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作中修心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老弟子,現將自己在寫作方面的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修去顯示心 解體黨文化

我打小酷愛文學,曾是當地高考語文狀元,修煉前發表過詩文,有過出版物,曾以文謀生。自恃才高的執著重。從新修煉後,為同修寫修煉體會發給明慧網,但一篇都沒登。當時心裏有點憤憤不平,覺得編輯不識才,失落。現在才明白,以當時的心性,帶著骯髒的執著秀所謂文采的文章,徒有其表,是不可能登上明慧聖殿的。

曾有同修看到師父給我的法器是一支神筆。周圍有此特長的同修並不多,不管發表與否,我的法器得正用。有同修被冤獄迫害十幾年,又被劫持到洗腦班,我撰文揭露迫害,發往明慧網。文章開頭用排比句概括他以前證實法的壯舉,自詡簡潔押韻。A同修看了說,這段明慧網肯定不會發,我還不服氣;B同修更直接,說都是黨文化,不純,狠批了我一通。我自審確有炫耀文采,誇大其詞和同修情,刪了大部份,但還留有文人「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流弊和噱頭。文章登出後,這段開頭一字不留,登出來的全是「乾貨」。感謝同修直言相告,感謝編輯的「大剪」,我發正念把黨文化浮誇的文風,假大空和顯示文采的執著一併剪掉!

二、修真善去怨除怕心

修去以上執著後,證實法的文章寫得平實乾淨,登出來的就多了。今年六月幫同修寫的一篇文章,編輯同修改動很少,文章對本地同修觸動較大,我更清楚了自己的使命。

慈悲的師尊利用各種方式暴露出我的執著。寫此文時與同修核實細節,同修的求真,一點都不含糊其辭讓我看到自己的不真,更嚴格修去往日圖方便,說假話的惡習。寫交流文章不是「創作」,我們給後人留下的必須是符合「真、善、忍」,經得起推敲的文章。再一個是我要求自己用神韻演員的認真嚴謹和完美態度修改文章,力求簡練,惜字如金,一般都要改五次以上才交稿。也減輕編輯同修的負擔。

同修讓我趕出庭審現場直擊稿和語音稿,當天本想打語音電話救人(工作時間打得不多,多在週六週日打),就放下自我,趕寫到深夜。但後來同修覺得想法不妥不發了,也沒解釋。我有點埋怨,佔用我救人時間卻做無用功。容量不夠。

不久前A同修讓我寫致本市公檢法人員的一封信,並附上本市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基本情況,打算中秋節發彩信。我搜集很多素材,搞了幾晚才完成,可他又改成致市民和公檢法人員的一封信(因公檢法人員號碼太少)。改動大,臨近中秋,我特請假在家趕寫,七、八千字改了七、八次,借用同修文章的智慧,生動直白的破解了世人對法輪功的主要誤區,同修評價寫得比較全面。為A排版方便,我在站內郵箱用word發給他,由他編彩信;聽說word有安全隱患,所以希望他看後刪除。週日晚學法他說回去下載,可週一晚還沒下載。我又起了埋怨心:你催我搞,我搞了四、五天,兩天改到凌晨兩點,還請假,現在你倒不急了……

後來向內找,恰恰是我的怕心造成同修拖延,都是師父用來讓我修的。師尊說:「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1]從希望同修們知道我能寫的顯示心,演變到不敢讓人知道是我寫的怕心,人心的執著真是可笑!

這個中秋我們配合發了相當數量的彩信,我兩天發了四萬條。眾生的回覆絕大多數是善意的感謝、祝福。感受到眾生明白的一面在快速覺醒。

寫致本市公檢法人員的一封信時,我的慈悲心出來,寫到最後淚流滿面,覺得這些被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太可憐了,真心希望他們能棄惡從善得救。但同修希望我把已發彩信內容修改得再善一些,十一再發彩信。可見寫文章就是修心,我的善心還是不夠。十一假期大家會更好的配合,有錢的出錢(我也拿出一萬元買卡),有力的出力,帶動更多同修參與彩信項目,多救人。

三、修去妒嫉心修出謙卑 師父給我開智

學法小組中還有位C同修修的很好,文筆也不錯,但我原來清高自許,自覺是「學院派」,自己寫的更好,有不易察覺的「文人相輕」的妒嫉心。今年六月,明慧每日交流上把C寫的文章和我寫的文章同日同版刊登。我很高興的告知大家,但C反應平淡。後來我看了C以前幫同修寫的三篇交流文章,行文流暢、娓娓道來、親切平實、乾淨俐落。我自愧不如!C不張揚自己所寫的文章,我看到了差距。為啥要比文采呢?爭鬥心,顯示心,虛榮心還有妒嫉心,都得去。

一年來看網上同修文章,不論是技巧還是內涵,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令人拍案叫絕,佩服不已,我那點可憐可笑的顯示文采的心徹底修去了,代之以謙卑,別人誇我有文采我也不動心了。

