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相就能改變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我是一位老年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學法後,不知不覺中就無病一身輕了。我把在十幾年的修煉中,看到中共如何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和在中共邪惡的迫害當中,大法弟子還要慈悲救度世人,以及世人明白真相三退後表現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發自內心的感謝簡要的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十幾年裏經歷的太多太多了,在此僅舉幾例,目地是讓更多的好人了解法輪大法,從而有個美好的未來。

(一)大法真相改變了男孩行兇報仇的壞念頭

二零零八年十月,我到醫院看護近九十歲的老父親時,我看到隔壁有一男孩,怪模怪樣的,頭髮染成黃色,能有二十公分長向上豎立,整個頭像鋼絲刷子,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手和上身全用紗布包紮,十八歲男孩,他因打架挨了七刀,看到這個架勢我也不太想給他講真相,就先給男孩對面床因車禍骨折住院的男子和家人講真相做三退。不一會兒,那男子就說痛的輕了,男孩的媽媽也聽到了,於是我也給她講真相並三退了。

男孩的媽媽是個企業家,可是他們兩口都管不了這個寶貝兒子。這時我小聲問男孩的媽媽:「你兒子能不能聽我講的這些話?」她發愁的向我搖搖頭,又嘆了一口氣說:「夠嗆!」這時男孩的止痛藥過勁了,痛的他不停的罵人,他起咒等身體好了後一定要報仇!要去殺他們。我一聽可不得了,這不是師父用他的嘴在點化我嗎,我趕快到他床邊跟他說:「孩子,你快閉嘴,千萬再別說這樣的話,連想都別想。」我告訴你:「神都在看人怎麼想的,怎麼做的,你看看電影、電視中,還有書上記錄的打打殺殺的人,有幾個人有好下場的?父仇子報,幾代都不安生,最後可能還死光了,你說是不是?」這時我發現他不喊痛了,還好好的聽。

我接著詳細的給他講真相,我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電視劇,像你這樣聰明的孩子保證能看出來,你這個孩子其實不壞,是社會不好,你又交了一些不好的人,你從現在開始,從心裏把少先隊退了,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那些壞孩子分開,找本法輪功的書看看,學學更好。」

這時男孩的媽媽說:「知道誰學,過去我不信,今天我信了,我能借到書,不知他看不看?」男孩點頭表示要看,男孩的媽媽用驚奇的含淚的雙眼看兒子,同時向我點頭。看來她都不敢相信兒子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男孩身上的痛消除了,他一個勁的說:「謝謝奶奶!謝謝奶奶。」我說:「你要謝你就謝謝我師父,是我師父叫我這樣對待你的。如果你想永遠幸福,千萬要學《法輪功》。」男孩表示先看書。

這男孩的事同病房的人都看到了,都說就像演劇一樣,變得這麼快。

(二)白髮老太太一聲喊警察立刻都躲起來了

九九年春的一天早上三點多鐘,具體是哪一天想不起來,只記得我們都是穿著毛衣毛褲,外面都穿著厚運動服,在市政府廣場煉功,警察用園林處打藥澆花的車開足馬力向坐著煉靜功的法輪功學員哧著帶農藥味的水。被一個過路白髮老太太看見了,她大喊一聲:「你們都不是人哪?都不是你爹媽養的嗎?」她這一聲喊,原來排著橫隊的男女警察都唿一下跑到四輛準備哧法輪功學員的車縫裏躲起來了,哧水也停了。我們大法弟子一直誰也沒動,也沒出聲,靜靜的煉功,到煉完靜功時,有幾個同修到廣場對面的公共廁所把毛衣毛褲擰去水,穿上回來還接著煉動功。

第二天警察不敢用車在空中哧水,改用水泵,從市府門前的風景水池裏抽水,從坐著煉靜功的大法弟子身後灌水,還安排了幾個園林處的人,用掃帚往前掃水,同修的鞋和包都被水沖跑了,也沒有一個動的,等靜功煉完後,有的同修去廁所擰褲子的水,有的找回被水沖跑的鞋子和包等東西,接著我們就煉動功。沒有一個因褲子濕怕冷不堅持的。

從抽水灌我們的第二天,我們幾個同修不約而同的早晨兩點就來了,為的是給灌水的人講真相,他們聽後,有的向我們借《轉法輪》看的,有一個說怪話的沒幾天肚子痛開刀了,他們都怕遭報,不敢幹了。

不抽水灌了,警察又改用高音喇叭鬧,那喇叭太響了,我想:「誰弄的就叫它去鬧誰,這響在煉功場外面響,我只聽煉功音樂。」就這一想還真好用,煉完功,我把我的這點體會向同修交流了,第二天同修們一試還真好用。經過這三步折騰。原來不在這煉功的也來了,而且還招來一些看新鮮事的人,看到這情景,有的市府工作人員對家屬說:「看來法輪功是打不倒了。」

