上了大學。

中共迫害後,二零零零年五月八日,楊樹枝和另外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大隊會議室,強迫寫「不修煉保證」,不寫就指使惡人輪流毆打,鎮長楊生威說:「狠狠地打,打壞了沒事,只要活著就行。」除了酷刑折磨,還強行罰款,楊樹枝被勒索三千元後放回。

二零零一年九月,楊樹枝到了錫林浩特大姑姐家,被人惡告,被錫林浩特警察非法拘留一個月,後被洗馬林張玉達等人帶走,意圖送勞教三年,因醫院檢查身體不合格才送回家。

楊樹英,近年五十歲,於一九九七年十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身體虛弱,經常失眠、頭痛 、腰酸背疼、渾身沒勁、經常感冒,苦不堪言,修煉不到一個月,各種病症不翼而飛,身體一身輕,走路輕飄飄的,幹活也有勁了,看到這些變化,丈夫心情也好了,夫妻和睦了,感到自己是個幸福的人。

對大法的迫害破壞了這一切,二零零一年一月底,楊樹英與楊樹枝等人到北京上訪,維護信仰權益,被天安門警察非法抓捕,上了背銬,拳打腳踢,三四個警察打一個弱女子,臉被踢的腫的變了形,張不開嘴,嘴出血,胳膊也被銬出血,右胳膊抬不起來,帶回洗馬林後,鎮裏和派出所不法人員趙玉祥、張玉達等人威脅她的丈夫,勒索六千元,逼的四處借錢,負債累累。

二零零一年五月、六月,楊樹英被洗馬林鎮張玉達、李書俊等不法人員兩次強行綁架到大隊會議室辦的洗腦班,誹謗大法,每次一個星期。由於頻繁的迫害、勒索,楊樹英和楊樹枝合辦的紅紅火火的麵粉加工廠被迫關閉,損失超過兩萬元。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北辛屯鄉政府人員到楊樹英家非法搜查,逼迫交出身份證,寫「不去北京的保證」。

楊星智,今年五十三歲,經家人介紹,於一九九八年夏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後,長期困擾的神經衰弱、失眠、頸椎增生、蕁麻疹、鼻炎、咽炎等頑症都消除了,十七年來,再沒用過一粒藥,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工作中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煥發了從來沒有的活力,得到上級和同行的認可,先後任工商銀行內蒙古分行信管部總經理、營業部總經理,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人脈。經推薦,二零零七年參加了中信銀行呼和浩特分行的籌備,並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任分行副行長,為分行的建立和起步發展做出了貢獻。

二零零九年夏,因為傳法輪功真相,楊星智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總行迫於壓力要求調出,被拒絕後,先是不讓楊星智正常工作,後編理由,二零一零年三月無理免除職務,楊星智一度陷入經濟和生活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