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純淨的心態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前一段時間學法打電話遇到瓶頸,主要表現是學法不能入心,思想容易走神,有時發睏,打勸三退電話有點走形式,念稿子,感覺慈悲心不夠,說話沒有能量,對方聽的效果也不是很好。自己也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但是嘗試了不少方法也沒有突破,聽了平台同修交流,大家都在精進做好三件事,為自己的狀態很著急。早上起來學法,心裏對師尊說,弟子真的想突破,求師尊加持。

恰好週末我參加當地的集體學法,我們是在一個很大的公園裏先集體煉功後,再開始學法。這一天有點和平時不一樣,公園旁邊車來車往,有些嘈雜。我自己平時學法喜歡默念,因為形成習慣,參加集體學法時自己讀法的聲音也比較小。現在在這個嘈雜的環境中,按照平時讀法的聲音,別的同修肯定聽不清,只好抬高了嗓門,可是大家還是聽不清。我這時本來想抱怨這個學法環境不好,為甚麼不換一下,突然看到別的同修都坐的很端正,集中精力在學法,自己馬上否定了這個負面想法。我想,今天豁出去了,我就是要使出全身的力量讀法,也要讓大家聽清楚,不能為環境干擾所動。這樣一想,自己反而安靜下來了,因為要大聲念,我開始集中力量,大聲的一個字一個字讀法。我平時從來沒有這樣學法,這時發生了一個奇妙的現象,我發現四週靜悄悄的,我聽不到周圍的車輛聲,感覺自己大聲念出的每一個字都在自己整個空間場中共鳴,因為我在用盡全力在讀法,感覺自己每個粒子融入法中。學完法,別的同修說我今天和平時不一樣,聲音特別清晰好聽。我突然明白,原來這就是學法入心啊!我在想,神韻中的高音歌唱家在演唱時,是用整個身心的歌唱,而我們在學師尊傳給我們的一部天法,我有甚麼理由不集中精神用盡我全身的力量來學呢?回家後,我一改原來默念的習慣,開始用盡我所有的力量大聲朗讀,自己念出的每一個字在房間裏迴盪,在空間場迴盪,再一次體會到融入法中的美妙

後來再上RTC平台打電話,正好是平台開始重點培訓,給大陸各級官員講真相。我進到一個培訓房間開始和同修撥打,自己學法的習慣不由自主的融入自己打電話中,我這次是在用整個身心和眾生講真相,我沒有想到對方的官職,沒有想到對方能不能接受,沒有想到對方會不會三退?旁邊同修聽到會怎麼想?我感覺自己的心完全靜下來,我用我的身心把真相的每一個字符講出來,感覺每一個字符和宇宙空間在共鳴,每一個字都帶著能量飄到對方空間場,自己突然明白這就是師尊說的大法弟子講真相「口吐蓮花」啊,事後的感覺就是很輕鬆,場很正,對方聽的也很輕鬆。近一段時間打電話的瓶頸狀態煙消雲散。我恍然大悟,原來慈悲的師尊通過集體學法的環境,幫助我突破了自己學法和講真相出現的不正確狀態。師尊真的時時刻刻在關心著每一個弟子。

不久參加專案撥打,在重點直播室小房間,我給一位書記打完電話,旁邊同修說,你打的真好。當時聽了很高興,我接著撥下一個電話,發現剛剛良好的狀態不見了,說話感覺也不流暢,好像在機械的背稿子,說話沒有力度,對方接受也不是很好,原來是自己動了歡喜心,又跑到人的狀態上來了。發現問題後,我馬上調整心態,告誡自己保持平靜的心態講真相,下一個電話果然撥打起來找到先前正念場很強的感覺。後來看到重點講真相第一直播室有很多同修,我聽了一下,覺得同修給大陸官員講真相撥打有不足的地方,造成對方很容易掛斷,當時我很著急,就自己開始撥打,一個主任接的電話,我告訴對方不要參與迫害,同時要做三退,這是自保的最好方法,雖然對方基本真相都聽完了,但是我感覺撥打狀態並不理想,還是用人的狀態在撥打。向內找,找著原因了,聽到同修撥打,有不足的地方,不是發正念去圓容,而是帶著顯示心自己來示範,基點沒有擺正,自然神的狀態發揮不出來。任何一顆人心都在阻礙著自己用神的狀態講真相。

