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祥星之殘與高蓉蓉之死

——兩起蓄意「醫療滅口」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她,被電擊臉部六、七個小時,造成嚴重毀容,消息傳出海內外輿論嘩然,中共為掩蓋罪惡,前政法委書記羅幹親自布置,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夥同醫院,藉口她絕食致死,將她謀殺了──她就是高蓉蓉。

他,因傳播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世界第一秀──神韻晚會被枉判十年,引發562手印聲援事件,一年中人數增至一萬六,震動海內外,成為近年來大陸民眾自發聯名營救法輪功學員的諸多事件中聯名人數最多的一例;然而在河北省保定監獄被傷害致頭骨斷裂,河北省610直接操控,為達到掩蓋罪行,監獄夥同醫院謀害,找藉口切除了部份視覺,記憶,語言等腦組織,致其腦功能傷殘。他就是鄭祥星。

為了掩蓋罪行,他們不僅僅是隱藏,說謊,也不僅僅打壓依法申訴,他們還要通過繼續犯罪,來銷毀證據,將受害人陰謀害死害殘,滅口封口。從中共謀害高蓉蓉與鄭祥星的所暴露出的邪惡本性看,已與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程度,一脈相承,本該救人的醫院已成為殺人謀利的工具。

一、鄭祥星在監獄被傷害致頭骨斷裂,後在醫院被蓄意醫殘

鄭祥星被致殘案:在監獄被傷害致顱骨斷裂的罪行曝光後,民眾的聯名按手印營救呼籲人數增至過萬,鄭祥星竟依然被中共開顱致殘,蓄意「手術失憶」,險被滅口。

法輪功學員鄭祥星,是河北省唐山市唐海縣十農場一位誠信商人,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是當地一個小有名氣的打打殺殺的小混混,2001年,就在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2年多後,因為打警察被抓,在牢房遇見一位被中共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看到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高境界的品行,內心震動,從此走入法輪功修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變得樂善好施,默默做了很多好事,成為口碑很高的誠信商人。

2012年2月,在中共惡徒蓄意製造的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大案──「二•二五」大綁架中,被中共邪黨綁架,理由竟然是傳播被國際社會譽為世界第一秀的神韻新年晚會。

鄭祥星被綁架後,唐山當地及周邊民眾自發營救,562人在呼籲釋放鄭祥星的聯名信上按下紅手印,成為繼震動中南海的300手印事件後,又一起民眾聲援法輪功的群體事件,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欄目專訪了其妻孫素雲,繼續引發了輿論影響。更有民眾聯署給中共當局寫了三封民意書,證明鄭祥星是好人,民意書中寫道:

「鄭祥星確實是個好人」;「我們了解祥星的為人,講誠信,尤其是售後服務更為可嘉。他做生意多年,由小至今的規模,是他講誠信、講良心,講信譽得來的,他的為人這一帶百姓都予以讚揚,都說祥星是善良、助人的好人。為此我們請求儘快釋放好人鄭祥星。」

面對罪行的被曝光和民眾的聲援呼聲,中共當局不是尊重民意,收斂惡性,而是加大打壓,用更大的罪惡掩蓋所犯罪行,一邊威脅打壓聲援鄭祥星的民眾,一邊報復性重判鄭祥星10年,並異地關押到以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惡名昭著的黑窩──河北保定監獄進行進一步的迫害。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個庭審過程中,除了家屬和法院人員外,法庭內還出現了一個神秘的中年男子,五十歲左右,長得很黑、很胖,個子挺高。他坐在旁聽席上,當律師辯護時,該男子用各種手勢動作指揮庭長,阻止律師辯護,因此律師的辯護幾次被中途打斷。由於這個中年男子操縱庭長的非法行徑被鄭祥星家屬發現,鄭祥星親屬一直直視著這位神秘男子,這位中年男子不敢再放肆地用手勢指揮法官,法官也看到他們的行徑已經被家屬發現,也不再看這個男子的手勢。這個中年男子還是於心不甘,一會兒站起來,一會兒坐下,把座椅弄出很大的響聲,干擾律師辯護。至今不能確定這個中年男子究竟是何許人,竟敢藐視法庭,指揮法官。而令人驚訝的是,法官也甘做傀儡,聽其指揮。

最後,當鄭祥星戴著腳鐐、手銬走出法庭時,被攔截在審判庭外的幾百民眾響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聲,響徹法院,震撼人心。

