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彎路走不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我今年66歲,退休在家。自九八年修煉法輪功以來,跟頭把式不是很精進,但十六年來沒吃過一片藥,沒進過一次醫院。可近二、三個月內,犯迷糊,徹底掉到常人當中,去醫院理療了十八次,吃了一瓶半藥。糊塗透頂,叫邪惡一棒子砸得爬不起來,真是一個不爭氣的大法弟子。多虧師父點化,多虧同修的幫助,我才從邪惡的陷阱爬上岸。

表面現象是這樣發生的。

在六月份的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陪外孫女去畫畫,因凳子太矮,坐的時間長,回家後就開始腿疼,來勢很猛,疼的一夜一夜不能睡,但我還堅持做三件事。認為我只要學法煉功,師父就會管我,腿就會好起來。基點錯了,這是有為。叫邪惡抓住把柄了,又加強了難度。在邪惡的安排下。我無可奈何的承受著,一個月過去了不但不見好,而且又嚴重了。腰直不起來,腿邁不動步了,比八十歲的人還蒼老,心裏懷疑師父管了嗎?對大法對師父產生了疑問。煉功站不穩,發正念迷糊,法也學不進去,自己不知該怎麼辦好,精神要崩潰了。

身體一垮,順從了邪惡的安排,家人送我去醫院檢查,假相一大堆,甚麼狹窄、彭出、增生都出來了。我忘記自己是煉功人,和常人一樣到中醫科理療、扎針、拔罐、按摩。家人又忙著給我買藥,買電烤燈,並拿著藥端著水看著我把藥吃下。我成了舊勢力的俘虜,成了一個任人宰割的羔羊。於是每天坐輪椅去理療,這哪像煉功人?心裏很苦,很急,也很無奈。

師父看我不能自拔,就派同修來幫助我從法理上提高。我娘家姪女來了,陪我一起學法,切磋,向內找,整點就發正念。首先找這次「病發」的原因是由情引起,還有色魔干擾,怕心作怪,怕被迫害,不敢寫訴江狀。怕心找出來先去怕心。

邪黨迫害大法十六年,自己戰戰兢兢的過了十六年,舊勢力又藉機迫害我肉體,怕到何時是一站,不能再怕了,寫訴江狀,一定要寫,告倒江澤民,順天意,順民意,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從決定寫訴江狀的那一刻起,我的腿痛的更厲害了,痛死也得寫,一切由師父做主。三個小時,寫好底稿,又抄寫了一遍,腰痛的不能動了,但我心裏高興。我不怕了,我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等到收到回執的那一天,身體立即輕鬆了,我做對了,師父幫我去掉了身上不好的東西。

整點了我們開始發正念了。姪女已經立掌了,我還搬不上腿,全身巨疼,心都要跳出來,疼得我真想大哭。我趕緊喊師父,請師父加持我!連喊三遍,終於雙腿盤上了。十五分鐘過去了,我的心很平靜,很穩。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我又找回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邪惡拖垮我的陰謀破產了。

在切磋過程中姪女對我說,她腦子裏一直出現一個屠夫成佛的故事,當她給我講完這個故事,我立即明白了,師父是用她的嘴點化我,師父就要那顆信師信法的心。發完十二點的正念,我們才去休息,這一夜是我這幾個月睡得最好的一夜。這一難終於闖過來了,師父不知替弟子承受了多少疼痛,如果不是師父保護,可能從此就癱瘓了,也許就一命嗚呼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謝,只有內心在喊:「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周圍的同修聽說我過病業關,也都來看我,在法理上幫我提高:修煉人沒有病,吃甚麼藥!我悟到了不再聽邪惡指揮。停藥!自己不吃,家人也不逼我了。可丈夫還是叫我去理療。那天上午,是姪女陪我去的,扎針時連續紮彎了兩根銀針。她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知道這是師父點化不能再紮了。我告訴醫生,我好了,不用再來了,自己跑出了病房樓下。大女兒又給買了電烤燈讓我在家烤電。常人的燈對神來說沒有用,我不烤。

身體恢復了健康,但我畢竟走了一段彎路,耽誤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摔了跟頭。真是悔恨莫及,回想起來,也真是後怕。把這件事寫出來,給過病業關的同修提個醒,有師在,有法在,邪惡不配考驗我們。我們要精進,跟師父走好回家的路。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