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同修文章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師父在法中講:「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1]

看《明慧週刊》第705期《威嚴與正信》一文,文中惡警抄家,所長要翻同修裝大法書籍的櫃子,同修見狀一掌拍在櫃子蓋上,大喝一聲:「不許亂動,這是你家還是我家?」所長急忙把手縮回連聲說:「你家你家」。

就這理直氣壯的一聲斷喝,使邪惡因素立刻灰飛煙滅,體現出了大法弟子一正壓百邪的威嚴所在,也體現出了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正信與正念的威力。

記得我被非法勞教期間,惡警在所長的指揮下用電棍電擊同修,當聽到撕心裂肺的叫喊聲時,頓覺一股熱流湧上心頭,身不由己的站起來沖到走廊鐵門處大喊一聲「不許打人,憑甚麼打人?」警察急忙跑過來說:「不要喊,回去回去。」我急不可待的說:我要找所長有話說,警察見我很堅定的樣子便說:你先回去我給你彙報一下。

大約十分鐘後警察叫我到辦公室。我一進辦公室裏面坐著所長、處長、隊長、指導員,還有四個彪形大漢手持電棍、皮棒,背手站在牆邊,真象兇神惡煞。當時我正氣十足,感到身體非常高大,看這群惡人很渺小,我根本就沒把他們放在眼裏,所長指著房間中一條小凳說:「坐下,找我啥事?說!」我坐定後理直氣壯地大聲說:「所長我問你,頭頂牆壁上掛的《幹警職素》第一條就是嚴禁警察打罵體罰學員,你為甚麼打人?」所長大聲說:你看見來?我的話跟的很緊:「我沒親眼看見,但聽到了,為甚麼現在不喊叫了呢?」所長底氣不足的說:他把我氣的。我說:「氣也不能打,你們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此時不知怎的,四個彪形大漢悄悄的從我背後撤走了,其他人也鴉雀無聲。所長推脫說:我今天很忙,你先回去,有話以後再說。我說:好,我有很多話要說,你一定要安排時間。就這樣我又回到監室去了。

後來我多次找過所長、處長、隊長、指導員,以及所有我能接觸的警察,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從那之後,我所在的監室再沒發生過打同修的事。這裏不是顯示個人有甚麼了不起,我要說明的就是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修煉,這正的因素就要發揮出正的能量,這正的能量就能制約或者銷毀邪的因素。

現在訴江大潮的人數已超過十六萬人,但我發現還是有一些同修在觀望,有的還是怕心作怪,有的聽說警察到同修家私訪,從而又放下筆不寫了。同修啊我們要修去所有的人心,怎麼老用人念而不用神念思考問題呢?從四二五上訪到放鞭炮又到今天的訴江大潮,這都是天象變化,正法進程走到這一步了,我們怎麼還不能放下人心,走出人殼呢?

每一次的考驗,每一次的層次提高,我們怎麼老是錯過呢?繞道而行怎麼圓滿啊?希望遭受過嚴重迫害至今走不出來的同修趕快行動起來,控告迫害惡首,走正修煉路。

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