就以上講的警察用園林處打農藥車向坐著煉靜功的法輪功學員哧水之後,我們三位老太太就去信訪辦,向他們講這個哧水的全過程,他們說:「那是澆花滴的水滴到你們身上的。」我說:「你甚麼時候聽說園林處早晨三點摸著黑澆花的?」這一句話他們明白了。從開始我們一進門就想馬上把我們攆出去,經過半小時講真相,負責人很和善的把我們送到大門外。過了兩天的星期六晚上,我看到這位負責人到我們煉功場走了一趟,他是從中間穿過去的,我想:「他可能是來了解情況的。」我真為他善舉而高興。

(三)劫持我們的所長警察在辦公桌上學雙盤

二零零零年春,我們幾個老年同修一起到北京去上訪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在車站被車站警察給劫持到辦公室,我們一看去不了北京就在這講真相吧。我就給他們講法律沒有明文不讓煉法輪功等。有一個同修講她原來腰痛,整天躺著哭,煉法輪功不長時間就好了。還有一個同修說:「法輪功多好,我煉給你們看看。」說著她一邊背著煉功口訣,一邊煉給他們看。

當時煉的是第五套功法,這時胳膊上戴有所長標記的警察興致勃勃的在辦公桌上學雙盤腿。可怎麼也搬不上,他笑著說:「看來煉法輪功難就難在這盤腿上。」我接著說:「這還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修心性,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別人對你不好了,你還得向內找,看自己哪做的不好,心裏還不能生人家的氣。」那個警察說:「我看你們這幾個人的心態真好。」當時真能看出來他心裏後悔不該打電話給我們本地了。

(四)明白真相的大姐激動不已

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大法,我們就一直用各種方法講清真相,近幾年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有時一連問十幾個人,連護身符都不敢接,我不怪他們,只可憐他們不敢聽真相,也找自己哪講的不好,同時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有緣人快三退」,只要繼續做,就會有轉機。我一般的都是先給他護身符,再告訴他誠心念護身符上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他有好處。再告訴他:「從心裏把自己曾入過的黨、團、隊向老天退了,因為共產邪黨太壞了,天要滅它,再告訴他入黨宣誓時說要把生命獻給它,紅領巾是烈士的鮮血染成的,烈士也是死人,死人的血染的東西繫在脖子上,你說能好嗎?咱的生命也不能獻給它,咱的生命留給咱過好日子,就這一念,你就平安了,向老天退也得有個名,小名、化名都行。」只要聽一般的都能三退,就怕不聽。

三年前的一天早晨,我去早市講真相勸三退,我給一位大姐講時,她說:「她全家都是在機關工作,都入過邪黨,也都看過大法真相了,就是不知道怎麼退。」我說:「我可以幫著退」。她聽後高興的抱著我的頭就親我的臉,我問她:「這是怎麼了?」她說:「我太高興了」。我說:「你家人能不能同意退?」她說:「這些日子我們家都在說這個事,正發愁呢,今天一大早就遇上你了。」說著把她家人的名字都告訴了我,我告訴她:「你們家人都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把那個邪黨從內心向神退了,你們全家都雙保險了。」我問她要不要破網軟件,她高興的說:「太好了,我家有好幾個電腦,就是看不到你們說的那些事,這下好了,孩子們自己在家就能看了。」我說:「別只管自己,有好朋友的傳給他們,好人告訴好人,好人告訴好人,好人就都剩下了,壞人都沒了。」她高興的又抱著我的頭當滿集的人親我的臉,嘴裏還說:「我手裏沒有好東西謝你,只能這樣表示表示了。」

(五)「我可是找到人救我了」

去年春到浴池洗澡,洗完後在換衣服的地方給身邊的人三退完正準備走,來了一個大妹子,我給她一個護身符,叫誠念九字吉言,接著告訴她:「從心裏把入過的黨團隊向神退了能保命。」她一下摟住我,說:「我可是找到人救我了」。

我問她是怎麼回事,她說:「我小姑子從好幾千里外打電話來說,早起晚上到公園等處求救,電話裏不能多說,你自己找吧,我接到電話後,每天早晚都出去等能救我的人,今天可叫我遇到了。」說著又來摟著我,嘴裏說:「可有人救我了,我們全家都有救了。」我說:「真正能救你的是我師父,我只是傳話的。」我給她全家三退後,又給她神韻和破網軟件等。她激動的從見到我開始一直是兩眼含淚。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