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RTC平台講真相中修心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雖然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很遺憾不能參加2014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但我會在網上時時關注英國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進程中取得的每一點成績,分享英國大法弟子修煉的寶貴心得,為支持英國本屆法會的召開,下面把自己幾個月來在平台講真相這段時間修心的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我的第一個體會是看住自己的心

剛上平台打電話時,我經常出現一包電話一個也不退的現象,這時我就會很沮喪,如果第二包退了一個,就又會喜形於色,盼著再退一個、再退一個,接著如果又連著被掛幾個電話,我又會急躁起來,那個心吶上下浮動很不穩,雖然也時時告誡自己不要執著三退人數,可是那顆心就像控制不住似的在求,記得有一次三包電話不但一個沒退,甚至聽完真相的都很少,當我按下最後那個響了半天也不接的電話,我停了下來,我要找一找問題出在哪裏?為甚麼有的同修三五句話就能勸退一個?為甚麼很多眾生能聽完他們講的真相?

修煉中已經逐漸形成的向內找的機制此時開始啟動,我明白了:為甚麼執著三退人數?還不是可以滿足自己的虛榮心、顯示心、求名的心、愛面子的心;為甚麼那麼不穩?還不是那顆有求的人心在做怪。問題找到了,再打電話時我開始看住自己那顆心,退了一個那個歡喜心剛要表現時,我就對它說,你歡喜甚麼都是師父在做,如果師父不傳大法,我能對一個陌生人做甚麼,就感覺那個歡喜心像個人一樣瞬間就蔫了;遇到眾生不聽還罵人時,那顆委屈痛苦的心要籠罩我時我就對它說,沒有甚麼,也許我今天給他吃的是第八張餅,再有一張他就飽了,就感覺那個委屈痛苦也就慢慢的淡了。

在給不信神又被黨文化徹底洗腦的人講真相時,我還發現了自己那顆很強的爭鬥心,有這樣一個眾生接通電話後,我在這邊講他就在那邊吵吵,於是我讓自己靜下來,看看這個生命為甚麼不聽,接著我回答了他十幾個問題,如你是中國人嗎你賣國;現在共產黨搞改革日子好過了你們瞎折騰甚麼;共產黨給我開工資你叫我退黨你給我開工資呀;甚麼劫難吶報應呀瞎扯等等。每次回答他兩三個問題他無話說了就撂電話,再撥過去再回答兩三個問題他再撂,再撥,五次二十多分鐘真相都講了他也不退,最後他不接了。

過後我就想為甚麼他不退,我已講的他無話可講,我似乎已經把他逼到了牆角,突然我的思維停在這兒,一個「逼」字讓我醒悟,「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師父的法出現在腦海,回想整個過程我真的是慈悲心不足,爭鬥心當道,還認為這個人怎麼這麼頑固。在反思這個電話時除了爭鬥心我還發現了自己那顆不寬容的心、自以為是的心、急躁的心、執著自我的心,我想,發現這些人心就要去掉它,不能讓這些人心干擾我救人。在去這些人心時我還發現有許多人心不是一下就去掉的,有些人心它會反覆出現,但是只要不給它市場,排斥它、抑制它,就會像師父開示的那樣:「它會越來越弱」(《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就在我滿足於自己的修煉狀態三退人數穩定在每天四、五個時,突然我又進入了一個瓶頸狀態──乾講不退,於是我每天撥打一百多個電話,像一個不辭辛苦的漁夫一樣撒下一張更大的網,期望用增加撥打數量保證每天四、五個的三退人數,一次我連續撥打了50多個電話一個未退(其中30個新號碼20多個以前未接的電話),當時就感覺那個心理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不停的講讓我口乾舌燥,一個沒退讓我大腦都木了,有許多眾生聽完全部真相最後卻把電話撂了,如果用九張餅的理來安慰自己的話,又覺得這三退的概率也太低了,我知道自己又該提高了,但問題出在哪裏?

