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威力 佛法無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一、尋佛法修煉

我今年五十八歲,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從小就跟著母親燒香、磕頭,愛聽神話故事。雖不懂得修煉,卻總覺的自己有一種仙風道骨的神氣,但在人世中總覺的很渺茫,去寺廟皈依,到那後,寺廟主管問我:你求甚麼?我回答甚麼也不求,我有兒女,不想當官,不想求錢,就想見真佛。他愣了一下,自言自語說:還沒見過你這樣皈依的。我暗想你廟小,就離開了。後來有一個信佛的人教我打坐等東西,也看到了一些神奇現象。

一天,打完坐,剛躺下,屋裏響起一片炮聲,隨即滿屋白光,一會光中出現朵朵藍雲,師父法身微笑著從雲中出現,我想您就是我要見的真佛嗎?師父法身隱去了。等一會,師父法身又來了,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中秋節那天,師父法身又來了。我和幾個燒香的朋友去找師父模樣的佛像,走的腳起泡了,鞋子磨破了也沒找到,最後不了了之。過了兩個月,師父法身又來了,我更想找到師父了。

一九九六年正月十四,一塊燒香的朋友說有人在介紹法輪功,咱們看看去。看了法輪功簡介、八大特點,這就是我要找的。當天晚上看了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才知道以前看到的是法輪功的李大師。

二、頑疾消失,見證神奇

學法的第三天,我正在幹活,一股熱流從頭頂下來,熱流通過之處,身體就開始變,直到從腳心流出,全身就像白玉似的,隨後鼻子發熱,二十多年的鼻炎好了。書中有照片,是天津熱線諮詢,師父通過電話在給病人治病,我就想了一下胸前骨質增生就好了,不長時間,氣串神經、高血壓、神經性偏頭痛、腰間盤突出,全好了。

親朋好友見證了我身體的神奇變化,又看到我天天樂呵呵的,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我讓他們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傳看大法書,不久就組織了煉功點。身體好了,丈夫也很高興,我以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家中的一切,以洪法為己任,走村串戶、串村趕集宣傳大法,到九九年,我們這片全鄉幾乎都有煉功人,周邊縣的鄰村、鄉政府、學校老師都有學大法的,九八年正月,我又請來二百多本《轉法輪》,那時學法的人數像滾雪球一樣迅速增加。

三、正念威力

1、正念震懾邪惡

二零零二年,我被綁架到了派出所,被非法抄了家。所長指使警察要燒我的大法書,我說別燒,燒書不好,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淚。所長一見我哭,大聲嚷道,這是你爹嗎?一腳把我坐的凳子踹倒,我被摔出十來米。我立刻站起大聲背「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1],他倒吸一口氣,使足力氣的手落下了。後來他對我村在鄉政府上班的副書記說:你村的誰誰真厲害,越打越背書,真是鐵桿。這正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佛法無邊」的體現。

2、師父讓我走另外空間

二零零一年,我和同修騎自行車去北京證實法。回來時,走到一檢查站,看那氣勢太恐怖了:全副武裝的警察手裏拿著電棍、橡膠棍,我當時很冷靜,在路邊的一個小吃鋪坐下,請師父加持,我是在證實法,我要回家,他們看不見我。「同時同地存在著另外的空間。」[3]打入我的腦海,我立刻對師父說:師父給我錯開一個空間,我騎上自行車就走,路邊的樹都在我的腳下,只覺的蹬了四、五圈,就通過檢查站了,真是像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四、講真相救眾生

所到之處都是修煉的環境,救人的場所。所有親朋好友聚會的場合都是講真相的機會。有一次,在聚會中,我正想講真相,其中一人說:「我告訴大夥一個好消息,有人告訴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大夥一愣,我接過話題說:「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使人道德回升,」我從「四﹒二五」萬人上訪講到「六四」惡黨對學生的屠殺,一直講到王立軍出逃,薄熙來判刑,直到散席時,大夥說:今天我們都沒想起來吃糖和瓜子,光顧聽你說了。我為他們明白真相而欣喜。

又一次聚會剛坐下,大隊公安員對我說:「孫媳婦,你煉法輪功可別反政府啊!」我立刻說:「我沒有反誰,是江澤民和中共在踐踏人權踐踏憲法,是江澤民凌駕於憲法之上,再加上獨裁專制的一言堂宣傳,你才這樣說的。他們怎麼不叫老百姓自己看看法輪功書上的內容啊?為甚麼瘋狂銷毀所有大法書籍和資料呢?我從學了大法後,身體健康了,大小事不和任何人計較,我怎麼反政府了?」他說:「我說錯了,你說的對。」我說:「你太相信惡黨的謊言了,這回明白了吧?」他連連說「是,是,是。」滿屋子的人都相信煉法輪功沒錯,我心裏真替這麼多明白真相的人高興,這樣的經歷很多,只舉兩例。

