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向內找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最近,突然發生了一件事情,觸及心靈,自己經過了一個由向外找到向內找的修煉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矛盾突起

那天我在報紙上看到一條消息,我們地區一名同修因在網上發真相信息遭綁架,當時想了半天,不知是哪位同修,為其發了一晚上的正念。在集體學法結束時,將此事告訴了大家,問是否知道這事?是哪位同修被綁架了?

我說了一遍,有人沒聽懂,涉及「QQ登錄」、「漂流瓶」等術語,自己就連說帶解釋的。這時,有個同修馬上就不高興了,眼神、動作表露出很生氣的樣子,並且,走過來,用手在我身上捅了兩下,數落著,意思是不要隨意相信報紙上的東西。我覺的很奇怪,強調一句應該切磋一下,也沒多想甚麼,大家就散去了。

回家之後,想起那位同修的反應,越想越氣,為甚麼不讓說話呢?認為該同修對集體學法之後切磋一直不認可,而且由此聯想起很多事情,心裏憤憤不平的,人心被帶動的正念也發不了了。

等到下一次集體學法後,剛合上書,自己就迫不及待的衝著同修去了,指責某同修如何如何的不是,甚至一些不相干的事兒也翻出來了,搞的氣氛很緊張。這時,有同修提醒說,反觀自己,是自己心裏知道同修說的對,出現問題向內找,個別交流,語氣、善心……

「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人心佔了上風,不理智了,我一味的指責同修。有同修說為甚麼叫我看到了呢?而那位同修一直沒說話,之後,大家各自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自己感覺輕鬆了許多,話說出來舒服了,但是同時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話一出口,已經矮了半截,心性掉下來了,常人還講「一個巴掌拍不響」呢,她有問題,肯定自己也有問題。自己哪顆心被帶動了呢?哎,餘怒未消,談不上真正向內找。

只感覺近幾天講真相效果不好,見了人,覺的怯生生的,不好開口。有時站在人跟前,幾分鐘過去了,不知說甚麼,只好離開了,再去找下一個人。跟人講大法的美好時,像往常一樣說:我煉法輪功十八年了,無病一身輕,大法教人寬容、忍讓,不跟人一般見識;你打我一拳,我給你一刀,就麻煩了,人活著不是為了一口氣,多少人為一口氣活著,不值得;人與人之間是因緣關係,冤冤相報何時了,冤家宜解不宜結;哪怕自己吃點虧受點委屈,不跟人家爭一時之勇,退一步海闊天空,吃虧是福,便宜是禍,吃虧人常在。講到此,猛然醒悟,自己恰恰沒做到這個忍,內心有點發虛。

法輪大法的法理威力很大,以往講忍時,針對不同的人群:對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講忍;對出門在外的人講忍;對生意人講忍,和氣生財;對年老體弱的人講忍,心態平衡。打動人心,許多人點頭稱是,非常贊同,紛紛退出黨、團、隊。今天怎麼了,難道自己說一套,做一套嗎?難道大法的法理只是講給別人聽的,自己並不實修,在欺騙自己、欺騙師父嗎?

查找自己

終於停下來了,下午沒有出門,反思自己。拿起《新加坡法會講法》,隨意翻開,第三十八頁,看到「你自己不在你的心上下功夫,你上外面去下功夫,去找別人的缺點,你怎麼能提高呢?別人都好了,你指出別人的缺點了,他修上去了,那你還是在這兒。所以我告訴大家,發生任何矛盾,心裏頭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證原因就出在你這裏。」[2]句句都在說我呢!難道這不是師父在點醒我嗎?真得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了,找到自己的問題,去自己的人心,而不是去跟別人鬥。

冷靜下來之後,有那麼一種失落感,都是自己學法不好捅的簍子,不自覺的坐臥在起居間,朦朧中,潛意識中有一種念頭冒出來,而且不止一次:「這下壞了,失去人心了,民主選舉投票落空了,職稱評不上了,先進也當不成了,損失很大」,覺的很沮喪。

等自己明白過來一想,奇怪,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大法中沒有這些東西呀,也不求這個,奧!這不是我,是幾十年來在人中形成的觀念,是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還無意中冒出來了;權衡自己的利弊得失,為私、為我、求名心、虛榮心──這恰恰是那個隱藏已久的不易察覺的人心所在呀!好,我抓住你了!

在九九年之前,自己曾是本片區的輔導員,對此也很執著,邪惡迫害之後,因為怕心,家裏環境沒開創出來,就只顧自己做三件事了,跟頭把式的走過來了。在迫害最嚴重時期,自己都自顧不暇了。經歷了這十幾年的魔煉,自以為這方面的執著魔掉了,自己不具備條件也沒當頭的心,其實不然,它隱蔽起來了,以另一種形式表現出來了。如遇強勢者,遇到阻礙自己自我表現時,心裏就不平衡了,出現爭鬥、妒嫉,爭強好勝,而且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這不好的東西越到人體表面就越強烈,因為有這樣的心,就讓它表現出來,讓自己看到從而去掉它。所以要感謝師父,感謝同修。一個修煉的人如果維護自己那個最本質的東西而不改變,那能是真修嗎?!不蛻掉人的這層殼就成不了神。再說,修的怎麼樣,那不是爭來的,那恰恰是障礙,真正的提高是放棄。

哎,矛盾中向內找很不容易,那是檢驗自己學法紮不紮實。而真正做到向內找,那才是修煉。

本週在學法的路上,想怎樣面對同修呢?這半輩子沒跟人掰過臉,覺的很不自如。可是呢,事情並不像自己想的那樣,那位同修主動跟我說話,大家也都像甚麼事兒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說:姨,那天是我不好。她說:沒事兒。一個同修說:「你給她指出不足,她提高上去了,是好事。」另一同修說:「通過這件事你們倆都提高上來了,我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整個學法場又變的慈悲祥和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