幾次撥打下來,幾經起伏,我總結到,講真相最重要的就是「用最純淨的心態講真相」,修煉是一個修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反映出的是自己的境界;講真相也是放下自己觀念的過程,也是一種境界的體現,心態越純淨,神的一面就越能發揮出來,師尊就會加持我們,智慧會源源不斷,真相自然會講的好。稿件,切入,技巧只是輔助手段,對於開始起步很有幫助,但是不起決定作用,開始提升和突破就有更高的要求。因為稿子寫不出背後的內涵,寫不出同修撥打的心態,更寫不出同修的修煉狀態。有時同修會問,這個稿子很好,同修撥打退了好幾位高官,怎麼到我這兒就不管用?其實就是這個道理。

以前出現瓶頸狀態,就是用人的狀態在講真相,帶有太多的觀念和人心,表現狀態是經常換稿子,懷疑自己的切入,判斷對方能否接受,現在撥打時間是不是讓對方不方便,還有很多協調事情沒有做完,找不著感覺,聽自己認為打的好的同修,結果越是聽別人講的精彩,越是自己壓力大。

以前打專案電話,看到電話包裹中的書記,主任等,無形中就有壓力,感覺自己像完成任務式的撥打,很吃力,現在打專案重點電話,沒有了人的觀念,心態純淨後,講真相有一個很大的變化,覺得很輕鬆,領到的包裹中的官員和自己智慧手機中儲存的日常生活中的親朋好友聯繫人沒有甚麼區別,感覺是自己的親人,朋友,自己的語氣、心態自然就到位。我體悟到,這也是慈悲心的一種體現。

一次我撥通電話,我說,張書記你好,對方說,你是哪位?我回答,我是小周啊,你不記得啊?對方立即說,是小周啊,我記得。我心中微微一笑,是啊,他們都是師尊的親人,在歷史上我們一定有過一面之緣,謝謝師尊,把有緣人帶到我面前。我給他講了當前的形勢,高官落馬,活摘真相,自焚偽案,全球起訴,三退保平安,最後,我說,張書記,你是一個明白人,中國古人講「識時務者為俊傑」,迫害法輪功明擺是一個大冤案,還有活摘器官這麼邪惡的事情,以後一定會被清算,我打這個電話就是希望你在這個重要的歷史關頭,作出一個正確的選擇,記得在你職權範圍內善待法輪功學員,還有用化名退出以前加入的黨團隊,這個對你自己的未來和家人都非常有好處,我說明白了嗎?對方連說了三次,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一次和兩位台灣同修在重點小房間打專案,剛進房間,同修就說,好多電話都不接,心態有些不穩。我說,大家不要被這個帶動,繼續撥打。下一個電話撥通了,台灣同修撥打的很用心,打起重點電話沒有任何怕心,不足的是講話語氣有些慌亂和急躁,擔心對方掛斷,還是受到所謂「重點電話」的影響。輪到我打電話,同修聽我打完後,馬上說,哦,原來重點電話這麼簡單啊,我明白了。我和同修簡單交流,提醒同修稍微改變一下切入,不要把對方當作官員,而是當作自己的親友,好比我現在和這位同修說話一樣,「某某同修,我想和你說件事」,就這麼簡單,不要自己人為的想的太複雜。交流後台灣同修撥打下一個電話,我感覺房間靜靜的,正念很強,沒有了雜念和人的觀念。台灣同修開始講真相,語氣平穩很多,明顯提高很大。打完後,同修高興的說,我今天收穫很大,突破了自己。我聽了非常高興,不是說我做的好,而是為同修的提高和突破而發自內心的高興,誰願意自己處在瓶頸狀態呢?平台同修經常講,自己一個人打的再好,又能救多少人?大家整體昇華提高,才能救更多人,這也是我們平台的意義之所在。最近幾次參加全球電話組專案,RTC平台每週的重點講真相,很多同修都撥打的很好,也提高很快,和以前只是部份同修撥打好的情況有很大變化。一次和一位花了一個多月才走出講真相瓶頸狀態的同修交流我的體會,她說,是!我也有同感,就是要用純淨心態講真相,而這個瓶頸狀態可能就是我們同修要走過的一個過程。我說,現在救人這麼急,瓶頸狀態不是師尊要的。我們否定這個不正確的狀態,通過集體學法和平台集體撥打的環境共同提高,「瓶頸狀態」就沒有存活的空間。

我參與講真相時間有限,還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寫出這個心得,是希望能夠給同修有所借鑑,如果每個同修都用神的狀態講真相,不限於自己的觀念講真相,那我們救人的力度有多大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