保定監獄對外炫耀,凡是轉到這裏來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不「轉化」的。在保定監獄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經常被施以暴行,有的甚至被打死、打殘。滄州市首飾店老闆郭漢坡不明原因致死,獄方不准親屬將屍體運回老家,強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莊市小學教師呂新書,折磨成嚴重肝腹水後死亡;涿州市農民王剛身陷「牢中牢」,酷刑致殘,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對王剛右腿施行高位截肢,後含冤離世;邢台市李彥生失掉一個手指,還被毒打致脾臟破裂,肝、膽、胃、膀胱等多部位受傷……

果然,在鄭祥星被轉入保定監獄後不久,就傳出鄭祥星頭骨斷裂,被送醫院搶救的消息: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鄭祥星在被保定監獄暴力「轉化」期間,左側頭骨斷裂,吐血暈倒。保定「監獄醫院」未做檢查,明明是頭部重傷,卻以「胃出血」醫治,耽誤十五個小時才送至保定第一中心醫院,當時鄭祥星已經大小便失禁,瞳孔放大5.5,整個人處於瀕死狀態。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對鄭祥星第一次手術時,明明是鄭祥星左側頭骨被監獄迫害斷裂,本應在左一側開顱的手術,然而,保定監獄卻指使保定第一中心醫院對鄭祥星兩側開顱,人為的將鄭祥星記憶、視覺等部份大腦切除,該醫院其他醫生看到透視片子後也說,這是(指鄭祥星的左側顱骨斷裂)重擊造成的。當時就有專家指出,鄭祥星左側頭骨斷裂,切左側就可以,對保定醫院切除右側頭骨提出質疑。

鄭祥星的家屬在了解了部份內幕後,在《救命投訴》中指出了六點故意傷害罪嫌疑,包括毫無道理的雙側開顱摘除;莫名其妙,沒有必要切開氣管,手術後又神智不清,等等,都是條條指向整個所謂搶救其實是一次「未遂」的「有計劃殺人」。


被迫害前的鄭祥星


被保定監獄第一次秘密開顱後的鄭祥星

據醫院正義人士透露,第一次未經家屬同意的手術後,鄭祥星居然活過來了,意識漸漸清醒。保定監獄獄警看到鄭祥星慢慢甦醒的情況後,曾經責問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給鄭祥星做開顱手術的有關大夫:對鄭祥星做手術是不是按照監獄方案做的,大夫回答:是按照監獄方案做的。監獄問:為甚麼按照監獄方案做的手術,還出現這種情況(指鄭祥星甦醒過來),醫生回答說:「那只能說是奇蹟」。然而殘害仍未停止,監獄仍不通知家屬,也不到家屬指定的醫院,仍在監獄關係戶──保定第一中心醫院自行給鄭第二次手術。

這段話讓人讀了觸目驚心,因為它清楚地表明:鄭祥星被迫害致顱骨破裂後,監獄對他進行的兩側開顱手術並不是為了救治,而是謀殺!是為了掩蓋之前的迫害罪行而進行的蓄意滅口。

民眾營救鄭祥星的簽名

而河北與唐山中共當局不僅勾結醫院惡意手術妄圖將當事人滅口,還非法抓捕了被它們認為支持幫助了鄭祥星家屬申訴的法輪功學員陳立武(唐山鋼鐵公司),黨鳳玲(唐山家政行業)等數人,製造了唐山今年的3~13綁架事件。把罪惡和恐怖蔓延,製造更多的罪惡來掩蓋它們的罪行。

二、高蓉蓉被電擊毀容後 又在馬三家醫院被絕食致死

中共這次對鄭祥星的迫害手段和十年前的高蓉蓉被毀容滅口案手法如出一轍:面對國際社會的持續關注和營救,高蓉蓉被中共製造「被絕食」慘案,光天化日在醫院滅口,用更大的罪惡掩蓋其惡行。

這是一個被聯合國備案的案例,文靜清秀的高蓉蓉,是瀋陽魯迅美術學院會計,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點,被遼寧瀋陽龍山教養院連續電擊致面部嚴重毀容,生命垂危,送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搶救。後高蓉蓉在當地法輪功修煉者幫助下從醫院逃出。明慧網於七月七日刊登了高蓉蓉面部被嚴重毀容的報導和照片震驚世界!該案被聯合國列為中共迫害中國人的典型案例。


