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放下 美妙無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家是三代人,我、丈夫、兒子、兒媳,還有剛滿兩週歲小孫子。我以前是在單位裏上班,單位改革我們都下崗了。為了養家糊口,我們走向了個體經商的道路。經商這些年,為了名、利、情去爭去鬥,把身體搞得一身病。修煉大法後,師父給我身體淨化了,無病一身輕。在大法的沐浴中,我把名、利、情看淡了許多,明白那些東西都是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的,能得大法才是人生最珍貴的。

零八年,兒子娶了兒媳,我把商店就交給他們管理,我退回來,在家料理家務、做我修煉需要做的三件事。我家也是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這朵小花在師父的呵護下,在我家裏開的五顏六色的花瓣。

我在家裏修煉環境比較寬鬆,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煉大法。當然,這也是由於我在大法中受益使自身發生的改變,他們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他們也都聽過師父講法,明白這個法是最好、最正的。我在救度眾生,證實法的修煉路上,他們給了我大力的支持。

我家是學法點,每個星期在我家學三天法,兒子、兒媳為我學法不受干擾,能靜心學法,把孩子找保姆帶半天,給我們學法小組開創了好的環境。一家人相處的比較和睦,我們和兒子雖然沒有住在一起,但吃飯基本上在一起吃,我把兒媳婦當作女兒來看。小孫子一出世,在月子裏我就給他放師父講法錄音聽,放神韻晚會給他看,再大一點給他放MP5里面存放的大法歌、美展、迫害真相、《九評共產黨》,當看到《九評》〈第五評〉大法弟子在監獄裏被迫害的遍體鱗傷,他說:「奶奶怕,壞蛋壞。」他每次到我家裏來,第一件事就是先放神韻給他看,常人的電視他不愛看,只要是大法的內容他都喜歡看。常人們都說這孩子特聰明,和別的孩子不一樣,我心裏明白,他有根基,是來得法來的,我得好好帶他。

在複雜的環境中人心去的快

今年五一前兒子和兒媳又開了一個店,他們暫時沒有雇人,我騰出時間就去店裏幫忙。新開的這個店,需要晚上的時間,這樣晚飯就在店裏吃,吃完飯兒媳先帶孩子回家,我陪兒子,9點以後才能回家,我學法的時間就少了。店裏有個做飯臨時休息的房間,雖然也能學法,但我發現學法時靜不下心來學。外面兒子賣貨時,有的顧客把價壓的很低,兒子說沒掙多少錢,他們還是有點不信,兒子就有些不耐煩了,這時我就坐不住了,就想出去說兩句。遇到哪天生意好了,哪天生意不好了,也能被帶動。發現不對勁,平時自己感覺利益心放的淡,多少無所謂,但是當真站在利益面前時發現,還是沒真把它放下,還是被它帶動。

靜下心來學法,師父說:「人與人之間在心性的摩擦當中能不動心嗎?在個人切身利益上能不動心嗎?這些事情做起來都很難,所以不是想要達到這個目地就能達到的。」[1]我悟到,兒子開這個店也不是偶然的,師父利用這個環境,讓我暴露還沒修去的執著,把它在這個環境中修去,真正提高上來。當我認識到了那個物質師父就給拿掉了,再遇到這種事,心就不被帶動了。

向內找,放下根本執著,家庭環境變好

沒修煉前我在家是說了算的,修煉以後改變一些,但骨子裏形成的觀念難以改變,家裏有了大事小事,多數都是我來處理。這樣一來他們就有了依賴心,有難處了就跟我說,我就盡可能幫助解決。

兒子他們開店需要資金,我把他爸以前買的意外保險錢取出來給他們用,也是給他們減輕壓力。我想:現在年輕人壓力一大,就承受不住了,就吵架,一吵架兩個人就要鬧離婚,離婚了孩子不受傷害嗎?那不又造業了嗎?這樣做看上去符合常理,但從修煉人來看理卻是反的。

我滿以為給他們減輕壓力,他們能高興,但實際上兒媳婦卻顯得不高興。我心裏想,我家媳婦怎麼變成這樣了,她以前知情達理不是這樣的。其實這是師父用她來去我對情執著的那顆心,自己還不悟,向外去找了。

