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闖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我被綁架到長沙市撈刀河洗腦班非法關押,在這過程中全憑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不配合邪惡,同時與所接觸到的人講真相,不斷的背法,發正念,向內找,至九月十一日走出洗腦班(邪惡原計劃是要關押到二十六日甚至更長時間)。下面我將這十天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一下。

九月二號上午九點多,我妹帶著區610人員及國保人員十來個人闖進我家,強行要綁架我去洗腦班,藉口是我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從拘留所轉移到洗腦班九天時間沒有寫三書,這次是長沙市撈刀河洗腦班統一辦班時間,要再次去參加「學習班」寫三書。當時穿著睡衣的我見狀就要去房間換衣服,他們不准,上廁所他們都不讓,我執意堅持,他們僵持不下就讓我先生陪看著我換衣服和上廁所。我當時就指著衝在前面的胡××讓他出示工作證時,他沒有,有點怔住了,我說你們這是執法犯法。接著另一個610人員衝上來說:把她抱出去。當我被他們幾個男的拖到家門口時,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土匪抓人啦!」

就這樣,我被他們連拉帶拽推著上了車,在車上坐在我旁邊的是區國保的楊××,他說:「你們法輪功是國家不讓煉的,還有你丈夫和你的妹妹都反對你學,你為甚麼一定要學呢?」我講道:「法輪功是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讓我得到了身心健康,為甚麼不可以?只有共產黨才是不讓人做好人,你們這些人一定要看看目前的形勢,像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這些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現在是甚麼下場,到目前為此,已經有十幾萬人起訴江澤民,江澤民是整天惶惶不可終日,你們這些國保人員一定要清醒,千萬別當江澤民的替罪羊,對法輪功學員槍口要抬高一寸,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一邊講著,我坐的小車已經開到了長沙市法制教育基地(也就是臭名昭著的撈刀河洗腦班),我被帶到了三樓,周圍都是鐵門鐵窗,我被安排在一間房間裏,當時有天頂鄉街道610人員和區610人員王××各一名,還有我的丈夫和我妹在場。

我指著在場的每一個人說:「我的工作,家庭經營得好好的,為甚麼要把我弄到這裏來?我有我的工作要做,有我的孩子要管,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他們答道:「把你弄到這裏來辦學習班是為了挽救你的家庭」。我說:「你要真是挽救我的家庭就請你不要這樣,你知道我的家庭是我自己來經營的,這麼多年來有多少次處於家庭危機中,正因為我能用大法的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替他人著想,不與丈夫計較,慈悲寬容的對待他及家裏發生的矛盾,才讓家庭得以穩定沒有破裂,恰恰是法輪功挽救了我的家庭。而作為610工作人員的你們這樣跟隨江澤民肆意踐踏修真善忍的人的信仰,不讓做好人,你們這不是幹大壞事嗎?你們可要看清目前大形勢,順天意而行,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610人員王××說:「在這裏我們打了你嗎?罵了你嗎?給你好吃的,給你好住的,我們這是迫害你嗎?」我答道:「首先你們把我弄到這裏來,讓我的工作中斷,家裏的小孩子不能照顧,我失去了生活來源,這就是符合了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之一,『經濟上截斷』,第二就是你們把我關在這個鐵門鐵窗的地方來,還請來兩個陪護監控,不讓煉功,這就是限制人身自由,也是符合了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之一,『肉體上迫害』。第三你們還要對我進行強制洗腦,用各種手段逼迫放棄我的信仰,這是符合了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之一精神上摧殘』。」

他們無言以對。我接著說:「過去給僧人一口飯吃都是功德無量的事情,像你們這樣對待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有多大的罪過啊!大法是慈悲的,但是慈悲與威嚴同在。一個人幹了甚麼壞事都得償還,現在的時間是給人醒悟的,你們一定要清醒啊,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別隨波逐流給自己留下深深的遺憾,包括我的家人也是。」接著他們倒水給我喝,我不喝,不配合他們。

師父講過:「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1]。於是我就盤腿發正念,他們說這裏不讓煉功,我回答他們說:「這裏不是我要來的地方,在這裏呆一天我就要煉一天,想煉就煉……」。同時我也指著我的家人說:「我是修煉人不怕苦也不怕死,甚麼都放得下,我修大法這條路一走到底,一個人對正法的信仰是不可能改變的,只是請你們理智清醒一點,不要這樣跟隨610人員這樣對待你的家人,這是助紂為虐幹壞事。不要給自己留下後悔和遺憾啊」!到了中午,他們打來飯菜,我不吃。

九月二號至九月四號的頭三天裏,我除了每天喝兩口水以處,不吃飯,用絕食來抵制他們的洗腦迫害。在這期間,來對我洗腦班的人及陪護人員(當時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的有五個大法弟子,每個大法弟子有兩個陪護人員)不下於二十人次,除了抵制洗腦外,我對每個人都是本著真誠和善心與他們講大法真相,每天堅持煉功兩次,一有時間就背師父的法,發正念,曾有610工作人員來詢問陪護我的人員我昨晚煉功了沒有,她們說我一個晚上沒怎麼停過。儘管這樣他們也拿我沒辦法。