被電擊毀容前後的高蓉蓉

然而,面對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和譴責,中共一方面用謊言來掩蓋它們的毀容罪行,迷惑民眾說高蓉蓉「被人劫持」,另一方面,對高蓉蓉進行全力的搜尋,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親自作出迫害指示,經過半年多的全力搜捕,高蓉蓉以及多位參與營救她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他們幾乎人人遭到了中共報復性的殘酷折磨以及重刑迫害,就在國際社會的公開譴責和關注下,為掩蓋迫害事實,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羅幹親自批示,公安部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性為26號大案,在其後的3個月,中共不法人員以救治為名將高蓉蓉秘密囚禁在遼寧省監管醫院,禁止家屬及外界接觸,先是對外放風,說高「絕食」了,「不行了」,然後編造每天的醫療記錄,進食記錄,這樣,很快,高蓉蓉就在外界高度關注,國際輿論強烈譴責當中,光天化日之下,被「絕食」,被中共邪黨殘忍的滅口虐殺在醫院裏。

目前,高蓉蓉的屍體還在,被毀容後再被滅口的事件,已成為中共邪惡罪行的代表性案例,刻入歷史,而鄭祥星被殘害重案引發的聯名事件,如今聲援營救民眾的簽名人數已超過一萬六,成為近年來大陸民眾自發營救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諸多正義之舉中簽名人數最多的個案,但已經被迫害致殘,失去記憶的鄭祥星至今仍未被釋放,還面臨著被隨時進一步以救治為名的「醫療滅口」。

今日大陸社會,當人們震驚於大學生藥加鑫為了掩蓋自己一起交通醉駕的責任,對一個無辜的年輕女子八刀斃命,殘忍滅口時;當人們憤怒於不法商家對曝光和揭露他們假冒偽劣商品的記者編輯威逼利誘甚至雇兇殺人時,可曾想過這一切末世亂象人心魔變的真正根源?如果說那些道德失守的民眾還只是在陰暗的角落,在社會角色隱身狀態下的一種心存僥倖的行惡自保的話,那麼,面對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譴責以及大陸民眾的聲援和營救,中共流氓集團公然對鄭祥星,高蓉蓉,以及成千上萬被中共活摘器官法輪功學員的「滅口式」迫害,這種公然把罪惡進行到底,公開用更大的罪惡來掩蓋罪惡的行徑,則完全是一種對全世界民眾的良知的蔑視和踐踏,是在挑戰人類的尊嚴底線,其邪惡程度已經超出正常人類的善惡範疇,是不折不扣的殘害人類的魔鬼所為。

就在鄭祥星被蓄意開顱謀殺卻奇蹟般醒過來後,面對被曝光的罪惡,保定獄警不止一次念叨「(鄭祥星)死了就好辦了」,「死了就好辦了」。無獨有偶,據說周永康在中共中央會議上,面對活摘罪行被國際社會曝光中共無法收場的指責時,說:「要我說,也簡單──死無對證。」

如今,面對越來越難以為繼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騎虎難下的中共魔教為了度過危機,斷尾求生,必將也正在滅口消聲和尋找新的替罪羊,已經淪為中共階下囚的周永康,以及在這場對法輪功持續十幾年的大迫害中欠下累累血債的大小周永康們,不知是在中共「死無對證」的滅口名單中還是在中共斷尾求生的「替罪羊」名單中?

大學時期秘密加入撒旦教,把靈魂出賣給魔鬼──共產主義的幽靈的馬克思在其劇本《Oulanem》中寫道:「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同志!』」

中共邪教在這場持續十幾年的對信奉真善忍的主流民眾的大迫害中,引誘和脅迫了眾多的民眾參與了這一人類亙古未有的大浩劫,把中國帶入了悲慘的境地。

如今,伴隨著周永康、李東生之流迫害法輪功元凶巨惡的紛紛落馬,上天對這場罪惡的大清算的序幕已經拉開了,而被中共劫持參與迫害的各色人員,面對著的是稍縱即逝的最後的贖罪機會:用真名或化名在海外退黨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魔教,徹底擺脫共產邪靈對自己的思想和精神控制;同時,利用一切機會暗中收集和向海外曝光迫害證據;利用自己還有的一切便利條件停止迫害,揭露迫害,制止迫害;彌補損失的同時,也是在給自己在不久的將來的大審判中將功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