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邪黨政機關人員與知識分子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二日】一九九五年初,在我人生最艱難最彷徨的時候,我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使我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從此,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都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心性的提高,身體的強健,生活的改變,一切都在向好的正的方面發生著變化,使我真正看到了人生的意義何在,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希望。在摔摔打打中走過了十九年的修煉歷程,要講的故事太多太多,今天,我就講自己如何在大陸邪黨機關向工作人員和知識分子講真相救眾生的體會。

我在大陸邪黨機關長期從事中共特有的意識形態工作,所接觸的都是受馬列邪教和共產邪黨教育的高學歷、有知識、有文化、有地位的人,他們滿腹經綸,卻都是中共的歪理邪說,看似道貌岸然,內心卻勾心鬥角、霉暗陰險,很多人整天無所事事,朝不保夕,人與人關係上充斥著謊言、欺騙、妒嫉、鬥爭和恐怖,日常生活中表現完全不是正常社會正常人的狀態。說實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生活,內心十分痛苦。

大法弟子的神聖責任,驅使我必須慈悲善意的對待他們,理性智慧的向他們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盡最大的努力,使他們擯棄「假惡暴」,同化「真善忍」。師父說:「目前的世人,包括不同階層的大多數人,都不知自己來世上是為甚麼了,都在自己的事業中奮鬥。」[1]「宇宙就是這個理,不管你在哪一社會階層、甚麼職業都是這樣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理是三界內不管哪個層次都存在的。所以到了最後,在這個時候,人的思想,特別是到了宇宙成住壞滅最後階段的時候人類社會就變的更複雜,那麼這個時候就需要大法弟子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喚醒世人、救度他們。」[2]

一、找準突破口,理性智慧講真相

剛開始向機關幹部講真相,我發現這樣一個問題:當講到邪黨腐敗,官場鬥爭,迫害信仰,破壞環境導致天災人禍頻發時,他們也都感同身受,有時甚至義憤填膺;當講到時事新聞,諸如哪裏出現天災人禍了,哪裏起領土紛爭了,誰被「雙規」了,他們興趣高漲,樂於參與討論;但一講到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時,他們馬上就沉默不語,或轉移話題,往往場面尷尬,不歡而散。漸漸的,我對他們失去了信心和耐心,影響了講真相的效果。

通過學法和與同修的交流,我悟到,我講真相效果不好的主要原因是,不知道障礙他們的思想觀念在哪裏,沒有找準講真相的突破口。這個突破口就是必須破除他們頑固的「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思想。

(一)破「無神論」

在中國大陸機關幹部和知識分子中,對中國的現狀,廣泛流傳著「三無」的思想,即,民族無信仰,社會無道德、改革無目標。其中的民族無信仰,就是指「無神論」教育對人們的毒害。

對他們講真相時,我常用從《明慧週刊》上學到的「牛頓和哈雷的故事」破他們的「無神論」思想:牛頓和哈雷是同一時代的英國人,牛頓是物理學家,信神,哈雷是天文學家,不信神。他們倆是好朋友。牛頓在他的巨著《數學原理》中詳述了行星的運動並推算了太陽系的運轉方式,他做了一個太陽系的模型,形像的描述了太陽系九大行星運行的方式,一天,哈雷到牛頓家串門,當哈雷看到模型時,非常驚訝的問牛頓:「這麼精緻的太陽系的模型是誰做的?」牛頓回答說:「沒有人做。」問了三遍,牛頓都回答說:「沒有人做。」哈雷覺的奇怪,說:「你是不是糊塗了,沒有人做,它怎麼會在這裏呢?」(為了增加故事的感染力,我稍加了自己理解的話,但基本事實沒有變。)這時,牛頓走到模型前對哈雷說:「哈雷先生,你姑且相信這個太陽系的模型是人做的,不錯,是我做的,那麼我問你,比它還要精緻千萬倍的真正的那個太陽系,是誰造的呢?又是誰放在那裏的呢?」牛頓的一席話,使這位著名的天文學家茅塞頓開,從此哈雷相信了神的真實存在。講到這,在場的人也都感到震撼,他們的思維馬上會聯想到太陽系、銀河系、茫茫蒼宇……感到自己的渺小,讚歎神佛的偉大。