五、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大隊書記帶著派出所的人來綁架我,我走脫,由於執著家人又回家,第四天,就被綁架到派出所,他們企圖綁架我去醫院檢查身體,送石家莊非法勞教。

體檢時,我一邊請師父加持,一邊發正念,結果身體出現病態,子宮肌瘤大的9.6釐米,小的8.4釐米,師父給我演化的病態越來越重,全身嚴重浮腫,看守所對我家人隱瞞我的身體狀況,只說我特別頑固,非送石家莊勞教不可,家人送生活用品也不留,只是要錢,也不准給家打電話。

我身體病態假相越來越嚴重,他們為勒索錢財一邊延期,一邊讓大隊叫家人準備錢快點贖我回家,到了第九天,勒索我家近萬元,才放我回家,丈夫由於多方面壓力,開始阻止我學法煉功,我自己也被情牽動,不能正念面對所發生的一切,丈夫外出打工後,我也是不太精進。

到了二零一零年後半年,身體肝、腎、肺等出現異常,全身浮腫,肌瘤更大了,當時的我不吃不喝,不能睡,不能下床,也不能躺下。那時,家中就我和六歲的孫子,女兒已結婚,她白天過來給我們做飯,晚上再回家。

一次,女兒趕集時,遇見了同修,同修們聽說後,就和我一起學法切磋,守住心性,堅定正念,信師信法,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和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是情所致,我輕鬆了。

就這樣,二十多天過去了,身體大有好轉,水腫還沒消下去,但凡見到我的人還是很怕我,我穿著四尺多腰圍的衣服,45號碼的男式拖鞋,丈夫、兒子和三妹(他們一直在外打工)回來看到我成這樣,一下就炸了,夥同妹夫和小姑子非送我醫院不可。

這樣,臘月初九上午住了院,幾個鐘頭的時間,病情急劇惡化,出現休克現象,醫院要求進重症監護室,兒子給他老闆打電話,要求快打過來十萬元錢救我,我清醒了,接過電話說:「我沒事,不用打錢過來。」我對兒子說:「十萬百萬也救不了我的命,你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你媽。」

進了重症監護室的當晚七點到十一點,醫生兩次給家人下了病危通知,讓他們做好思想準備。丈夫無奈給三妹、女兒(同修)打電話,她們來後正念很強,對丈夫和兒子說:「你們放心,我大姐沒事。」三妹到病房對我說:「大姐,咱們回家,你沒事,師父要不演化成這樣,你怎麼出院?」丈夫懇求醫生能否轉院,醫生說:除非奇蹟,這樣的病人一百個中不敢說能活一個。我說:出現了奇蹟,我回來看你,其中一個醫生急促的說:迴光返照了,徹底完了,可別沒氣了走。並囑咐家人路上要注意,氧氣只能用二十分鐘,氧完人也就……司機驚恐的說:我這車能拉嗎?怎麼上車呀?我說:開開那邊門上去個人,這邊來個人。我雙手一撐坐起來了。坐好後,三妹說:「咱們甚麼都別想,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大姐沒事。」

回家後,三妹和女兒對丈夫和兒子說:「你們別再管她了,讓她好好煉功吧。」他們每天給我放師父講法光盤,三天後,我可以下床了,第六天,就可以學走路了,可是思維中甚麼都沒有,只有一念「大法是真的。」十天後,我一遍一遍的開始煉第一套功法,瘤子自行排出,水腫從汗毛孔全滲出來了,家人真正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那個司機回來後,把我在醫院的情況說給了村裏人。鄉親們都以為我活不了,臘月十八,丈夫趕集,就有三個人抱怨他說:「出了那麼大事,怎麼也不吭一聲,就把人埋了呢?」後來,我就成了我們這塊的活傳媒了。當我到了醫院找到那個主治醫生時,他驚訝的打量著我說:「你瘤子在哪做的?水怎麼出來的?你到底怎麼好的?恢復的氣色還那麼好?」我如實一一回答了他。我用自身的經歷證實著大法,講清真相,抓緊救人,這期間有走入大法修煉的,有退出黨團隊的,明白真相的人很多。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