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約一九九五年,法輪功傳入我廠,有緣的職工相繼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們不須任何行政命令,每天利用業餘時間,起早摸黑的學法煉功,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工作兢兢業業,不貪不偷,修心養性,與人為善,深得職工好評。

廠長看到後,很是推崇,鼓勵職工都煉,說這樣的人越多越好,還專門為法輪功學員提供修煉場所。副廠長還比劃著學煉功動作,保衛科長甚至派消防車沖洗集體煉功的場地。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人心得到逐步歸正,成為一塊淨土。

隨之給廠裏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廠裏經濟效益越來越好,各種榮譽紛至沓來,會議室裏掛滿了獎牌,廠長被評為省勞模、省級中青年專家,職工福利待遇逐步提高。人居環境越來越好,被譽為「花園式」工廠。員工們以廠為家、以廠為榮。各級官員時不時來廠視察,可謂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善良好人不可想像的事發生了,一夜之間,法輪功被中共政治流氓集團定性為「非法組織」。隨後定性逐步升級。

廠領導迫於中共的淫威,也不得不違心的與邪黨中央保持「一致」,配合市紀委、政法委、公安、六一零組織,抓捕那些到北京、省城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辦「轉化班」(即「洗腦班」),開揭批會(實則挑起群眾鬥群眾),組織全廠職工收看「殃視」造謠新聞,搞反對法輪功的萬人簽字活動。對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學員非法停工、停薪、撤職、開除黨籍。實行「四幫一」監視居住,甚至送去看守所、拘留所、勞教。大有「文革」期間搞迫害似的捲土重來之勢。

以前與法輪功學員要好的人,也不敢再與他們來往,視他們為異類,背後指指點點,更不願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廠各級一把手被定為迫害法輪功的第一責任人。廠長也調轉話鋒說,都煉功做好人,誰來抓產品質量?有的中層幹部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去賭、去嫖、去偷都可以不管,但不能煉法輪功,這是中央的指示。還有甚者說應該像以前殺「會道門」一樣殺他一批,看其還煉不煉。看看說這話的人,真是糊塗至極!

為了使這些被邪共媒體欺騙的人不要繼續對法輪功犯罪,法輪功學員艱難的給他們講真相。一位女學員給新任廠長寫勸善信,而他將這位學員告到市六一零,非法把她勞教兩年,備受折磨;另一位女學員給保衛科長講不要迫害按「真善忍」修煉佛法的好人,那樣會遭報應的。結果反遭其辱罵。

二零零四年,上級強令我廠關閉,機器送鋼廠煉鋼,全部員工買斷工齡(實為失業)。新廠長(原常務副廠長,副處級)官位沒坐熱就沒了;二把手(原三把手)及一名副職進了班房。不多久,保衛科長(五十多歲)一病身亡;全部職工及家小賴以生存的工廠一垮,生活、福利無著落了!員工們不得不四處謀職,連每月五百元低薪的清掃工崗位,都成了香餑餑而一崗難求!

當然,事情也不都是如此。二零零一年迫害最瘋狂期間,在一次揭批法輪功的會上,一位正直的幹部對這種文革式的揭批做法很反感,他對坐在旁邊的上級六一零官員說,你們閒著沒事幹,專整這些好人,這會我不參加。毅然起身退場。廠子垮後,他很快便被一所大學聘為教授,得了福報。

還有兩位科級幹部很善良,看穿了邪黨的陰謀,暗中維護大法,並退出了邪黨組織。廠子垮後,他們被聘為合資企業的高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買斷工齡後,憑他們修煉出來的誠善、勤勞及德行,工作非常好找;還有自己當老闆的,生意很好,也是普遍現象。

為甚麼出現上述鮮明的反差?在正邪面前,在善惡面前,看看他們的選擇,就不難理解。看看啊,昔日狂極一時的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江澤民、羅幹之流及其追隨者,有在三十多個國家被起訴的,有因貪腐落馬的,有因各種原因非正常死亡的,數不勝數。六一零的職位甚至被公認為是「死亡職位」。

由此看來,每個人都應該有個最起碼的普世善惡的標準,並以此為依據做出明智的選擇。現今,人們就在面對一件生死攸關的大事,每個人都得用自己的言行做出選擇。不管是誰,哪怕是迫害過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邪共人員,只要棄惡從善,在天滅作惡多端的中共邪黨之前,退出中共,就是在選擇擁有未來;否則,就將失去生命的永遠。切莫機緣再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