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非法關押 走到哪裏都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十幾年來,在師父的呵護下,雖走的磕磕絆絆,卻也正念越來越強。特別是去年夏天的一次經歷,使我更加感到佛法無邊,師恩浩蕩。

一、火車上的盤查

二零一四年五月的一天,從兒子家回來的火車上,乘警來到我跟前,說是要看身份證,我不經意的把身份證給了他,他往手持查驗設備上一放,便說:「你上訪過?」我說:「沒有。」他又說:「那你煉法輪功?」我說:「是啊,怎麼了?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好嗎?」他嚴厲的說:「把你的包拿來我看一下!」我說:「別看!包裏沒有甚麼,都是我個人的東西。」我抓著包不撒手。

這時,又來了一個警察,他們強行搜包,從包裏搜出三本大法書、還有電子書、MP5、MP3、一部真相手機,幾十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乾膠。我心態平穩的說:「這是我的東西,你們不要動!」我邊說邊把包拿了過來。隨後他們又搶了過去。

接著,他們開始無理盤查。幾個警察包圍著我,給我照像。我不配合,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告訴他們不要助紂為虐,那樣會殃及家人。我故意大聲說:「天安門自焚」是中共造的假,王進東衣服燒糊了,裝汽油的塑料瓶卻沒壞,警察拿著滅火毯在後邊等著王進東喊完口號再蓋等等。我看到周圍的旅客都在靜靜的聽。

我知道這是對我的考驗,也是講真相救人的機會。警察無理盤查了我半宿,我一直在給他們講述著大法的美好,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盛況,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王立軍薄熙來等遭惡報及善惡必報的天理等等。

他們想不讓我說,總也阻止不了我,無奈只有聽我不停的給他們講。最後他們讓我簽字,我不簽。他們說:「為甚麼不簽?」我說:「我要給你簽了字,就證明你也參與了迫害法輪功,那是要遭報應的,不但你遭報應,還會殃及你的家人的。法網恢恢,那是要追查到底的!你沒聽說楊春悅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其獨生子出車禍,半個腦袋都沒了嗎?」

二、在鐵路派出所講真相

次日早晨一下火車,當地鐵路派出所就在站台上不停的給我照相。我大聲說:「你們不要照了,我又沒幹壞事,不就按著真善忍做個好人嗎?」我又大聲講著「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在場的人們都在邊走邊聽。

進了派出所,他們要非法審訊我。我不配合,有個人稱「於所」的照著我的脊梁骨就打了幾拳。我說:「我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你警察怎麼能打好人呢?你們知道我以前是甚麼樣的人嗎?百病纏身,吵架時,能把老婆婆氣個半死,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的家就在這不遠,你們可以去調查。你們明知道法輪功(學員)是一群善良的好人,為甚麼還要迫害他們呢?」我繼續給警察講大法真相,講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唯獨中國迫害,講中國政府造假宣傳的「走火入魔」的真相,講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於所讓我坐在犯人椅子上等著非法審訊。我正色說:「我沒犯法,我不是犯人,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這椅子我要坐了,配合了你們,你可造了大業了!」他不吱聲,扭頭出去了。

我索性躺在屋裏的床上休息一會兒。後來又進來兩個女警察,我把大法真相講給她們,她們說「啊,原來是這樣啊!」我勸她們三退,她們沒吱聲,看來是在那種場合有顧慮心吧。

三、在地方公安局講真相

過了一陣子,又來了一輛警車。於所對我說:「把你交給地方處理了。」警車裏出來好幾個警察,都穿著便衣,說是公安局的。這些人又接著給我照相。我說:「你們不要照了,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那會遭報應的。善惡必報是不變的天理呀!」他們不聽,還是不停的照。我就開始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讓他們看看《轉法輪》第七講關於殺生的問題是怎麼講的。

到了公安局他們又照相。我讓他們不要照了,他們不聽。我心裏想「你們不要造業了!你們從這邊照,我從那邊下車吧。」可他們跟在後邊也是照。進到樓內,他們又開始非法審訊我,我還是不停的告訴這裏警察真相,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要他們在法輪功問題上不要當替罪羊,說明「文化大革命」平反時共產黨政權曾秘密槍殺了一批警察,希望他們「不要當了那樣的警察呀!」他們說:「我們掙共產黨的錢,就得替共產黨辦事。」我說:「你錯了,你給誰賣力,他不給你開工錢?再說你掙的也不是共產黨的錢,共產黨也沒工廠,也沒做生意,它哪來的錢啊?你掙的是納稅人的錢,是老百姓的血汗錢。你不能拿著老百姓的錢,再反過來迫害老百姓,善惡有報啊!」他說:「我們不信這些!」我說:「你可別這樣說,非得報應到你身上你才信呢?」他說共產黨政策多好,這麼好那麼好。我說:「你又說錯了,它要不無端的發動這麼多運動,中國老百姓的日子比這過的不知好多少倍呢!錢少了能發動運動嗎?就說迫害法輪功吧,它拿出國民經濟四分之一的財力,誰都知道那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啊。」

他說:「你們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你看著了?少說這些,簽字!」我說:「不簽!」他說:「為啥不簽?」我說:「我又沒犯法,沒幹壞事,我簽甚麼字啊?再說了我要給你簽了字,配合了你,你的罪可大了!」他說:「你簽吧,我們不信這些。」我說:「你不信我信,你看這天災人禍的。」

國保大隊長宋某暴跳如雷,叫著師父的名字破口大罵。我心裏想:「你這業怎麼還啊!」我又接著說:「你也不用那樣,我要害怕的話,我早就不煉了!即使你把我的肉體迫害死了,我的思想、我的精神永遠都屬於法輪大法,屬於真善忍。」

