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救人才會更有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主要是以手機對講方式講真相為主,由於我家住的地方離市裏偏一些,人口稀疏,所以這種方式比較適合我。我的感受是多學法非常重要,再加上重視修自己,救人才會更有力。我的體會是每當我在修煉中提高了心性,在不同層次上同化了法,那麼在講真相的時候,救人效果就會好。是法的力量在改變眾生。

下面舉幾個例子談一下我在這方面的一些認識。

一、不要執著三退人數,只需用心去做

在撥打自動語音電話上,有的同修願意選擇可能效果好的號段打,有的同修在撥打過程中三退人數少就不想打了,有的甚至打一半就換掉了。我的做法是不管大城市、小城市的號段,我專找大家不經常打的號段選擇。例如江西某城市的號段,從後面選擇189的號段,這一個號段是一萬個號碼,我打了五、六千個號碼才有一個按鍵的,留言三退的也極其的少。但是當我查看日誌時發現按聽時間長的,全聽完的人數一點也不比其它號段少,每當了解一次真相,就是給他走向三退做了一次鋪墊。所以救人不要有求數量的心。

我把接聽時間九十秒以上的號碼提出來對打的時候,發現當自己用心去講真相救人,狀態好時二十個號碼就能退二、三個人,狀態差的時候三、四十個人也只能退一個人。相反有一次我拿著同修手機對打,她的手機裏自動按鍵的幾乎只要出去撥打就有退的,我對打了二次,第一次四十多個號一個沒退;第二次五、六十個號才有一個三退的。我的體會是不要用人心看待救人的事,只要我們用心救人,甚麼奇蹟都會發生。這個號段打完後,我又連續打了二個類似號段,勸退效果都很好。

二、在實修中救人

我和父母住在一起,父親二零一三年剛剛得法。七十多歲的人,一生中難免形成了很多人的觀念,可是我卻不能善意的理解,有時看到父親習慣了聽早上的新聞聯播心裏就生氣,有時忍不住指責他:「你聽那新聞有甚麼用,都是騙人的,哪有真話。」第二天我發現父親不聽新聞了,可是我看的出來父親很不情願的。有一天,我和另一名同修出去打電話勸三退,同修半小時勸退兩、三個人,我這邊一個也不退,我在想是甚麼原因呢?找來找去我發現無論是在家裏或是在講真相時,總有一種想改變別人的心,不能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那麼我們講的再有道理,眾生接收到這種信息都會覺得不舒服。想改變別人,讓別人接受自己的認識本身就是一種執著,有執著就是人心。意識到這一點馬上轉變觀念,接著打電話勸三退情況就變了,二十多分鐘勸退了二、三個。

還有一次我與妹妹發生了矛盾,矛盾表現的也很尖銳。由於我對妹妹的情很重,她在生活中的很多事都能牽動我的心,致使在照顧父母方面我替她多承擔了許多,甚至佔用了救人的時間。可是有一次我要求她替換我照顧母親,出去救人時她卻用各種藉口擋著,不讓我出去。我沒有守住心性與她爭執起來,她當時說了一些很絕情的話,我當時感到有一種傷心痛苦的物質瀰漫了我的整個空間場,我的心似乎在風雨中飄盪。我想起了師父的法:「現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個最不可靠的東西。」[1]之後這種痛苦的感受慢慢的淡去,我知道這是它的解體過程。我拿起手機走了出去,開始對打,結果出乎意料,不到一小時勸退三、四個人,超過近一、二個月任何一次講真相的效果。我當時的體會是執著心放的越多,勸三退效果越好。

還有一次,打了一個半小時,六、七十個號過去了也沒勸退一個人。我的心動了,有點怨心出來了,這人真是的,怎麼講也不退。再接著打還是沒有三退的,我的心開始消沉了,不想打了,回家吧。可是向內找一找,修煉不是不動心嗎?消沉是執著心、怨心是執著心,一個沒退是有求之心,還是在求退的數量不是嗎?我明白了,放下它,再開始對打時講到第二個就勸退了一個。當時我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刻點化我去執著,去人心哪。

