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女兒共度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去年年初,修煉多年的女兒由於種種原因被邪惡鑽了空子,長時間出現病業假相,下身多次大量出血,導致嚴重貧血,身體極度虛弱,一位同事給她檢測了血色素只有二點三(正常成人在十一克左右)。醫生說:只有……了,言外之意:只有煉法輪功的人了,還能活著(因都知道女兒修煉)。在這期間女兒和本地同修共同大量學法、發正念及向內找,大家艱難的同病魔抗爭了幾個月,仍無濟於事。在多方面的壓力下被迫住進了市裏的一所醫院,那裏的醫生看到血色素的化驗單驚呼:啊?!這樣的人還活著?

但是還是有很多人不理解:為甚麼這麼晚才看醫生?女兒工作中接觸的人多,認識她的人多,一時間滿城風雨:她媽害了她!常人認為是我不讓她去醫院。女兒住院的事我沒告訴丈夫,他聽到後也給我施壓,揚言要把我如何如何,也是怨我害了女兒。

醫院的檢查認定是宮頸癌,而且晚期已不能手術了(其實這是讓女兒回家的一個契機),所有的家人都絕望了,真象天隨時都會塌了一樣。社會上的人見著我也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有的平時不怎麼打招呼的人都問:孩子怎麼樣了?你怎麼沒去伺候?等等,甚麼樣心態的人都有。沒修煉的二女兒在醫院陪著她姐,每次回來都哭著對我說:媽,你要有思想準備啊!好像隨時都要如何。

面對社會的輿論、親朋好友的責怪、家人的壓力及女兒的身心魔難,我沒動心,基本保持了一個平和的心態。我能為女兒做甚麼呢?只有求師父。我向師父發了一個願:哪怕是將來自己如何,也要讓女兒好了,換取眾生得救。因為知道此事的人太多了,可不能因為我們修的有漏,使這一方眾生不能得救。(當時就是這個想法,其實是錯的)

同時,我地同修整體每個人向內找自己,整體每天24小時接力為同修發正念;還有的到醫院附近近距離發正念;有本地的、有外地的同修到病房看望、交流。我自己當然也是整體中的一員,每天也在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清除家人、親朋好友及所有聽到此事的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清除女兒、醫生背後的邪惡因素。就像以前女兒在魔難時她家的魚缸裏的水都無故變的黑黑的,以至都看不見裏面的花(魚缸裏只有花,未養魚),通過大家學法、發正念,裏面的水又奇蹟般的變清了。邪惡真象七二零時無孔不入。所以整體發正念威力是強大的,很重要。

女兒住院,我帶丈夫去醫院看望女兒。見女兒滿面笑容的在床上坐著,丈夫心裏穩多了,回來對我說:沒事。我當然知道沒事,憑我的直覺,我知道她是信師信法的。而且主意識很強,很清醒。(我見過有一個人大出血,很快就昏迷了,甚至有的就過不來了)醫生說,她長時間貧血,習慣了,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她每天空閒時間還能學法,偶爾還講真相三退,每天去看望她的有家人、同修、同事、同學、朋友等,甚至是很長時間不見面不來往的知道了都要去看,人很多,而她給每個人的都是笑臉相迎,人們看過之後,都說精神挺好的,都舒了一口氣,同修在那樣的身心魔難中想到的是別人。過後她對別人說:在那樣的情況中,我首先得安慰丈夫、我的家人。她能如此,說明她心裏想的還是眾生,她還在修自己。

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就連住的病房也是一位同修的家人,同修陪床能與同修交流,同時不斷的點化她,更多的是通過同修間接的點化。所以女兒有師有法,她自己信師信法,她能走過來,住了整七十天醫院回到了家中,回到了整體,回到了更好的修煉環境中。現在,她只要出門,認識她的人,不說話也會投來驚奇的目光。最近,經常去醫院看她的嬸嬸,在家族聚餐時,對我說:我算服了你們了,我們真沒話說了。因女兒回來甚麼藥也沒吃。

說是與女兒共度難關,其實我與其他同修一樣甚至還不如其他同修做的好,也只是每天發正念,除惡救眾生。還有就是每天給女兒打電話安慰鼓勵她有正念。回顧了一下事情的整個過程:

1、在眾生與同修危難面前,我首先想到了師父。我信師父、信大法,我依靠師父,只有師父才能救眾生。始終守住這一念,就能走過來!

2、整體配合,形成整體,發正念除惡威力巨大,邪惡消失遁形,整體每個人向內找,整體更精進。

3、女兒在魔難中,我很多時候也心煩意亂,學不進法,與同修交流,同修說:「你不要把她看成女兒,你要把她看成同修。」是啊,放下親情,對同修負責,對眾生負責。

4、通過這件事向內找自己,同修身上的漏,在我身上都有,幾年了,懈怠不精進,真象中士一樣,煉也行,不煉也行。學法有時學,有時不學,講真相碰對了講一個,退一個,更多是開不了口,發正念四個整點有兩個做飯時也不能堂堂正正的坐在那發,真是沒有實修,師父棒喝也沒把我驚醒,說出來,真是無地自容。再不精進就完蛋了。通過此事,明白了自己要嚴肅的對待修煉,不辜負師父用承受延續來的時間,兌現史前大願。

最後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