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楊產榮遭冤獄12年 妻子14年前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江蘇常州市法輪功學員楊產榮,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常州市警察綁架,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被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不久前才出獄。楊產榮曾多次陷冤獄,妻子周鳳林於二零零一年被中共迫害致死。

兩次遭非法判刑 妻子被迫害致死

楊產榮,江蘇常州人,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的妻子周鳳林和姐姐楊順娣也都修煉法輪功,一家人改變巨大,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楊產榮一家人遭受到綁架、關押、洗腦、勞教、判刑、酷刑等非人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楊產榮被闖入家中的清潭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十年。而中共法院寫在非法判決書上的所謂罪名竟是:楊產榮承包一輛公共汽車從常州開往北京。楊產榮在蘇州監獄遭受七年迫害後,於二零零七年出獄。二零一零年五月,楊產榮再次被常州警察綁架,又被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周鳳林
周鳳林

楊產榮的妻子周鳳林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被闖入家中的清潭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西林看守所被暴力灌食致死。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楊產榮的姐姐楊順娣帶著無父母照顧的五歲孩子去清潭派出所詢問弟媳的下落,第二天就被闖上門的警察綁架。小孩也被抓走,因驚嚇尿濕了褲子,在寒冬穿著濕褲子被關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才被伯伯領回家。孩子的心靈受到極大傷害,經常在噩夢中驚叫:「不要抓我!」一看到警車就說是壞人。而楊順娣則被非法勞教三年。

楊產榮自述五年前被綁架及在蘇州監獄遭迫害事實: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去公司上班,車剛騎到小區門口,就被蹲坑的常州市「610」警察綁架。這天,我姐姐楊順娣從句東女子勞教所出獄還未滿一天。這一夥人將我強塞進一輛黑色小汽車裏,綁架至勤業路上一家小旅館──經常被警察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警察逼我坐在約35公分長、20公分不到的小凳子上,一直不讓我睡覺長達十五天。期間我還遭鐘樓區公安分局副局長楊某、丁國平等三人打耳光。六月九日,我被劫持常州西林看守所迫害;後被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再次被關進蘇州監獄。

中共體罰演示圖:碼坐
中共體罰演示圖:碼坐

進入蘇州監獄後,我就被關入嚴管號子,由服刑人員二人一班二十四小時監控。兩天後,七監區教導員程寧宇與另一警察將我提到七監區,還派了六名服刑人員包夾我,全天候強制操練,稍不如意,他們就會對我進行打耳光、面壁、罰蹲等折磨。我一度承受不住,以撞牆抗議他們的整人手段,獄警程寧宇不僅不制止,還拿來辣椒水向我噴射,並不斷拍打我受傷的頭部。第二天,派八名服刑人員包夾我。

有一天晚上,我被八名服刑人員拉到一個沒有攝像頭的地方,將我雙手反銬,推倒在事先準備好的棉胎上,蒙上我的眼睛,教導員程寧宇踩著我的腿說,他是代表監獄長陳安生、張建忠來的,當時副教導員王某、隊長車某、獄警朱某等都在場。程寧宇拿著辣椒水朝著我的臉,對著我的嘴巴一陣噴射,大約噴了三、四瓶辣椒水,一瓶接一瓶的噴,辣椒水淌到胸口全是水泡,我被噴得不能喘氣,嗆得肺部難受。這樣還不罷休,接著還要叫八名服刑人員將我兩腿強掰開直至一字型,四個人一邊往外側掰,我的大腿內側全是青紫瘀腫,腿胯像是斷裂了一樣,被迫害得走路都不能走。程寧宇還威脅說:要到車間拿根縫紉針往你頭上釘下去。

有一天早晨,七監區副教導員田某突然不讓我去出工,把我拉到沒監控攝像頭的圖書館,用手銬銬我,逼我蹲了一個上午。下午,教導員程寧宇又拿了電警棍,對我的頭頂一陣猛電,電到沒電才罷手,程寧宇臨走時還威脅說:晚上還要來搞你。

被非法關押在蘇州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有被打斷骨頭的、被打傷住醫院的、被打得走路一拐一拐的,還有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陳光輝就是在蘇州監獄被迫害致死的,當時的教導員就是程寧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