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睏魔再次逼近 我層層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昨天是週六,我一大早趕往醫院,去給一個病人講真相。很多年以來,我一直循序漸進的講著真相,但是都沒有達到讓他夫妻倆三退的目地。昨天,也許我心裏更加純淨,沒有怕拒絕的顧慮,才講兩句話,二人高高興興就答應了三退。

然後,我趕回單位加班。人一到單位,就睏倦的無法形容,全身乏力,隨時就會一頭栽倒在地,幾次差點撲倒在辦公桌上。我咬緊牙關,好不容易才挨到下班。

我一回到家,艱難的爬上樓,一頭栽倒在床,這時我渾身已經如爛泥,睏乏難以形容。這種十分可怕的狀態讓我意識到背後一定充滿危險的因素,我不能睡!

於是,我使出全身力氣下床,走動,然後告訴自己決不能上床!不能順著睏魔!不能讓睏魔擊敗我的意志。我走到廚房,強迫自己做事,趕走睏倦,可是眼睛卻困的看不清菜刀,出現恍惚狀態,還容易傷著手。

於是我咬著牙發正念,但是困的坐不住,隨時癱倒在沙發上,我就堅持著,直接針對睏魔,發正念。發正念中,我把自己演化成無量宇宙中的利劍,在各層空間,不同間隔中斬殺睡魔,讓它無處遁逃!我在正念中用真善忍鑄就神劍,斬殺睡魔的一切因素,讓睡魔無處遁逃!

這樣我發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正念,睏倦的狀態幾乎沒有好轉,這時到了晚上5:55的發正念時間,我接著發正念,接著用神通追殺睏魔,在發正念的同時,一個惡念告訴我:「快點發完正念,去睡一會兒,發完正念再睡,你是沒有錯的。」我馬上意識到,這決對不符合標準,我不需要睡,一定要滅盡睏倦!

6:10,發完正念,奇蹟出現!一切睏倦消失殆盡,神清氣爽。這時,一個送水的工人來我家送水,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是,我說要退才能保平安,我幫你在網上退掉。他說「好的」。如果我沒有通過發正念,人昏昏沉沉,可能就不能救下這個送水工人。在此時,我只能悟到:舊勢力不讓我救度眾生,用睏魔干擾我(下文發生的事情,說明這個認識是不夠的) 。

可是,今天一大早到整個上午,我再次處於渾身如泥,兩眼發花的狀態。我發正念,幾乎不起作用。中午11:55,我發完正念,我再也堅持不住了,倒在床上飛快入睡。直到下午兩點半,我被一個電話吵醒。我起床後就想:昨天發正念起作用,今天發正念幾乎不起作用,難道另有原因? 難道我的一個大漏被舊勢力輕鬆鑽了空子?

我一件一件的事情慢慢回想,是不是我為了救度眾生,努力提高自己的業務水平,用出色的業務能力把眾生吸引到我的身邊,方便給他們講真相,這裏面還有甚麼不妥?

是的,多年來,因為我敬業,我的業務水平在行業內比較有名氣,得到行業內外的人們的尊重,因此而開闢了一個救人的環境。對此我一直覺的是我在修煉上要走的路,也確實因此救度了不少眾生。可是我想到最近我正忙於提升我的業務到更加高一層的水平,這樣我打算一旦技術成熟,接觸的眾生面積會更多,得到救度的眾生也會更多。那是不是我太急於求成了呢?太執著了呢?或者裏面夾雜著爭鬥心呢?一定是這裏面有問題。

這時,我突然想到,我們這個行業整體上競爭十分激烈,我們的單位成為全國一流,我們單位所有的人一直活的相當的累,因為要打敗全國行業的競爭對手,那同事們的付出可想而知,我在同事中業務的某一方面又相對拔尖,那我付出的也可想而知,以前認為,為了眾生得救,為了證實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業務能力,我一直認為再怎麼辛苦都是我應該做的。我的敬業精神早已得到領導和同事的認可,因為做到這一點,單位對我修煉大法這件事情,就越來越認可。可是,我長期侷限在同一個層次,久久不知道突破!滿足於常人對我的認可和讚揚,侷限在我是「為了眾生而辛苦」的相對低層次。我該突破了。

