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真相資料中解體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一日】二零一零年時,我帶了二千份真相資料到南方G市。在家時心想:不管到哪,發多少真相資料都不怕。沒想到一到G市,考驗就來了:因為G市要搞國際性的商貿活動,保安二十四小時密集巡邏。安檢很嚴,連進出的郵遞員都得經過保安的翻包檢查。再加上每個樓門都是密碼門,每棟樓上還設有保安。面對這麼嚴密的盤查,人生地不熟,我怎麼把這二千多份真相發出去呢?

這不穩的心念一動,一顆強大的怕心出來了,心都快跳出來了。丈夫看看我的臉色,說:這真相資料箱你別開了,趕緊怎麼來的怎麼回去。我心裏還在怕,嘴上硬著:你開玩笑!五千里路,冒著那麼大的風險帶來的,再帶回去?一切都不用你管,你只管發正念。

話是這樣說,這怕心一上來就不由自己。我嘴裏時時念著「怕不是我,怕是邪魔,請師父加持我正念正行,徹底鏟除怕心!」我邊裝真相資料,邊聽法,學法,加長發正念時間。怕!我也不敢告訴丈夫。如果向他承認了我有怕心,本來就膽小的他就更嚇壞了。我無論狀態怎麼不好,都不能說出來干擾他。

我白天加緊學法,晚上不停的發正念。我想怎麼也得把這怕心去掉,再出去發資料。日子一天天過去,這怕心不但不離開我,反而好像是越來越嚴重了。走著怕,坐著怕,睡著也怕,發正念時心都快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了。

我就這麼和怕心耗著。有一天,我突然「悟」到:任何關任何難,每顆人心的執著,都是放下生死,靠「信師信法」闖過去的。這邪惡的怕心,不就是不讓我救人嗎?我今天晚上一定要闖出去發真相資料。

我對丈夫說:你是大法弟子了,你得幫我發正念、救人去,要不怎麼配當師尊的弟子,怎麼對得住師尊的苦度。沒想到丈夫答應的很痛快:行啊。晚飯後,我背上五百來份小冊子出了門,當我站上電梯下樓時,怕心又上來了,嚇的渾身發抖,臉上的肉不由自主的亂抖。丈夫看我很害怕,就說:咱回去吧。我堅定的說:不回去。

我一路請師父加持我正念正行救眾生,心一直怦怦跳著。到了目地地,我讓丈夫在外面發正念,我進樓發真相。到樓門口,我想不知道開門密碼怎麼辦。這時正好來一人進樓,我立馬背個大包跟著進了樓。我坐電梯直到三十五層頂樓,走著向下發,發到二十五層的時候,好像怕心忘記了,一心只想著快發真相救人。二十五層有幾戶開著門,本來不想發,改發下層,又想要是給這幾戶錯過了機緣,也許就永遠錯過了。當我給其中一戶放上真相時,被對門主人看到了,站在門口盯著我,我想給他講真相,可方言不同講不通,我決定立刻走。

我馬上坐電梯下到底層,又碰巧有個常人出樓,我又跟出去了。這時怕心立馬也跟上了,心又怦怦跳的渾身發抖。丈夫見我這麼快回來,猜想我遇到意外了。我沒敢告訴他,他怕心上來會干擾我。只對他說:熱天樓上住戶都開著門,不好發,咱們去發放平房院吧。當時丈夫心態看似比我還穩。我又發著正念,背著剩下的三百多份真相來到一個有院門的一排排的平房小區。我讓丈夫在路燈旁發正念等著我,我就一排排的往前發真相。發了不到一半時,我發現後面的保安發現真相資料了,正一排排往前查。我就走S路,和保安串著空的發真相資料,這樣保安很難發現我。

還有一排就發完這個小區了,我的兩腿卻抽了筋,兩腿肚子朝了前,立刻不能走了。我也來不及害怕了,心急的請師父加持我趕快走動,把這幾戶發完,我不就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嗎?可是不管我怎麼發正念,腿直直的不能打彎。這時我看見丈夫站在不遠處,表情焦急的讓我趕快走。我也意識到事情不對,急忙忍痛挪步,一拐一拐的走到丈夫這邊。丈夫說:「剛才站在路燈下發正念,三個路燈同時炸了。我知道師父告訴我有危險,你趕快走啊。」可我兩腿繃直不打彎怎麼走啊。這時兩輛全副武裝的巡警車從前後分別開了過來,來回好幾趟沒發現可疑的人,不了了之的回去了。

等巡警一走,我的腿立刻就能正常走動了。我突然悟到,是師父在保護我,不讓我去警車巡邏的那一排發真相資料。我們回家的時候,樓門、電梯門都是自動打開的(非自動門),就像有人歡迎我們一樣,丈夫感動的流下了眼淚。經過這一次,那邪惡的怕心終於解體了。當弟子真正能走出人的那步,真正在法上時,師父就能幫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