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羨慕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有這麼一段法:「那為甚麼惡黨如此的崇拜紅色呢?其實是對血的崇拜、對血腥的滿足感,邪黨文化中也公開承認說紅旗是鮮血染成的嘛。邪黨它是恨不得地上淌的都是人的血,其實有很多人對紅色這麼使用感到厭惡。」以前學法學到這裏,我都是在字面上理解這段法的意思,而參不透其實質的內涵。

前幾天和幾個上班族的同修(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在一起交流,同修甲說最近她一直打不精神來很懈怠,莫名其妙的產生了一種寂寞感,而且看到公園裏那些跳舞、扭秧歌的人還羨慕起來了。我就說多看幾遍師父的《二十年講法》吧,都甚麼時候了,還羨慕那些玩意兒,如果三件事都跟上,忙還忙不過來呢,還有心思寂寞呢,再說修了這麼多年了,怎麼還能羨慕人的那點東西,師父在《法輪功》一文中有這麼一段法「別人看的很大的東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為你那目標太長遠了,太遠大了,你將要和宇宙同齡。你再想想那東西,可有可無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東西都能過的去。」說到這裏,同修甲點頭很認同我的說法。

緊接著一位開著修的同修乙說,有一次她在街上發真相資料,路過公園時看到一隊扭秧歌的人,前面是敲鑼打鼓的,鼓架上面插著邪黨血旗,後面的人就跟著扭。她沒在意繼續往前走了幾步,再一回頭猛然看到了以下的淒慘場面:血旗下的人都變成了妖魔鬼怪的模樣,在那張牙舞爪的群魔亂舞,而且這些人身上全都流著血。從表面上看人還在那美滋滋的歡蹦亂跳呢,你說人可不可悲?說到這裏我們都感到很震驚,同修甲更是張嘴瞪眼的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說,再也不羨慕這些東西了。

這時我也想起了開頭提到的師父講的那段法,才對這段法理有了實質性的認識(當然也是現階段的認識)。由此我對《轉法輪》中師父講的「全國各地練功的人,有多少人身後有附體的?要講出來很多人會不敢練功,為數相當嚇人的!那麼為甚麼會出現這麼一種狀態?這些東西在禍亂常人社會,怎麼會出現這麼厲害的現象?這也是人類自己招來的,因為人類在敗壞,到處都是魔。」這段法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萬幸自己得到了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更感恩師尊的佛恩浩蕩!否則,今天也許我也是那些扭秧歌的一員,多麼的可悲、可憐?以上寫出這點,希望能給那些也有類似同修甲狀態的同修一些借鑑,不要再羨慕常人的那些愛好了。

不過打那兒以後,同修甲真的精神起來了,三件事也跟上了,每天忙的不亦樂乎,整個人看上去大變了個樣,臉上也放光了,眼睛大而有神,渾身充滿了活力。

今天,賦予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歷史重任,弟子唯有在法中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辱師命,完成史前大願!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誠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