這時我想到師父講的「相由心生」[1],還有師父講的「其實整個世界啊,已經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現在這個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對應著宇宙。」[2]我想我是有責任的。在大陸,邪黨把錢都貪污了,人們的收入很低,加上房價高居不下,人們生存壓力特別大,有了一個收入相對高一點的工作,就拼命的幹工作,以防在競爭中被淘汰。而我們這個行業的競爭更是到了白熱化的成度,人人都感到極大的壓力。雖然我們單位收入相對比較高,但是同事們背後付出了無數的心血還不說,競爭完全到了惡性循環的程度,別的單位業績比較接近我們,領導就說,「追兵來了,咱們不能讓別人超過我們!」所以大家都沒有喘息的機會,我本來是從頭到尾反感,卻也從頭到尾的無可奈何,從頭到尾被動接受。

為了證實大法弟子的能力(同時藏有爭鬥心),我拼命工作!雖然也讓常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業務能力,但是付出的太多。在迫害初期看也許是對的。師父說:「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3]。現在看來,我錯了!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對那種激烈的行業競爭,為何不「截窒世下流」[4]?為何不用神通法力進行制止?我過去在內心深處認可這種變異的競爭!自己也是激烈競爭的一員,所以很難看到內心深處的那個對競爭的「認可」。

而這個執著我修了十幾年,現在才認識到,真的是悟性來的太晚了。我從現在開始,我要發出強大的正念,讓我所在的整個行業,在全省範圍內節奏放慢,讓眾生整體競爭的節奏放緩,但不會影響到各自的地位,命中是第一的還是第一,命中是第二的還是第二,但是整體沒有那麼辛苦,不必到瘋狂的地步。在這個行業中,因為競爭的激烈,難以承受的人們跳樓自殺的,瘋掉了不在少數。是的,我要發出強大的正念拯救眾生,大家都不必豁出性命的工作,一定要緩慢下來,這樣他們才有時間和精力多接觸大法弟子,多聽真相。只有讓人們的節奏都緩下來,大法弟子才能同時在競爭中不至於進入惡性循環,緩慢下來,能贏得更多時間精力做好三件事。 對於我進一步鑽研業務的事情,我必須重新認識,改進原來的安排。

想到這裏,大約下午5:30,睏魔立即消失了。我感到向內找,一定能昇華。

到了下午5:55,我開始發正念,可是睡魔再次逼近!我不斷發出強大的正念,同時感到不解,怎麼還有沒找到的漏?到底還有甚麼漏呢?我一邊發正念,突然意識到我某種成度承認了舊勢力。因為在我思想深處,我認可那個有漏就必然被鑽的邏輯。有漏就要被舊勢力鑽空子,它就堂而皇之的用睏魔來毀掉我。我不能認可這個邏輯,因為那是舊勢力的邏輯,所以我不要。那麼還有沒有漏呢?

還有!「認可競爭」這個東西其實也不是我自己,不是先天的我的真念,宇宙中先天的純真的生命裏怎麼會有「競爭」這個東西呢?「競爭」是舊勢力灌輸給眾生的,這個漏本身也是舊勢力造成的。尤其是中國大陸,在黨文化取代傳統文化後,惡性競爭成為了人們普遍接受的變異的觀念,而我也是在黨文化中污染了幾十年,所以那個變異的觀念也在左右著我很多年。

現在我認識到了它,那不是我的真念,我要徹底摧毀這個變異的東西。舊勢力造就的這個邪黨文化害人有多深啊,對師父講的關於全面解體舊勢力方面的法,我有了更深切的體會。

我認識到這些,睏魔立即消失。

感謝大法讓我再次提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