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醒悟 遠離絕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據《三湘都市報》、《華聲在線》等媒體報導,六月五日,湖南省岳陽市環境保護局二級機構市環境監測中心總工程師、46歲的楊坪羅在留下一紙遺書後,從市環保局綜合大樓13樓頂層的陽台上跳下當場身亡。

在市環境監測中心工作了近20年的楊坪羅,在遺書中寫明導致他走上絕路的原因:「我一個辦事員,領導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那些材料領導都過了目,認同了的,到現在卻要我說清,百口難辨,硬是要我承擔責任,我沒辦法!做的要死不討好,想不通!我好累,做得好累,想休息了,算了!」這則新聞被國內很多網站轉載。

楊坪羅死於「領導(黨)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領導」如果讓楊坪羅幹的事都是合法的,楊坪羅也不會走上絕路,關鍵是領導讓幹的都是違法的,罪惡的累加也許超過生命的負重,此時楊坪羅想起中共的領導都是在危急時刻,把責任轉嫁他人的人,致使楊坪羅深陷絕境、走投無路。

這讓人不禁想起在長達十五年的,中共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多少人違背良心、或者不明真相,被中共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當他們罪業積累的過大、失去了利用價值時,他們也走上了跟楊坪羅一樣的絕境。

蔡哲夫與姜作勇二人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同時被提升為丹東市委書記和丹東市長。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四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時期,蔡哲夫和姜作勇二人為撈取政治資本,一上台就對法輪功大打出手。他們合謀利用手中的權力,操控指揮整個丹東政法系統,大批綁架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劫、關押、勞教、判刑、抓進洗腦班、罰款勒索、沒收財產、開除工作、取消升學資格。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瘋、致病、失去工作、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

「蔡哲夫於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意外去世。」這是廣西桂冠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的說法。據知情者透露,蔡哲夫是被中共「雙規」時,跳樓自殺的。也有的說蔡哲夫因知道江澤民流氓集團的事情太多,被自殺的。姜作勇則遭惡報患胰腺癌,死於瀋陽。

二零一四年六月五日,大陸多家媒體報導山東濰坊常務副市長、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陳白峰自縊死亡。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左右,吉林省大安市退休教育局長陳良得癌症後不堪病痛,生不如死,從七樓跳樓自殺身亡。陳良的兒子陳亞民迫害死法輪功學員沙乃意,本來已被停職,陳良拉關係,用錢買通有關人員,數月之後此事不了了之。陳亞民又重回原職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犯下累累罪行。陳良的自殺正是他養而不教、縱子行兇、助子為惡的結果。

二零一三年,從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後,十八名省部級以上高官落馬,還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殺,雖然罪名有異,但實質上,絕大部份都是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周永康的追隨者,是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

中共是吃人的惡魔,它不但利用歷次政治運動殘害致死約八千萬中國人,就是追隨他的人,它一樣吞噬。最著名的就是「文革」後期畏罪自殺的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

他在文革期間追隨中共當局,以執行公務的名義,肆意迫害,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如吳晗和孫維世就是死在他的手下。文革結束,一九七七年一月二十七日,經北京市委批准,劉傳新被免去市公安局長的職務,接受審查。一貫神氣十足的劉傳新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現出了政治賭棍滿盤皆輸後的原形。他毫不隱晦地發出了傷感:「我這輩子甚麼樣的場面都見過了,甚麼樣的高級飯店都吃遍了……」劉傳新在接受審查期間,神經十分脆弱。一九七七年五月十八日,當他接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二天要召開「批判劉傳新大會」的通知時,臉色蒼白,一言不發。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上午,劉傳新自殺了。

老舍、傅雷、言慧珠、葉以群、鄧拓、吳晗、羅廣斌、楊朔、儲安平、翦伯讚、李廣田、趙樹理、周立波、郭小川等等,他們中有作家、文化名人、翻譯家、表演藝術家、《人民日報》總編等等,這些人或者順從黨意著書立傳、或者通過各種形式歌功中共、或者抹黑歷史破壞傳統文化,為黨文化的確立各盡所能。他們想借順從中共得以生存,最終他們都走上了自殺的絕路。

目前在中國大陸廣為流傳的《九評共產黨》裏有這樣一句話:「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中共,誰就會在甚麼問題上送掉小命」。上訴血淋林的教訓不能只成為這句話的註解!至今還在參與迫害的人們,你們看一看自己是不是在步前文中那些人的後塵,你們醒醒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