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私 真正以慈悲的心去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九七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煉,十幾年來,在師父的看護下,在修煉的路上左一跤、右一跤,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

我家是個三口之家,妻子、兒子和我。二零一零年,妻子得了腦中風後遺症,肢體活動不便,再加上一個先天性半痴呆的兒子,家中的大小事和農活全落在我一人身上,繁瑣的家務事幾乎佔去了我白天所有的時間,給講真相造成很大困難。面對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我想我還是利用晚上時間去發真相資料吧。

那段時間,我一般是凌晨二點左右起床,騎上自行車,邊走邊發正念。到了村子,我都是將小冊子(已裝自封袋)仔細的放到眾生門口乾淨的地方,從不隨意投擲或放到不乾淨的地方。在返回途中發正念:「讓真相資料一傳十、十傳百,每份資料都發揮最大的救度眾生的作用。讓眾生都能明真相得救,絕不允許邪惡操控不明真相的人毀壞或收走資料。」一般六點前回到家中,參加全球同步發正念。

有時在中途邊走邊發,全過程都很順利,但有時也有干擾,在師父的呵護下,都平安無事。

一次天黑霧大,沒有月亮,我騎車走在一座水泥橋上,沒看見路面上堆了一大堆沙,一下車翻人倒,真相資料撒了一地。我趕緊爬起來,將資料小心的拾起來裝好,繼續前行,沒有任何傷痛。有時鏈子掉了,由於天黑,很久安不上,就求師父幫助,很快就安上了。還有一次走在一條乾涸的小河中間,突然,心中莫名的一種恐懼,覺得頭髮、汗毛都豎了起來,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對我的干擾,心中說:「請求護法神除盡這些邪靈爛鬼。」馬上害怕的感覺就沒了。

期間也有心性的考驗。一次到一個村莊,剛發完資料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人在不遠處開門出來,用手電筒朝這邊照,我一下緊張起來,趕緊騎上車子就走了。心想快離開這裏。誰知還未出村,由於上了一個陡坡,又用力過大,後輪一下子偏了,靠在後叉上不會轉了。我跳下車來,乾著急沒辦法,沒有扳子,沒有鉗子。情急中我手扳輪胎,心說:「你給我正過來!」用力一扳,雖然車輪沒有復原,但與後叉離開一個間隙,我騎上車就走了。其實後面並沒有人跟蹤,虛驚一場。

過後認真找自己,發現了自己很多未修去的人心:求清淨心、怕麻煩的心、不願見人、怕影響自己發資料的怕心。真是「相由心生」[1]。正如師父講的:「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2]

由於持之以恆的做,年裏年外發放真相資料千餘份,遍及方圓幾十個村莊。

有時和我發過真相資料的村莊的人談起話來,沒有一個說看到真相明白的,有的還說法輪功是ⅹ教,我感到有點失望。也許這個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隨即我的怕心、求安逸心全返了出來,我感到一種說不清的壓抑,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死死的按住,動彈不得,一想到救人的事馬上就擋住。一天到晚總有幹不完的常人事,做事效率極差,做一點點的事就半天過去了,整天忙的團團轉。三件事只做兩件事,學法、發正念。救人的事一點也做不了,偶爾對面講一、二個人,也都不到位。

但我學法沒有放鬆,我清楚的知道:作為修煉的人,如果學法跟不上那就全完了。從法中我也清楚的知道,不做救人的事,就不是大法弟子。「你說我自己修的很好啊,我每天在看書啊,自己煉功時間也很長啊。我說這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沒修。為甚麼呢?因為大法弟子不是過去的那些僧人,只求個人圓滿。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才稱為『大法弟子』,不是個人圓滿為目地的,是你要帶領一大批生命圓滿的,所以必須得去做。」[3]

正法已到尾聲,時間很有限了,我時常叫著自己的名字:你不救人,你就這樣天天混下去,就等著正法結束,連你、連你負責的範圍內的無量眾生一塊淘汰嗎?想到自己的責任,心急如焚,可就是突破不了這個狀態,也不知是甚麼原因促成了這個狀態,整天愁容滿面唉聲嘆氣。身體也出現了不正常狀態,很久不能雙盤了,膝關節又硬又疼,煉靜功時,手扳著右腿,心裏一陣酸楚,眼淚都快下來了,也很長時間沒煉靜功了。我感到我正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已經掙扎的精疲力竭。這個狀態已有幾個月了。

師父看我不悟,就點化我。最近在看《明慧週刊》時,同修交流文章中說的「為他好」三個字震動了我的心。看到這三個字,我當時就哭了,看到同修觀念轉變後思想境界的巨大變化,我禁不住落淚了。想想自己,修煉十幾年了,真的覺得自己並不會修,把所做的事當成自己應該完成的任務,就是應該那樣去做,並沒有修出真正「為他好」的慈悲之心,雖然基點也知道為了眾生得救而做,但沒有真正心繫眾生,沒有與眾生貼在一起。「一步之遙上天庭」[4]。我悟到人神之分就是一步之遙,同樣一件事,你做了,出發點不同,境界不同,就是人神兩重天,效果也會有所不同。嚴格的說,自己以前所做的事,在潛意識中,都隱藏著一個不易察覺的「為我」的私心,沒有跳出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難怪長期陷在個人修煉的狀態中不能自拔。因為自己的思想境界,認識事物的基點、方式沒有超越它。

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與苦度。弟子會努力同化大法,修去所有的人心,以慈悲心去助師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洪誓大願。請師父放心,無論在修煉的路上出現甚麼樣的磕磕絆絆,弟子堅修大法的心不會動搖,唯以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龍泉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