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修去「嫉惡如仇」的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嫉惡如仇」的含義就是痛恨壞人壞事像痛恨仇敵一樣。在人世間,表現人的善惡分明、光明磊落的品格。對「惡」仇恨的同時也含有對「善」的渴望與敬仰。但修煉者沒有敵人,沒有仇恨,佛法修煉以慈悲為懷。而且「嫉惡如仇」也是情的產物,是魔性,是我們必須修去的人的東西。

身處物慾橫流的社會大染缸中,越是世風日下,我越崇敬淡泊名利、與世無爭的人格品質。鄙視那些以權仗勢,欺軟怕硬的勢利小人;討厭那種不要人格尊嚴、為金錢不擇手段、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的貪婪之輩。進而形成了自己「嫉惡如仇」的性格特徵。

十幾年的修煉中,我曾要求自己保持祥和心態,對「惡」的言行要「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經歷了一個個關的跨越,一次次難的魔煉,自覺得對「惡」的痛恨已基本消失,那曾經的「仇敵」早已不復存在,可在突如其來的考驗面前還時而怒不可遏。

幾年前的一次家宴上,小叔子無緣無故在人前惡狠狠地羞辱了我一句。面對突如其來的挑釁,我雖然很驚訝,但馬上意識到是考驗。我一沒說話,二沒生氣,飯後還主動和他說幾句家常話。保持祥和心態順利過關,自覺已符合了法在這一層次對我的要求。回家後我和丈夫說了此事,可沒想到丈夫根本不相信,且說我是沒聽清而猜疑,他弟弟不可能那樣說我(因為他知道多年來他弟弟一直很敬重我的為人)。過一段時間,小叔子可能意識到沒法面對哥哥,竟背地和他哥說,我要那麼說我嫂子,我還是人嗎?一句話更讓哥哥完全相信了小叔子。

一次在家提到此事時,丈夫不問青紅皂白,聲嘶力竭地叫嚷是我「無中生有,歪曲事實」!這時我本來很平靜的心被觸動了。因為「無中生有、歪曲事實」不符合我的性格、人品。別說現在,就是十幾年前沒修煉時也絕對貼不到我身上。我承受著無端的傷害能無動於衷,他背後還搬弄是非,又給我扣上這樣的帽子,看著丈夫無視事實的誣蔑我,我感到剜心透骨的心寒,胸中升起了對惡言的怨恨,隨之帶著滿腔的委屈和痛苦和他大吵幾聲。

吵聲過後,我清醒了,我想到了我的身份,想到了師父的法:「把你認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衝擊、心性干擾等這些事當成好事。你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常人」[1]大法為我撥雲見日。我明白這是一個很難的關,但我終於跨越過去了。感謝師父的精心設計,感謝當事人對我的考驗。以後在他們兄弟面前我的滿腔怨氣逐漸煙消雲散。

去年,哥哥因喪偶考慮再婚時,他的兒子、兒媳婦為了財產百般阻撓其父再婚,而且不擇手段的散布謠言,惡意誹謗其父女友的人格。哥哥人老實,又怕外面的謠言、輿論,被逼得很痛苦、很無助。看到哥哥可憐,我和幾個近的親屬去說服協調都無效果,最後幾乎是強行幫助簡辦了婚事。他兒子、媳婦沒達到目的貪心不死,便開始瘋狂地貪佔其父的財產,並記恨幫助過哥哥再婚的親屬。侄媳婦是個貪得無厭、蠻不講理的人。看到她傷天害理、欺負長輩,放棄自己的人格尊嚴去掠奪、換取錢財,我嫉惡如仇的人心又死灰復燃,對其「惡行」簡直到了無法容忍的程度。有時在自己家一想起來就滿腔不平,長時間無法心靜,看書、煉功都受到干擾。

我當然知道大法弟子不應參與人間俗事,但面對哥哥那樣可憐的處境,我想袖手旁觀、無動於衷,不是在縱容她們的惡行嗎?到底應怎麼對待?我產生了困惑。師父的一句話:「可是修煉的人不是走向神嗎?不是在神的這條路上走嗎?那為甚麼不能夠向神看齊?為甚麼不能夠按照神的要求去做?」[2]

警醒了我。「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3] 。「嫉惡如仇」是情中的執著。神怎麼會嫉惡如仇呢?痛恨、如仇哪裏有慈悲可言?我們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世人無論怎樣,我們只有慈悲救度的責任,而沒有鄙視、痛恨的理由。動人心、和一個無知的常人生氣、對人的惡言、惡行無法容忍,那就只能是個人。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至今還是人的狀態,甚麼時候才能走向神呢?

可見,嫉惡如仇在我的思想中已根深蒂固,是我提高心性的很大障礙。今後我必須突破這一障礙,時時用法檢驗自己的修為,不斷歸正人心,堅決把「嫉惡如仇」這個根子挖出來。

大法修煉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我要把心的容量放到最大限度,甚麼委屈、痛苦都自覺自願地裝進去,化解為無形;在任何關、難面前,牢記使命,浴火重生,向神看齊,使自己儘快完成從人到神的轉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為何拒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