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自己的好惡對待人和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修煉人在日常生活中,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對事、對人要以法中修煉出的慈悲對待,不能以個人在常人中形成的好惡和觀念看待,否則會對救度眾生帶來負面影響。這是自己最近在修煉中的一些點滴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遇事避免用常人的好惡對待

二零一一年有一段時間,中國大陸「反日」情緒高漲,本地區也發生了一些年輕人砸日本店、毀日本車的事。一日與一個常人朋友在路上聊天,談話期間恰巧接到另一個常人朋友的電話,電話中說到「反日」這件事,問我怎麼看待。我說日本過去是做過對不起中國人的事,可是畢竟是上一代日本人的事。現在所砸的日式餐廳都是中國人開的,這怎麼算?中國大陸的日本車也是中國人造的,這些人的就業怎麼辦?我接著說,你看現在一些憤青們所謂的「反日」這麼「熱血沸騰」,是有人在背後鼓動的結果,如果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移民日本,跑的最快的就是現在跳的最高的。最後自己憤憤不平的補充道:我不討厭日本,我喜歡日本。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自己不經意的一句「我喜歡日本」卻造成嚴重的後果。掛掉電話,和我聊天的這位朋友嚴厲的批評了我。因為她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平時對我勸善的話言聽計從,可這次火氣很大,說到日本侵華時侮辱了多少中國婦女,說到如果我在此時的公開場合說出這些話會招來甚麼後果,還說到以前一直對我是仰望,現在覺的我不行等等。我當時很難受,因為自己沒修好而影響到常人對大法的印象。事後我深刻的向內找,看看此事暴露出哪些問題。

最大的問題是自己對一些事的個人看法和人的觀念,由於自己平時不注意,對這個問題認識不清晰,舊的好惡觀念未去掉,新的又產生。這些物質只要存在,它就要有所表現,反映出來就是上面的情形。隨後我就留意自己平時的思想念頭,發現自己還是在時不時的形成一些好惡觀念,看似很有自己的「主見」,可是用法來衡量,用修煉來衡量,壓根兒就不應該產生這些常人的認識,那些根本就不是「正見」。從中也反映出對常人的事物執著和關心的一面。

師尊在《洪吟》〈道中〉中講:「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明顯自己平時沒做到。

於是我開始注意修這個不足,另外與常人朋友接觸時也更加注意態度慈悲和耐心些。我的常人朋友非常願意多些時間和我在一起,有時接觸中或回絕時態度有些隨便和生硬,這都在無意中帶來不好的影響。經過幾次接觸,這個朋友還多次提起這個事,再後來才漸漸恢復如前。可見大法弟子由於自身做的不好所產生的後續影響之長久,那可得要加倍的費功夫才能彌補的。

從上面的事例中我也體悟到,與親朋好友接觸時也不能隨隨便便、不注意自己的言行。態度上也要體現出修煉者的慈悲和耐心。在常人眼中,大法弟子的行為舉止就是代表大法的形像,我們只能證實大法,而不能給大法抹黑。尤其是可能因為一件小的過失,而破壞了長期的努力給常人樹立起來的對大法的正面印象,這已經不是單單的破壞個人形像的問題了。

二、對人也要避免以常人的好惡對待

我的弟弟不修煉。幾年前離了婚,有一個女兒。後來和他在大學時的女友(在外地工作,也已離婚)好了。所以弟弟經常在本地與外地兩邊跑,但未正式結婚。人世無常,經過了若干年後,弟弟的前妻有復婚的想法,結果事情就這麼吊著。

母親(修煉人)心裏傾向前兒媳婦,我雖然嘴裏經常勸母親說一切隨緣,大法弟子不管常人的事,順其自然,但因修煉前就見過弟弟這個女友,當時對她的印象就很好。前一陣出差還曾去過一次弟弟的女友那兒,長談過幾次,所以自己主觀上傾向這一個。

我和母親在這方面都沒修好,結果麻煩來了。弟弟前幾日因本地有事再加上要看女兒從外地回來了。剛到家接連幾天弟弟的女友不斷的來電話說有事要弟弟立即回去等等,吵的雞犬不寧。於是我對弟弟女友的看法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我馬上向內找,發現在這件事上,自己以前不對現在也不對,對常人的觀感不也是人的認識人的情嗎?人的情能靠的住嗎?這不就是個現成的例子嗎?另外這一切除了讓大法弟子看到自己的人情和去掉它之外不能再留下甚麼,否則就不是慈悲,對救度眾生就會起到干擾作用。

其它類似的問題也有,深查自己,有對某個邪黨人員、對警察等公檢法司方面的人員有一些厭惡,這些都會影響到救度眾生,也是非常不慈悲的表現。是修煉中必須要去掉的人心。

希望其他大法弟子也找找自己,看看有沒有這方面的不足。

這方面教訓最深的恐怕就是師尊在《北美巡迴講法》(二零零二年三月)中提到的那件事:「你們記不記的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以前,中國那個總理不是曾經肯定過大法嗎?「四•二五」學員上訪的時候,他也接見了大法弟子,而且說的很好。這場破壞開始以後我們有一些學員因此就產生了許多常人心,就想:中國大陸的那個邪惡之首趕快讓它死吧,讓它倒了,好換上那個總理,換上總理我們不就平反了嗎?你們想過沒有,這是宇宙的法,人說打就打?人說平反就平反?人不配!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一個常人身上呢?你們是大法弟子啊!你們一個大法弟子就代表了很大的龐大的空間。人類算甚麼,只不過是舊勢力在利用它,把你們更大的能力給封閉住而已。怎麼能夠這樣想問題啊?如果你們都這樣想,那麼,舊勢力看見了:怎麼都有這樣的心呢?這心得去呀,那我們就讓那個總理變壞。」由於大法弟子沒有用法來看問題,這件事當時給大法弟子證實大法造成了損失。

自己對事、對人形成的好惡、觀念、感受、看法等等常人的東西也許是今生養成的,也許是帶有前世的因緣和記憶。但是不管怎樣,這些符不符合大法才是關鍵,一切都要用法來衡量,用慈悲救度眾生來衡定。甚麼人好甚麼人不好,這事我是這麼看的我是那麼看的,這些是是非非都是常人的事。另外通過這些教訓,我也體悟到與常人接觸時世人的執著和觀念我們根本就不要去觸動它。

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也許自己認為的那個「不好」的也許是可救度的,不能因為一些人的好惡而毀了眾生得度的機會,不能因為一些人的好惡而讓舊勢力鑽空子。

師尊在最近的講法中談到:「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甚麼程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甚麼是大法弟子》)

讓我們將自己日常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用法來衡量和歸正,去掉人的好惡和人的觀念,使更多眾生得度。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