他說:「法輪功把你們整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你們還煉呢。」我說:「你又說錯了,正好相反,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我要不煉法輪功,骨頭現在都爛沒了,正是共產黨把我們這些好人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

他又讓我簽字,我說不簽。他說:「不簽字就罰你一千元錢。」我說:「你不能罰。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憑甚麼罰我?」於是我就把錢裝進內衣兜裏,可最後還是被他們搶去了。

他們又說拘留我半個月。我說:「我沒幹壞事,為甚麼要蹲拘留?」他們不吱聲,還扣留了我的身份證。

四、拘留所裏證實法

到了拘留所,還是讓我照相,我不配合,並告訴他們大法真相。我不斷的背法(記住多少背多少),不停的發正念,每天堅持煉五套功法。我找機會給同監室的人講真相、勸三退。

後來,讓我跟大家出去幹活,我想出去就出去吧,外面還有那麼多男犯人,他們也是該得救的對像,我既然來了就得救人,因為我是大法弟子。

幹活的時間到了,我正要往外走,獄警大喊一聲:「穿上監服!」我說:「我不穿,我不是犯人。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進來的,我要穿上配合了你,你的罪可就大了,善惡必報啊!」他說我不相信這些。我說:「別等報應到自己頭上再相信就晚了,那會殃及家人的。」我又給他舉了當地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例子。

到了第二天又要出去幹活時,那個獄警問我:「幹活你去還是不去?」我說去吧。他又說,你不願幹,就在那呆著,出去遛達遛達吧。我心裏想:我還得講真相救人呢。從這以後獄警再也沒有叫我穿監服。

在外面幹活,男女犯人是不讓在一起的。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誰干擾我講真相救人就是誰的罪。於是,我就開始發正念,解體一切干擾人得救的邪惡因素,並求師父加持弟子。我就找機會接觸這裏的其他犯人,給他們講真相,並勸退了十七、八個人。獄警也不管我。

中午回來吃飯時,另一個獄警對我說:「你那飯咋吃啊?我去食堂給你找點鹹菜吧。」我說謝謝了。鹹菜拿來了,我讓同一監室的幾個人一起吃,他們都明白了真相,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晚飯後,一個獄警站在窗戶外面對我說:「你不煉不行嗎?」我說:「不行,身體受不了。」他說:「那你就九點半之前煉。」我說「也行。」後來,又來一個獄警說:「你把監服穿上,我們領導要來檢查。」我說:「不穿,你們領導來檢查時,我跟你們領導說。」他就不管了。

後來國保大隊長宋某等又把我劫持到外地看守所,在這裏,男女犯人吃飯時是在一個屋裏吃的,我就利用吃飯的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傳遍世界的盛況,天安門偽案等,還退了兩個。

有一天一個年輕的獄警說:「不穿監服不能吃飯!」我說:「不穿監服也得吃飯!因為我不是犯人,我是好人,不能穿監服。再說,我要穿了監服配合了你,對你可不好,還會殃及你的家人的,因為善惡必報啊!」他喃喃的說:「你快對你自己好吧,你可別對我們好了……,你快去吃飯吧。」

五、另一拘留所裏開創改變環境

後來,我又被劫持到鄰縣拘留所,我想既然來了就得講真相。一進去也是非得給我照相,我不配合,他們就大發雷霆:「不知道你是怎麼混的?哪裏都不願要你。」我說:「那你就趕快把我放了,我本來就沒犯法,我是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的。我不配合你們是對你們好,為了不讓你參與到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裏來,是為了你的平安,你家人的平安,善惡必報是天理啊!」隨後又舉了共產黨官員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例子。他們還是不罷休,按著我給我照,最後也沒照上。這時一個獄警的頭說:「可別跟她生那個氣了,不照就拉倒吧。」我知道,這又是師父慈悲呵護的結果。

在這裏,每天早晨給犯人點名,要求必須穿監服。我不穿監服也不點名。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暴跳著罵我。我心裏平靜,態度平和的對他們說:「我不穿監服、不點名是為你們好,為了不讓你參與到迫害法輪功裏面來,給你們和你們的家人選擇一個好的未來。」他們不說甚麼,就都走了。

在這裏,我每天都夜間煉功,獄警站在門口看看,甚麼不說就走了。可別的犯人起來坐一會兒,獄警都會訓斥。

有一次,同監室的一個大姐說:「你總是在夜間煉功,我們看不見。我想看看,你現在給我們煉煉,我們看看行嗎?」我說「好吧」,就開始煉第一套功法,剛煉一半,獄警站在門外就破口大罵:「非得拿電棍電你才老實啊!」我說:「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災難來時命能保。」他無可奈何罵罵咧咧的走了。等晚上,我再煉功時他們就不管了。每天夜裏煉功前,我都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要煉功,任何邪惡不許來打擾我。」這樣每天煉功都沒人管。

有一天,我旗的「六一零」和公安局的警察又來到我所在的拘留所裏,對我說些讓我「轉化」的話,並揚言要把我送去洗腦班。我說:「你不分好壞,我就這麼給你們講,你們還不信,非得報應到頭上你才信呢?你們少犯點罪吧!」

半個月時間,在師尊的慈悲呵護和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經過家人的營救,我正念闖出了黑窩。我深深感到師尊的慈悲偉大,大法的無窮威力。

師父的詩詞「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伴隨著弟子,在這半個月中,闖過了一道道難關。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