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一尺說成一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最近我認識到自己在很多問題上,習慣把一尺說成一丈。

在一次交流時,同修讓我說一下近況。我雖然稱自己有很多不足,但是還是滔滔不絕的講了自己一天是怎麼過的,如何安排三件事的,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挺精進」的。然而問題就在於我所說的這些狀態不是每天都如此,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而我總是有意表現自己做好的那一面,隱藏或少講做的不好的那些,說也只是以前這樣的狀態現在怎麼怎麼好轉了。

我們都知道師父在《轉法輪》裏講:「我這個人有個習慣,我要有一丈,我說一尺,你說我吹都行。」師父的作風是留給我們作為參照的,但我是怎麼做的呢?不好的狀態給包裝一下,就講到自認為同修能理解而又不影響自己「形像」的程度。就是因為這樣,後天形成的觀念和人的東西,總是被我掩蓋很多,只有很少一部份暴露出來,有一丈執著卻每次只能去掉一尺。

這種虛榮心、顯示心、執著自我、證實自我的心,一直讓我無法百分之百按照師父講的法對照自己,使這些「假我」在我的保護下,根深蒂固。總是不自覺的和同修不好的狀態或和以前的自己相比,甚至和常人相比,認為自己是「一朵花」。

因此在看到同修或常人為私的那一面時,用法來對照他們認為他們怎麼那麼自私,僅限於一味的忍或要求自己不動心就認為達到標準了。而不是把他們當作一面鏡子,利用這個機會徹底暴露和解體自己不好的心。

師父苦口佛心的教導我們要無條件向內找,但我自己是怎麼做的呢?難怪我自己最近老是看到周圍常人極其自私的心,不管我如何好意相勸對方總是屢犯不改。因為面對師父要無條件向內找的教誨我就是這樣執迷不悟的。

這種在常人中養成的浮誇和虛榮,讓我看到同修不好的執著或狀態時雖然美其名曰是幫助同修,但是會有「如果是我才不會這樣做的」顯示心和瞧不起同修的心,而卻不能認真無漏的查找自己。當看到同修修的好,受到別人讚揚時,一旦被自己或其他同修看到做的不好的一面,心裏不自覺的會生出「看吧,同修們看到的只不過是他修好的那一面而已。」以此來平衡自己的妒嫉心。

這樣的一思一念是師父高興,還是邪惡高興?是走師父安排的路還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修煉是嚴肅的。「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1]在師父的這段法裏我悟到,別人的讚揚或指責其實根本就不必放在心上,也不一定說的對。只要利用每一次機會查找自己提高上來這才是最重要的。修煉容不得一絲一毫的虛假,欺騙別人,實際是欺騙自己。

從最宏觀到最微觀,層層解體阻礙和干擾我百分之百同化大法的所有變異物質和敗壞因素,無條件向內找歸正自己,真正讓本性的一面做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