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 要敢棒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有一次,單位一個頭偷偷告訴我:「明天警察要來抓你去辦班。」我說:「準嗎?」「消息絕對準。」我說:「謝謝你。」第二天,果然來了一幫人,有街道和派出所的,還有市610的。見找不到我,又到家裏找,折騰了兩天也沒見到我的影,知道我躲起來了。

18天後,我聽說洗腦班結束了,回單位上班。

我一進屋,科長一愣,說:「啊?你還敢回來?」我說:「咋啦?」「咋啦?你倒是躲起來了,害的我們好苦,上邊逼著我們交人,單位上下鬧翻了天。事過去了,你倒像沒事似的來上班。」說話間,書記也走了過來。他倆一起訓我:「按單位規定:曠工10天就開除,你曠工18天,去勞資科辦手續吧,馬上開除你,從明天起,不用上班了!」按當時的情況,他們真能把我開除了。圍觀看的人很多,有的想看我笑話。我想,不能讓眾生犯罪,我得把領導想開除我的不正理由正過來。

待科長和書記說完後,我大聲說:「當領導的,說話也得讓人信服,我為啥曠工18天?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你們哪個領導不知道?都承認我是好人,那為甚麼上面抓我去辦班你們不護著?我不是你們手下職工嗎?你們擋甚麼了?你們和壞人合夥整自己職工,這算甚麼領導?不是懲惡揚善嗎?你們替惡人說話,這是好領導嗎?」我這一說,兩個領導立馬沒電了,圍觀的人情緒也變了。

接著我說:「想開除我看看?我的工作是我生活的保障,這飯碗不是你們領導給的,誰砸我飯碗,我到誰家吃飯。同時還要上告,告領導逼好人沒飯吃,沒有活路。」

這時,書記和科長也蔫了,悄悄回了屋。

第二天,我照樣上班。

事後想,如果當時不棒喝一通,還真把我開除了,那樣他們還有未來嗎?包括那些想看我笑話的人。這事後,我給他們講真相也好講了,領導對我態度也變了,有好事也想著我。

還有一次,市610的一個惡警找我談話,他把我叫到一個屋裏,顯得很親切的說:「今天沒別人,就咱倆,咱關起門說幾句心裏話。」他很偽善,想掏我的底。「你說句實話,你現在到底煉不煉?」我反問他:「你叫甚麼名字?憑甚麼問這個?煉不煉是我個人的事,我有權不告訴你。再說了,你是代表誰來的?你回去向誰彙報?你的目地想幹甚麼?」他一下就沒了詞,我繼續說:「至於你說咱們之間關係近,那你錯了,我根本就不熟悉你,你也別套近乎。有事說事,沒事走人。」

他一看我的態度,站起來就走,邊走邊說:「我看,你對法輪功還是挺頑固的。」

這之後,有一次我被強行抓去辦洗腦班,他對我的態度使我很意外。有一天中午,沒人時,他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我以為要打我。可是他甚麼也沒說,切西瓜讓我吃,吃完後,讓我回屋。還有一次,他單獨跟我說:「我也知道你的信仰,可你不要硬抗,這對你沒好處。」他為我擔心,那一刻,我看到了一個生命善心是多麼的可貴。在那次洗腦班裏,他沒再難為我,也阻止別人為難我,我順利回了家。

我想,也許我的棒喝,使他清醒了,成為一個得救的生命。

眼下訴江,為了救度上門騷擾這些人,是不是也該「棒喝」一下呢?

我們是依法起訴,騷擾是違法的,不佔理的。如果我們都蔫蔫的,這些人就會瘋狂。如果我們堂堂正正,敢於棒喝,這些人就會蔫蔫的。我們可以質問:「訴江犯法嗎?犯哪條法?你們來騷擾是根據哪條法?訴江是受法律保護的。現在不是『有案必理』嗎?別看起訴江澤民有阻力,它被送上法庭是早晚的事。可是,如果起訴你們阻擋訴江,那可沒人給擋著,不管向中紀委或法院告你們,那是一告一個成。聰明人,趕緊找大法弟子了解真相留後路,糊塗人,瞎折騰可要大禍臨頭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