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黨走災禍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日】跟黨走災禍多,做幫兇嘗惡果。看教訓明真相,惜機緣別錯過。

中共自篡政以來,作惡無數,罄竹難書,翻翻歷史看看今天,在所有的運動中跟黨走的幾乎都沒有好下場。在此列舉一二,以證此論。

當年浮誇風,有的地方為了「放衛星」,虛報水稻畝產10萬斤,結果按照畝產交公糧,虛報的越多交的越多,農民就越沒有吃的,結果餓死的越多。

當年階級鬥爭,鼓吹互相揭發,有人積極跟黨走,子揭發父,夫揭發妻,結果是家庭破裂,妻離子散,最後發現是一場愚弄百姓的鬧劇,那些個揭發內容都是胡扯。

文革結束後,當年紅極一時的積極跟黨走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第一個「畏罪自殺」,積極效忠中共「紅色路線」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軍管幹部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然後給家屬一張「因公殉職」通知單了事。這就是說跟黨走死的快。

而「六四」時向學生開槍的那些軍人哪裏去了,你們知道嗎?他們有的被暗地處死,有的被全體搬遷到邊遠地帶,與世隔絕,以避免他們的殺人真相被曝光。是呀,跟黨走殺學生能有好下場嗎?

古人說玩火自焚,比喻人做壞事最後反而害了自己,的確如此,這也是善惡有報規律的必然表現。剛才講的是歷史的教訓,那麼我們就來看一看當今的醜劇。2001年天安門假自焚案毒害了幾乎全世界所有的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真相的不斷被揭露,在種種無可辯駁(中共也不敢辯駁)的事實面前,國際組織、全世界各個國家、以及大量的中國民眾都知道了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這個本文不在闡述,重點講一下當年操控、導演、表演、專訪者的下場。

首先是演戲者,當年除了劉春玲被當場打死外,其餘幾人都看不到了,也許是被滅口了,也許還活著,但是即使活著也是被終生控制了,需要的時候再出來演戲。可以想像這些人的處境是極其可悲了,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然後就是那個從來不敢露個正臉的專訪記者李玉強以及那些個在廣場的攝影記者、武警。這些人沒有一個敢露面的,結局也應該和那些個演戲者差不多,見不得人。因為他們知道天安門偽火的造假過程,這個可是中共的所謂「國家機密」,一定都是處在最嚴密的監控之中或者有的已經被中共悄悄地滅口了。

再者就是殃視「天安門自焚偽案」製片人陳虻,製作自焚偽案,陷害法輪功,欺騙世人,在2008年12月23日,因胃癌死亡,死時年僅四十七歲。

而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誣蔑誹謗法輪功、毒害百姓最重的殃視主播羅京,在2009年6月5日,患淋巴結癌症死亡(用喉舌造謠,惡果是患淋巴結癌,口腔、舌頭潰爛)。

以天安門自焚偽火諂媚江澤民流氓集團殃視副台長李東生,以後步步高升任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但是也在2013年12月20日遭惡報鋃鐺入獄。

所有操控、導演、表演、專訪「天安門自焚偽案」都遭到了惡報,可見跟黨走災禍多確實是真實不虛的,這也是助紂為虐者自作自受。

因為這個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惡魔,與惡魔為伍者必然是身敗名裂。1848年,邪黨魔頭馬克思在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中這樣宣布:「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它自己在1848年就說自己是幽靈、魔鬼,你還有甚麼疑惑的?

如果你想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請看目前在全世界廣為流傳的《九評共產黨》,願你早日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珍惜機緣,退出邪黨的黨、團、隊,遠離邪惡,也就是遠離災禍,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選擇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