不知道。學法。法使我那顆急躁的心靜了下來,法讓我看到了自己那顆隱藏很深的為私的心,講真相救眾生是為了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別落下,執著三退人數的背後是自覺或不自覺的與自己未來的威德連在一起,甚至去掉人心也是為了別干擾我講真相,自己的狀態是:三件事也做了,可是基點錯了。

認識到這一點,我就對師父說:弟子要從修煉的基點上歸正自己,要從舊宇宙為私的理中跳出來,要返本歸真,要修成一個符合新宇宙特性的為他的生命。也許是問題找對了,我每天被掛的電話越來越少,三退人數也開始慢慢上升,由四、五個到六、七個,八、九個,最多的一天退了十四個,有一天黨員就退了七個,其中有一位父親聽明白了真相不但自己退了黨還讓我給他兒子也退了黨,我說你能為他做主嗎?他說兒子早都對共產黨沒信心了。

我的第二個體會是用心去做

剛開始打電話時我事先準備了一個稿,撥通電話後我就字正腔圓的念一遍,直到有一天,我這邊在認真的講,那邊卻一個勁的喂喂個不停,我想他可能聽不清我講話,於是我停下來問能聽清我說話嗎?他說你是廣播錄音還是真人講話,我說當然是真人在跟你講話了,他說那你講吧,最後這個人退了隊。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就是說我必須改變自己的說話方式,但是讓我與一個陌生人像一個熟人那樣說話對於我還真的有點難,我的性格屬於那種比較嚴肅的類型,但我想救度眾生需要我改變我就要改變,我開始認真的聽平台上同修那些口語化的講真相方式,然後慢慢的形成了適合自己的口語化形式。

在講真相時我還發現自己恨不得把所有真相都灌給人的做法反而使一些人沒聽完就掛,在與同修交流時,同修告訴我這些人大多數都聽過真相,有的還不止一次,現在的中國人都比較浮躁,要儘快切入主題。我也從師父講法中悟到:三退和講大法真相是同舊勢力搶人,不能給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操控人的時間和機會,當然眾生主動要多了解的除外。其實平台上許多同修講真相語言都非常簡潔,只是自己太執著於個人做事的習慣。為了讓眾生能聽進真相,我認真的聽同修講、聽真相錄音,開頭這段話已不知改過多少遍,最近就形成了一段比較簡潔又比較適合自己表達方式的開頭,實踐中感覺效果還可以。

在講真相時我注意對不同的人採取不同的切入點,對聲音比較沉穩比較理性的人我就講,打通這個電話就是為了告訴您幾個國內封網我們老百姓看不到的重要信息,緊接著就講自焚偽案活摘器官然後講為甚麼三退;對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就講聽說過藏字石嗎?講藏字石之後馬上告訴他三退大潮就是順應這個天象在這段時間出現的一個狀態,它是有時間性的,然後勸退然後再講大法真相;對農民和文化層次不高的家庭主婦我就講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那是老天爺要淘汰壞人留下好人,怎麼留下好人呢?那就是趕緊把當年加入黨團隊時的誓言解除掉,因為發誓是要兌現的;對沒有聽完中途就掛的如果再撥通他能聽,我就把語速放緩語重心長的對他說,「朋友哇,在人類歷史上,在任何一場災難來臨之前,都會有一些人提前得到平安或逃生的信息,就看我們怎麼對待,南亞海嘯汶川地震撫順大洪水中都發生過,那麼我今天告訴你這個三退保平安也是這樣一個重要信息,當歷史走過今天您會非常欣慰您曾接到這樣一個電話並且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往往這樣一說就感覺有一部份人的那個心就回到了它應該在的位置。

如果他還不表態,我就給他講南亞海嘯中那個土著人的故事,或者話鋒一轉說我再告訴你兩個真相啊,然後就講天安門自焚、講活摘器官,然後再轉到三退上來。有一次女兒在家聽到我講真相說:媽媽呀救一個人怎麼這麼難?我說:媽媽的層次還不夠,如果層次在那兒,三五句話就能把真相信息打入這個生命的微觀中去,就把他救了,所以媽媽要好好修。在講真相中語氣也是我很重視的問題,師父把神韻做到那麼完美,我悟到:那也是師父給了我們一個做大法事情的標準,我現在也要在修好自己的過程中不斷完善自己講真相的內容和形式,不斷的完善,平台上許多同修那親切自然、平和中透著慈悲的語氣給了我許多借鑑。我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還做不到那麼完美,但我會朝著這個方向努力,用心去做。

謝謝師父,謝謝平台上那麼多熱心鼓勵和幫助過我的同修,謝謝在座的所有同修。

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