寫文章過程中師父在給我開智。原來喜歡寫,但絞盡腦汁的寫;現在速度加快,思路清晰。過年期間我編了很多短信,發彩信後可發短信,或寫真相幣用。師父讓我知道何謂文思泉湧,那真是止都止不住啊,四句、八句小詩一會兒就近十首,合轍押韻,琅琅上口,不用大改。臨睡前靈感還不斷往上「湧」,興奮難眠。

四、再修怨恨心見證大法神奇

外甥女去京城讀大學,恰好我大學好友是該專業權威機構副研究員,帶研究生,我托同學在專業上引導一下。孩子在網上查到我同學資料,很羨慕我有這樣的同學,同學熱情爽快的答應了。一個學期過去了,同學說忙一直沒約孩子。教師節我給同學發短信祝賀她,隨即抱怨心翻出,學法不入心,就短信告訴同學不麻煩她了云云,話裏夾槍帶棒,也知道不對但正念很弱壓不下。下午同學回覆這半年太忙,道歉,要接孩子去她家,可我還是不依不饒,拒絕。晚上回家開電腦幫同修寫法會交流稿,結果電腦十幾次無法啟動。這下我清醒了,趕緊向同學道歉!也求師父,還是啟動不了。我坐下發正念,找出對孩子的情,向孩子炫耀同學的虛榮心、顯示心,覺得同學「不夠意思」的怨恨心和感覺受傷的自尊心,以及說難聽話刺激同學的不善、不忍。解體這些骯髒的執著!也向電腦道歉,一看無法啟動就想買新的(懷疑用她五年超齡了),給電腦輸送大法能量,讓她做我的法器直到法正人間。並請師父加持,解體不讓電腦啟動的邪惡生命。再啟動,不行;再再啟動,好了!至今都正常運轉。真是萬物皆有靈,足見修煉之嚴肅,不能放任啊。

五、用「刀筆」除惡

發正念時我很喜歡用「神筆震人妖 快刀爛鬼消 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2]來除惡。最近忽然想起古人講的「刀筆」,原來理解的刀是普通的刀,現在悟到此法中「刀筆」的一層含義,用「刀筆」除惡,就是我的天職!我天生喜竹,竹就是筆桿啊!很慚愧之前被執著心所累,提高不上去,師父沒法兒用我,誓約無法兌現。我周邊很多修的非常好的同修,我必須修好自己,用純淨的心記錄他們的神跡,證實法;很快我時間會充裕很多,我有很多營救同修和救度眾生的想法,都可用「刀筆」實施。

六、清理變異文化和黨文化

修煉前我讀書作畫,附庸風雅,不僅藏書多,還從國外搜集很多油畫和藝術擺件,被人讚有品位而洋洋自得。也喜結交文化名人。這些癖好執著很難放下。修煉後這些都嚴重干擾到我,煉功雜念多,學法不入心,早上似被五花大綁起不來,頭暈昏沉病業等等。我一次次清理一次次放下,從在國外工作時與江魔頭合影,邪黨徽標開始清,從黨文化的書刊到古文書籍(序言裏都有歌功邪黨的),到中外文詞典裏的黨文化詞條解釋,還有過世親友包括父母的照片書信都銷毀,但干擾還大。後來把自己的出版物和畫作撕毀或付之一炬。師父說:「藝術家的作品中,其個人的一切情況與被畫者的一切情況都帶在那個畫上。普通的一個常人畫一筆,我就知道這個人是個甚麼人、他有甚麼病、有多大業力、思想情況、家庭情況等。而被畫的人也在畫中充份體現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體所帶的一切因素,包括業力的大小。」[3]

我終於痛下決心,把昂貴的油畫和藝術擺件全部打包送人或丟棄。師父說:「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4]。每次清理都忍痛割肉一般,自以為清乾淨了。一次門鎖壞,家人同修被反鎖房內,發現菜譜內有蛇湯圖文,清掉。幾天前同修在我家發正念感覺被拍了後背,提醒我清理了外語教科書,一翻開裏面真有歌功邪黨的話。

我幾次長時間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寫詩學印象派,學畫學抽象派,刻意放鬆主意識,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裏提到的變異文化我都沾染過,我層層解體這些毒素;崇拜文化和文化人,那都是變異文化和黨文化的產物,還有虛榮心,一併清掉。試想場裏帶著這些敗物的修煉人能寫出純淨的東西嗎?儘管如此清理,場乾淨很多,但思想業還很大,我還要加大力度學法、發正念清理。

七、整體配合除江魔

今年江魔頭也流竄到我市興妖作怪,消息剛傳出,外地同修就趕來與我交流,當晚我提議去江鬼盤踞附近發正念,次日召集其他同修去,找到最佳地點發,後來帶動全市很多同修參與,在賓館、餐廳、車內等地高密度近距離發正念。開天目同修看到我們炸死了很多蛤蟆精,最後江鬼提前落荒而逃。這次整體配合使同修們信心大增,改善了以往配合不足之弊。

正法到了最後時刻,我的安逸心、怨恨心、色心等等太多執著未去,救人太少,有辱使命。我一定要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精進再精進,加緊彌補,兌現誓約。

個人交流,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再認識〉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震懾〉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洪吟二》〈去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