(二)破「進化論」

在中共的政治教科書中,把達爾文的進化論作為馬列邪教的三個主要理論來源之一,並且把進化論的歪理運用到社會發展史上,認為人類社會是從低級到高級不斷進化演變而來的,資本主義社會是腐朽沒落的,共產邪惡主義才是人間天堂。俗話說:謊言重複百遍就成了真理了,大陸許多人真的堅信自己是猴子變來的,進化論儼然登上了大雅之堂。

為了破除進化論對他們的毒害,我對他們說:達爾文的進化論的分子進化機制是建立在假設和猜測基礎上的,假設人是由猿進化而來的,必然會有一個進化的周期和過程,但為甚麼在古今中外所有的考古發現中,都找不到從猿到人進化的中間過程呢?我們不可猜測某一天猿突然變成了人,所以,建立在假設和猜測基礎上的進化論本身就是不科學的。今天的社會上,許多人想的是如何取得更好的競爭力,以取得更好的事業成就與幸福的生活,達爾文的進化論的假設之一「適者生存」已經成為人們處事的準則了,然而,當事實證明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不科學的,這樣的生活方式是不是有很大的問題呢?講到這,我就會引用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關於「史前文化」中所列舉的幾個例子,有效破除了進化論對他們的毒害。

(三)破「唯物論」

唯物論的核心問題,是所謂的對立統一規律。唯物論認為物質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物質決定精神,精神反作用於物質。這就從根本上歪曲了物質和精神的關係。講清了這個道理,再向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真相,遞上真相資料和「真相護身符」,他們都高興的接受了。

二、在講真相中的體會與經驗

(一)不要有證實自己的心。我們講真相的根本目地,是揭露邪惡,救度世人,助師正法。我們在講真相中的口才文才再怎麼好、能力再怎麼強,都是因為修煉大法才得到的,是師父給的,不要有證實自己的心。

去年六月,在參加朋友的一次宴會上,我滔滔不絕的講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有切入正題-講真相,朋友直誇我口才好,學問高,我聽的心裏美滋滋的。在回家的路上,我猛然想起了師父的話:「我在法中多次講過釋教經書和末法的出現,主要是有人用自己的話、自己的認識摻進佛法中造成的,是歷史上一次最大的教訓,可是有的弟子就是常人心不去,被執著於口才、文才顯示心的魔性所利用,從而在不知不覺中破壞著佛法。」[3]我後悔莫及,因為執著追求常人中的口才文才顯示心理,在不知不覺中起著破壞佛法的負面作用。

(二)講真相不要有強迫性。不要用個人在常人的地位和影響力,強迫人接受真相。我是大陸省級機關中層領導幹部,得法後有一個願望,就是給家中的親人和身邊的人洪法講真相,急切的想要他們都修煉大法。因為我對身邊的人很熟悉,他們又是我的部下,不知不覺在講真相時,就帶有「命令式」的辦法,利用常人中工作關係,強迫人接受真相,這樣講真相的效果自然是不好的。現在,我是這樣做的:先向他們講清真相,然後視他們的接受成度,想修煉,我就先給大法資料,再送《轉法輪》。如果不想修煉,我就送大法資料和「真相護身符」,並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講真相不要有分別心。我講真相中,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挑人。看到穿著體面點的,文化成度高一點的,政府和企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就願意給他們講真相。對農民工、清潔工、出租車司機、退休老人、社區管理員、商場服務員、小商販等,就不願意向他們講真相,使他們失去了被救度的機會。師父說:「階層是人類社會形成的一種社會形式,它不是生命的階層。所以生命都不簡單,別看人的外表怎麼樣。有的時候你看那個揀垃圾的,往前推,你會發現他以前是宇宙中巨大的一個神,可是在迷中、在輪迴轉生中,他完全迷失了,迷的甚麼都不知道了,甚至於很多生命在輪迴中對自己的處境憤憤不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來這幹甚麼。」[1]師父諄諄教誨,使我從迷失中幡然醒悟,我的這種挑人講真相的做法,說明我的思想中「黨文化」、「等級觀念」的影響還很深。對比我身邊許許多多每天到商場超市、建築工地、車站碼頭、公共場所講真相、勸「三退」救世人的同修,我無地自容。

以上是我向機關幹部和知識分子講真相的點滴體會。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