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學好法就能講好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我遵照師尊的教誨抓緊時間多學法,由於生活在農村,每天都要家裏忙完地裏忙,所以就要求自己必須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和發正念。按時參加全球大法弟子晨煉,每天除了學《轉法輪》就是抽時間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再就是背《洪吟》,現在已經能熟練的背誦三本《洪吟》上的法,在背的過程中為了加強記憶就採取抄法的辦法,邊抄邊背,這樣能加強記憶,一旦有寫錯的字,我就從頭寫以便加深印象,嚴肅對待這件事情。小時候也沒念多少書,遇到不認識的字我就查字典,有時把讀音一樣但意思不同的字整理到一起,反覆記憶,直到熟記下來。這樣一路下來,師父的每句法我都能牢記於心,深深感到背法的美好,整個身心都被法的純正能量包容著,心中充滿了力量。不管遇到過關、考驗、提高心性還是講真相救人,腦中馬上顯出背過的法,有了法的指導自己就知道怎麼去做好。特別是在講真相時大法賦予我的智慧源源不斷的湧出,真正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在農村生活的人,普遍有一個固守的觀念,就是共產邪黨給地種就得說它好。我們給他們講真相的時候,有人就大罵我們沒良心,拿著共產邪黨的錢種著共產黨的地還反對它。可憐的世人在黨文化的灌輸下已思維邏輯不清了,我馬上想到師父在《濟世》中說:「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謊言 解開心鎖 不信良知喚不回」[1],那我就學著《九評》上說的來揭穿邪黨的謊言,解開世人的心鎖,救度他們。

我說:鄉親們,你們上當了,我們的土地是祖先幾千年來一輩輩傳給我們的,這地怎麼能說是邪黨給的呢?我們農民種地,工人做工,商人做買賣所得到的大部份被不勞動的共產黨掠走,它們長期這樣佔有我們的勞動果實,如今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社會都到了崩潰的邊緣了,我們這輩農民所承擔的壓力比歷史上的任何朝代的農民都大,如今共產黨就拿點小恩小惠收買人心,給上點保險你們就能認為是它們給錢花嗎?我們的祖先有著五千多年的燦爛文明,而共產黨才不過一百多年的歷史,我們的祖先哪家沒有土地哪家沒有牛馬?共產黨建政後開始打、砸、搶,把我們的土地都搶去了,牛馬搶走了,它給我們一分錢了嗎?當我們再種地的時候就得交公糧,交地稅,你們說這地到底是我們的還是共產黨的?所以有些事情我們要搞清楚,不能被它騙了還不知道啊!我這樣一說大家也都覺得有道理,再從大法的基本真相講起,又講「藏字石」是天意,你們趕緊順天意而行,退出邪黨的組織,這樣一般都能取得較好的效果,絕大部份人都能退出邪黨組織。

一次本村一同修告訴我說咱村某某在果園裏罵大法,我就想怎樣接觸她給她好好講講呢?師父看到我有救人的心就幫了我。她家種了一大片西瓜,正在成熟期趕上成天下大雨,把她愁的挨家挨戶找人買西瓜。第一天她來叫我買西瓜我就買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我天天買她的西瓜,這令她很感動,我說我捎本書給你看看吧?她答應好,這樣我再買西瓜的時候就帶來了兩本真相資料,一本是《明慧畫報》,一本是《天賜洪福》,她高興的接過去。那天正好她的女兒和女婿也在,我給她們全家都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還有一次同修送給本村的某某一本《九評》,此人毫不客氣的說:我寧願死在共產黨手裏……給我們同修整的很尷尬。同修跟我講起此事,我想這個人太可憐了,就想到師父說的:「邪黨文化逆天道 從小灌輸黨媽抱 畸形觀念要知醜 做人不是把黨孝 偷騙色鬥是共匪 五毛人格別賣掉 間諜醜態國人恥 一念一行鬼在笑」[2]。我得跟他講講真相。

師父又幫了我,他家有塊菜地就在我家附近,天旱,我就讓丈夫澆地的時候給他家的也帶上(用抽水機抽水澆地),這樣他就很感動,一來二去我就和他講起了真相,當談到天要滅中共的時候,他表示不理解,我就給他講:為甚麼天要滅中共呢?第一、共產黨殺的人太多了,歷次運動害死無辜中國人八千多萬,就看現在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而江澤民出於妒嫉心下令迫害這個善良的群體,特別是活摘人體器官這樣殘忍的事都做的出來,現在都受到國際組織的調查,王立軍和薄熙來都參與了現在面臨審判,而邪黨竭力掩蓋,但這能躲過老天爺的眼睛嗎?這樣殘忍的組織能不解體嗎?第二、共產黨現在就像一棵枯樹,都不用別人推它,一陣風或一場雨就得倒下,為甚麼呢?共產黨的貪污腐敗是全國老人小孩都知道的事情,它不勞動卻霸佔著大部份的財產,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他們貪完就把財產轉移到外國,找機會帶著老婆孩子就跑了,就這樣政黨還有甚麼不倒的理由呢?他不住的點頭,我又說:你不退還等甚麼呢?他說:我退,我退。最後他說:法輪功好就在家學唄,你看你這幾年家裏罰款、拘留、勞教,搞得家裏都不像樣子了。我告訴他說:這正說明共產黨的邪惡,我是本著法律行事的,法律上寫著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上訪是我們公民的權利,我根本就沒有錯啊,是共產黨在執法犯法,你說它不該遭天譴嗎?他笑了,說你們真有骨氣。

講真相救人的經歷,其中有苦有甜,但我想我們學好法,有師父的加持,一切都是那樣的有意義。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濟世〉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喝狼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