有一天我到店裏去,碰到兒子當著媳婦還有一個男顧客的面,把手裏拿的東西給摔了,然後就出去到庫房那邊了,我也跟著到庫房,我問兒子為甚麼當著顧客的面摔東西?這麼沒禮貌,他說:「我還想要罵他呢!」我就問他為甚麼,兒子說:「他就是我們沒結婚前追求我媳婦的那個人,他現在還不死心,還來勾引她!」我說:「就為這事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那是以前的事,做夫妻不成就做一般朋友,那有甚麼啊!他到店裏買貨,就應該以禮相待,別太小心眼了,要大度些。你別把媳婦看得那麼低,你媳婦不會那麼做。」兒子經我勸說後,態度有些好轉。可我的心卻放不下了,從那以後我在店裏又碰到那個顧客兩次。讓我看到的是兒媳婦顯得很不自然,這時我人念上來了,壞了,兒媳婦真有事了。

這一念一出,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就鑽了空子。它就幫你演化,叫你看這都是真的,有時候腦子裏還打不好的念,我就坐下來開始發正念,在我空間場不允許這種事發生,不准許黑手,爛鬼操控眾生做這種事情,破壞家庭來造業,企圖想毀眾生,誰在操控就立即清除解體。我發完正念向內找,為甚麼能發生這種事,因為自己以前做生意也有異性朋友追求,是自己空間場有這種物質。

第二天早上,兒子來電話說他今天去進貨,叫我去給他看門。我說好,上午8點多鐘,我來到店裏,到中午快到12點,我給兒媳婦打電話問:「甚麼時候到店裏來。」媳婦問我:「媽,你兒子在嗎?」我說不去進貨了嗎?她說:「媽我跟你打一聲招呼,你兒子下次再攆我走,我就真走。」說完把電話給掛了。我聽了後心裏就不平衡了:這兒媳婦怎麼這樣態度跟我說話?這不是來警告我嗎?不行,我得跟她談談。

中午一點多鐘,兒媳婦到店裏來了(她知道我下午學法),等她來了,顧客也來了,沒機會跟她談,學法時間也到了,我得回家不能讓同修在外面等,我們沒談成。我剛到家,同修先來了一個,我們交流了一下,同修說你兒媳婦怎麼能這樣對你,你對她多好,再說那樣做孩子怎麼辦?也不符合法呀,不能叫他們這樣做。我聽了以後更放心不下了,下午學法精神溜號,不是丟字就是落字,別說悟法理,滿腦子都是快學完法,我去找她談。學完法剛要走,大腦有一念:不要去了,向內找,今天是星期五還得做週刊。我停住了,又一想:不行,兒子進貨不知甚麼時候回來,商店沒有人做飯,我得去。其實那時主元神已經不清醒了,被魔控制了,本想跟兒媳好好談談,一看她那個不高興的臉,火就上來了,馬上跟媳婦就吵起來了,說了一些常人都不如的話,她也說了一些氣頭話。

正吵著,姐姐同修來找我有事,正好被她碰上,她說你一個修煉人怎麼和常人吵架,你看你身後就站著一個大魔正在笑你呢,你們倆吵架是它操控的,這不正中了它的計嗎!我一聽,驚住了,這時主元神清醒了:我這是怎麼了,怎麼發這麼大的魔性,我錯了。我瞅著媳婦跟她說:「全是媽的錯,我是修煉人,不應該發火,一發火還不如常人了,一掉到底,這不白修了嗎?」說著眼淚就止不住了,我對姐姐邊哭邊說:「我對不起宇宙中的眾生,剛才我在發火時,我的內臟感覺像辣椒粉辣的那麼燒,發那麼大的魔性毀了宇宙中多少生命啊,更對不起我讓師父操了這麼大的心啊!我真是不爭氣!」這時姐姐同修祥和的對我說:「能知道錯了,那不就是在提高嗎?回家多學學法,拿法來對照,看哪裏沒做好,把它做好了,不就行了嗎?」

晚上回來後,靜下心來找自己:為甚麼修到最後,還有這麼嚴重的爭鬥心、嫉妒心、疑心、自強自大的保護心?這些心為甚麼去的這麼難?歸根到底還是那個情你放不下。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

既然找到了情這個根,那就得把它徹底鏟除,不能再叫它生長。通過這次深度找自己,我還找出自己有嚴重的嫉妒心。看到看孩子的保姆跟兒媳說話說的很熱情,心就被帶動了:有甚麼好講的,看她倆倒像娘倆了。看到保姆教育孩子不如自己意了,心裏也不平。其實這些都是嫉妒的表現。以前為甚麼不太明顯,是因為家裏的環境對它觸動不大。現在的環境,能直接觸動它的巢,那它必然是全巢出動。既然是全巢出動,那我就把這個老巢給徹底端了。

當你把執著的那些東西徹底放下而不被它們帶動時,那種美妙,真是無法言表!現在我的家庭變的又像往常那樣和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