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微之處現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一位很熟悉的老年同修陷入了一種「消業」狀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一關一直沒有過去。她表現的一直正念很足,自己向內找,也請同修幫她找是甚麼執著沒有放下造成的這種假相。可是,找來找去的,病業狀態一直不見消除。到底誤在哪兒了呢?

這幾天我反覆通讀了師尊的新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師父在法中講到:「我們很多人過關時,用你們的話說「病業關」也好、甚麼麻煩也好,找不著自己的執著在哪裏,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到底是甚麼原因。我告訴你們,大法弟子是絕對不能含糊的。你將要過去的這一關,就要過去了,可是還有一個執著沒去,就達不到標準,就過不去。修煉好了不就過去嗎?就過不去,他就停留在那。可是那個東西並不大,那個執著並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為你就是意識不到它,你就過不去,老是停留在那。這個不是說你修的不好,你就沒有認真的去想一想,意識到這些東西不符合修煉!只要它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不符合修煉人應該有的,它就是個問題!」[1]

師父在這段講法中說的已經很明確了,就是我們沒有認真的想一想那個並不大、不容易覺察的「小執著」在興風作浪。然而那個「小」卻並不是真的小,因為那個「小」的背後牽扯著的是一顆人心,都是一個拖住你難以在修煉道路上快速前行的羈絆。

某一天,就在我學習師父新經文時,保姆正在廚房,一陣劈啪聲之後,就聽她低聲嘟囔一句:「完了,菜刀不能用了,刀刃都捲起來了。」我正端坐雙盤在學法,聽到這句話,心裏立刻就生起不快之意:五十多歲的人了,做了一輩子飯,還能把菜刀弄廢了,真是的!當了解到她使用的是平時切菜的刀時,一下子就熱血沖頭,心裏的火氣立即竄上來了:那可是一把新買不久的好刀啊,很貴的,花了幾十元哪!埋怨、指責加氣憤,那個難聽的話簡直就要衝口而出了!

好在當時是在學法,「你是一個修煉人」這一念也快速閃過腦海,師父在講法中的諄諄教誨也不斷浮現在眼前。我努力抑制著即將要發作的火氣,我的情緒很快就平靜下來,頭腦也冷靜了。這時,我心裏已經清楚的知道:我錯了,這是師父在考驗我,可是這一關我非但沒有過好,還差一點就沒過去!我感到了心虛、懊悔。雖然我內心經歷了這樣一場狂風巨浪的衝擊,但是好在保姆絲毫沒有覺察,我暗自慶幸那些刻薄的話沒有出口,尚且沒有傷害到她。一場表面平靜的風波就這樣依然表面平靜的過去了。

這件小事,讓我看到自己那種很強烈的刻薄、自私、維護自我利益、缺乏寬仁的骯髒的心,一顆為真正修煉人所不能留存的心。我是這宇宙大法的修煉弟子啊,師父和眾天神都在看著呢,這樣的弟子,怎麼隨師返家園?還配嗎?反觀內視,讓我難過不已,痛悔不已!一把小小的菜刀損失了,這在常人也算不了甚麼,可我竟然如此的衝動,如此失去理智,完全不像個修煉人的樣子。所以也就更罔論站在保姆的立場,去考慮保姆那一刻的感受了。

「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

找到了自己這些平時深藏不露的不好的心,毫不遲疑的立即發正念清除它們之後,再看保姆,依然是那麼善良、親切,依然是那樣勤勞、淳樸。而自己的內心就像經歷過一場暴風雨洗禮後一樣,平靜又輕鬆,再回想一下自己當時的那種衝動,覺得是多麼的愚蠢和可笑,這麼一點小事算甚麼呀,哪裏值得自己如此這般樣子,更何況自己還是一個修煉人呢。

在大法修煉的過程中,這件事算不算是「小」事呢?看起來這就是修煉人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的生活中一點小摩擦,小矛盾,可是,管中窺豹,它背後反映出來的人心是多麼的執著和可怕啊!

修煉到了現在,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更高也更嚴格了,一絲一毫人的執著都不允許隱藏了,師尊告誡我們:「只要它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不符合修煉人應該有的,它就是個問題!」[1]解決問題,解決的就是我們還沒有轉變過來的人的思想,人的觀念,也就是人的心。起心動念一定要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所有不符合大法標準要求的,真的不能夠再姑息、再遷就了,無論問題是大還是小,正念即起,徹底清除!

或許尚在病業中的那位同修還沒有發現諸如此類般的「小」執著,注意力只集中在一些「大」執著上了。不管是「大」執著還是「小」執著,只要是執著,反映出的都是不好的人心,這種人心要發作起來,那個後果可真是不敢小覷啊!所以,一定要認認真真的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去修,緊緊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我們的家就在前面,不遠了。讓我們純純淨淨、堂堂正正的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