三、講真相要豐富多方面知識

在打電話勸三退時的開頭招呼語我是這樣講的,如果是上午打的,就說:這位朋友上午好!如果是下午或晚上,就說:這位朋友下午好或晚上好!當對方聽到平和而親切的招呼一般暫時不會掛機。在講清真相這方面,我覺得看《九評》起的作用非常大。師父在後期很多講法中都提示過怎樣講真相。師父說,「共產黨的出現與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視神佛、宣揚無神論思想、灌輸鬥爭哲學,從而毀掉人類。這就是為甚麼大法弟子要講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惡的謊言,看清共產黨的真面目,清除人對神佛犯下的罪惡,從而救度世人。」[2]

我通常是這樣講的:這位朋友下午好,百忙之中給你打通這個電話就是告訴你一件大事。你看現在南方北方的天災人禍這麼多,甚麼地震、洪水、非典,這些災難頻頻出現,更大的災難在後面呢。可是這一切災難的出現是有原因的,它是針對無神論來的。共產黨自建政以來,在歷次運動中迫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你知道這些運動它為甚麼能幹成嗎?是因為共產黨宣揚無神論,它不叫中國人相信有神的存在,不相信神的人就是不相信善惡有報。不相信善惡有報的人就甚麼都敢幹。所以它才能煽動老百姓跟著它殺人,搞運動。我還告訴你,共產黨更大的罪惡是它系統的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傳統文化包括儒、釋、道三教。儒家學說的創始人孔子在文革中被批鬥成「孔老二」。中國七、八十歲的老年人你回去問一問他們都知道。儒家思想倡導仁、義、禮、智、信。道德倫理,家庭倫理,忠孝節義。如果人人都相信仁義道德,你想想它的這些殺人運動能幹成嗎?所以傳統文化和共產黨的邪說是對立的。傳統文化維持了中國二千多年的道德。共產黨的無神論和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導致了中國社會道德全面崩潰,黑社會、性解放、同性戀、吸毒、殺人害命、用錢買命、貪污腐敗等等。你知道嗎?從宗教的角度看,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佛在二千五百年前曾預見到了歷史的今天是末法時期,末法時期就是人類社會沒有道德的心法約束了,這時就會出現大災難。站在預言的角度上看,西方《聖經啟示錄》明確提到共產黨在另外空間是紅色惡龍,你看共產黨的標誌:紅領章、紅領巾、紅袖標、紅旗,喜歡紅色是因為它崇尚鮮血,崇尚暴力。最後啟示錄裏提到大審判,那些跟著共產黨走、迫害善良的那些人都有可怕的下場。站在歷史的角度講,中國歷史上每一次的改朝換代都是處在道德極其敗壞、政權極其腐敗的情況下發生的。無論從哪一個角度講共產黨都是敗象盡顯。然後再講一下「藏字石」。

大約講的差不多時,要問他一句:我這樣講你能聽明白嗎?這是一句試探的話,因為我們對講時看不到的表情,很多時候我們講了幾分鐘對方不出聲也不掛機。當我問了這一句後,有時對方會說:聽明白了。這就大約表明了他的接受成度和他的態度。這樣就可以準備下一步起化名三退。我的感受是如果真的把真相講透了,眾生會從內心信服你。三退後有的眾生還有興趣聽下去,還可以進一步全面講清真相。例如:大法洪傳,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器官罪惡等等。我在打電話過程中經常有講十分鐘以上、二十分鐘以上的情況,真相全部講清,也辦理了三退,對方還不掛機。我們可以就說:就這樣吧,不佔用你的時間了,再見。對方會說:好吧或謝謝。

我在講清真相中還有一個經驗,辦理完三退後,我經常會這樣講:「我還告訴你一件事,去年也就是二零一三年九月份,遼寧省某縣、某市發生的一場大洪水,當地有很多老百姓在大法弟子講真相中做了三退,在大洪水來時,他們都得救了,千真萬確的。明慧網上都有具體報導,你可以上網查一查。」這樣一講會加深眾生對真相信服,因為世人都願意平安或受益。我們平時可以經常看一看《週刊》上的人心與因果的故事,講這類例子最好講清時間、地點、事件,這樣會更加增強可信度。有一次我在給一位女士打電話時,辦理完了三退,我把遼寧省發生大洪水事件講完後。她馬上說:「那你把我的女兒和兒子都退了吧。」我說:「把你孩子的小名告訴我就行。」她馬上告訴了我。然後我交待她跟孩子講清楚,讓他本人同意才好使。這樣她高高興興的掛機了。

在幾年的手機對打勸三退過程中,我最大的體會是,學好法、去執著、去人心是講好真相、多救人的前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講真相的根本目地〉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