直到第三天下午,感覺煉功時體力不支,同時也不知道絕食到底在不在法上,於是晚上在他們的勸說下我開始吃飯,接下來的四天,他們都不斷的變換著人和方式來給我做轉化,企圖讓我動搖,我依然像前三天一樣不斷的講真相、背法、發正念,如果碰上他們誹謗師父和大法,對我進行強制洗腦時,我就對著窗戶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是被共產黨迫害的,法輪功千古奇寃」、「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解體撈刀河洗腦班」。整個洗腦班的三棟樓的人都聽得見,同時也喊得我自己眼淚都流出來了,接著我又走到走廊上喊。

九月五日到七日我每天都喊。我還時不時的在走廊上走動時背師父的經文《志不退》和《怕啥》(平時不准大法弟子在走廊上走動的),想讓其他幾位同修聽到從而堅定她們的信心。到了八日下午,長沙市國保的量人來訓話:「你再喊就給你判刑,關號子裏去,這裏是學習班不能煉功。」我沒有動心,一直發著正念,心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最後那人說你也說一句話啊,於是我就講道:「我們相見就是緣份,在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不管你有多大的官和發多大的財,平安、健康和美好的未來是人人都需要的。請你們記住: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福報!希望你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感覺他們聽完後態度緩和多了,我想應該是啟迪了他們善的一面吧。接下來他們讓我簽字,我拒絕,他們說不簽就算了,走了。

九月八日晚上,我聽610人員王××對陪護人員說現在開始不能讓我煉功,我想堅決不能配合他們,這樣他們就會得寸進尺的。大法弟子是要唱主角的,於是我又開始絕食抵制他們來對大法弟子洗腦犯罪,這次是不吃不喝,照常的煉功、發正念,同時我也在向內找:我為甚麼會被弄到這裏來,一定是自己的人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師尊講過:「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2],我找到了自己在這裏面表現出的不夠慈悲的心,爭鬥心,怨恨那些將我弄到這裏來的家人和610人員的心,還有對平時在生活中的貪圖安逸的心,取悅於人的色慾之心,貪念紅塵嚮往美好愛情的心,顯示心,歡喜心,不讓人說的心,妒嫉心,依賴常人的心,挑選分別的心,瞧不起人的心,情等等一大堆人心。真是令自己汗顏!我也想起了師尊講過:「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對照自己的所言所行,似乎是正念很足,其實摻雜了很多的人心,我是否真的慈悲的對待身邊的每一位眾生,包括我的家人,我悟到了自己一直將反對我學大法的家人推到了對立面,即使對他們講真相,心態也不是純善的,難怪我妹多次講過我對她們的勸善是詛咒她們。因為我修的不好而導致他們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業。現在正法進程都走到最後的最後了,我一定將這些不應該有的人心修去,從一思一念上對照大法歸正自己。

九月九日和十日,來了一位社會學的心理諮詢專家來與我溝通,我想不管你是誰,到我身邊來就是來聽大法真相的,我本著平和慈悲的心態與她溝通,到最後我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我想她明白的一面一定會清醒的。

九月十一日,社區的610工作人員來了,他與我打招呼,我平和的看了他一眼,他說我的眼裏沒有了才開始進來時那種怨恨了,很祥和,我再一次流著淚與他講:「你們的工作職責不是你能定的,但是你在這個職位上怎麼做你們完全可以把握的,你們在對待法輪功的態度上要用自己的正義和良知來善待,這也是你們在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同時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沉默,我想他一定聽進去了我說的這些話。他問我為甚麼絕食不吃飯,我答道:「為了抵制這裏所有的工作人員和陪護人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他沒說話走了。

接著又來了那位與我溝通過多次的女工作人員,我真誠的與她溝通:我們在這裏見面是緣份,我們交談過多次,我們修煉人沒有敵人,我不記恨將我弄到洗腦班來的家人和所有的工作人員,如有言語過激的地方請他們包涵,同時也請你及他們記住我所說的內容,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最後她和那位陪護都說:「你們學大法的人真的很善良!」

中午來了一位領導模樣的人,他問道:為甚麼不吃飯?我看了他一眼平靜的答:「不吃」。他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不應該不吃飯,不對啊。」大約一個小時後我看到陪護接過電話後開始收拾東西,這位女工作人員進來讓我下去見我丈夫。我知道我可以回家了,在洗腦班樓下的大坪裏我丈夫和妹夫開車在等我,在大坪裏見到了中午來見我的那位領導,他問我為甚麼不吃飯,我與他講了大法弟子是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法輪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等,大約與他談了兩分鐘的話。丈夫見到我就罵罵咧咧了一通,我們車子開動時丈夫與那位領導道別,領導對丈夫說「你回家後要善待你的妻子,她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我真為他善待大法弟子選擇美好的未來而高興,我想他一定還會聽到更多的人與他講真相從而成為一個得救的生命。

這次雖然在師父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零簽字、零口供正念走出洗腦班,但是我知道這次被綁架到洗腦班是自己不符合法的人心促成的,弟子在以後非常有限的時間裏多學法,時時向內找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以上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3]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