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向政要講清基本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們夫妻倆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得法的。那時我們身體和精神狀態都不佳,希望能通過修煉法輪功得以改善。接下來的一年半裏,我們是以個人修煉為主。那時我們雖然知道在中國發生的迫害,但是很少參與講真相

我們的轉變,是在當得知兩位曾在當地建立真相點的中國同修在返回中國被抓時,我們悟到,應該主動參與講真相並支持當地講真相點繼續下去。當時我們僅限於給行人發傳單。

二零零四年海外發起去紐約講真相消除邪惡的活動,我們決定參加這個活動。在中央火車站前,我們與一群台灣來的同修站了整整一個星期。第一天對我們來講真的很難。匆匆忙忙進入火車站的紐約人開始不願意接資料,有的還很粗魯。我們感覺很不舒服,十分不安,體會到這種被拒絕的感覺。接下來的日子裏,情況就好轉了,人們最終接傳單了。晚上我們又生了歡喜心,驕傲的心,覺的自己做的好。一位與我們呆了一整天的同修卻給我們指出,我們講真相的方式不好,我們只是發傳單,也不跟人說話,告訴人們迫害的真相。開始我們覺的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內心受到很大的衝擊。當我們平靜下來後,認識到,他說的非常對。接下來的幾天裏我們就盡可能的告訴人們關於法輪功和迫害的真相。那個星期對我們來講相當艱難。我們常常只有幾秒鐘講話的時間,但在那段時間裏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

回到德國,我們就把這個經驗用到當地的講真相點了,並且也應用到對中國遊客講真相上。我們給他們講迫害的真相,勸他們退出共產邪黨及其相關組織。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越來越能理解中國人的思考和行為模式。幾位中國同修也常常給我們提供幫助和很多指導。

在長期經常參加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們也越來越得到了提高。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在交談中,你會變的更有信心。我們發現有一點很重要,就是針對每一個人,讓這個人在談話中能夠真正理解和接受真相。同樣重要的是,不要僅僅自己講,還要與人交談。這樣才能知道這個人是否理解了或者他還有甚麼疑問。

多年後一位德國的中國同修問我們,是否有興趣參與給政府官員講真相的活動。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我們開始不確定應該怎麼做,出現焦慮和不安的情緒。當時正值選舉當前,我們便加入了給政府官員講真相組,組裏出了好點子,我們確實也付諸了實踐,就是去拜訪我們家鄉的參選官員的公共競選攤位。這樣我們就在街頭,在一種寬鬆的氛圍中,第一次與官員交談起來。這次正面的經歷告訴我們,與官員講真相其實並不難,跟與其他平常人講真相沒甚麼兩樣。不管他是官員還是家庭主婦,都是我們講真相中要救的人。

接下來,我們嘗試聯繫一位在我們選區的國會議員。我們打電話預約,並收到了面談邀請。這對我們又是一個新的挑戰,我們很緊張,不知道是否能夠做好這個新的工作,而且害怕被拒絕這一執著心又冒出來了。這個關,我們必須得過去。

師父說:「有些學員正念足一些,怕心就小一些,做的就堂堂正正一些。有的人怕心多一些,就做的差一些。完全沒有怕心的個別人也有,有些地區比較寬鬆呢,會多一些,邪惡多壓力大的地區還是很少。不是說有怕心了就不行了,怎麼樣能夠克服自己的怕心,正念足一些去做好三件事,那就了不起。(鼓掌)相比之下不管大家怎麼害怕,面對著救度眾生的責任,都得去做,得去救人,那就了不起。」[1]

最初國會議員對我們是帶有十分批判性的態度,但在談話過程中,他漸漸變的隨和起來,終於開始提問題,並幫助在外交部諮詢關於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他後來也真的付諸了行動。

這段經歷鼓勵我們繼續做下去。我們決定盡可能與這裏的許多政府官員取得聯繫。我們開始定期給當地各級官員和歐盟議員寫信,書面告知其中國大陸法輪功被迫害的最新情況。

二零一一年伊始,我們第一次約見了一位德國人權委員會的國會議員。開始談話時,他也是對法輪功有負面的想法。在談話的過程中,我們漸漸清除了他對法輪功的偏見。告別時,他對我們說,我相信你們的話。他還主動把其他政要介紹給我們。

每一通談話,我們都能有所收穫。我們悟到,給政要做些基本的解釋,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被迫害,迫害的情況,以及揭露邪黨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也了解到,在與政要談話時,可以針對他們的負面看法直接對話,從而解體這個負面的看法。當我們跟他們解釋這是共產黨的謊言宣傳時,他們很快就能明白。同時,我們也得到了其他給政府官員講真相的同修的大力協助和正念加持,我們能明顯感受到他們的正念。

遺憾的是之後我們給政要講真相一度停滯不前。因為對情的執著,我們多次被干擾。當時我們沒有悟到,舊勢力在利用我們的不足,阻擋我們要做的事。我們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就沒有再約到政要。

二零一二年,因為一項決議,大家去歐洲議會的所在地講真相。我們當即決定下來,沒有任何準備就開車去了。去法國的路上,我們嘗試給歐盟議員打電話約見他們,決定全力以赴作好和他們這種面對面的講真相工作。我們試圖約見更多的官員,並且計劃定期開車去歐盟議會。一整天下來,我們約談了很多人。一位歐盟的國會議員還告訴我們,我們堅持不懈地要約見他,讓他很受觸動。

二零一二年十月初,我們打電話給這裏的社會民主黨派人權秘書處的一位助理。她對我們說:「您直接找聯邦議院的人權委員會主席吧,這樣您就能直接和所有的黨派直接對話。」我們便給人權委員會的主席寫信要求約見。

不久我們認識了一位年輕的中國同修。他在德國做實習,並決定為營救他的媽媽而呼籲。他的媽媽因為信仰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中國的勞教所裏。我們決定一起去拜訪官員,向他們揭示這個在中國發生的迫害的活生生的例子。沒多久我們得到更多約談的機會。

二零一三年二月,我們收到國會議員辦公室的來電,邀請我們去那裏和國會人權委員會面談。我們很高興,但我們也知道,這意味著要在一些官員面前做一個講演。這也是下一個大關。有多少人會來,他們會提出甚麼問題,一堆帶著人心的疑問冒了出來。為了這次約談,我們有三個同修一起做準備功課。但是當我們四月份站在聯邦議院的正門前,怕心再度浮現。害怕是一種執著,而舊勢力會利用這個漏來干擾我們。早上的時候,我們中的一位同修突然出現牙齒劇烈疼痛,並且擔心在會談時,因為疼痛而不能集中注意力。我們就發正念。進入會議室後,我們安靜下來。我們的報告引起了官員們極大的關注。只有通過師父的加持,我們才能做的好。為我們發正念的同修也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此前一天,我們在外交部舉行了第一次會議。

在這期間,我們合作越來越溶洽。開始我們是從最基本的講起,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迫害,迫害的具體情況。中國同修就以他母親為例,說明迫害以及他在中國從孩提時代起就被迫接受的仇恨和虛假宣傳,以及邪黨的洗腦方式等一些具體的細節。這對揭露中共的邪惡很有說服力。很多官員被深深打動。有些還說要給勞教所的所長或柏林的中國大使館寫信,幫助營救他的母親。在與中國大使單獨見面時,他曾兩次談及此事。接著我們就講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並告訴他們目前最新的狀況,例如,越來越多的海外議會和官員公開譴責這種罪行。我們已經是第二次去聯邦議院了,以後我們會常常去,還有歐盟議會。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三年間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官員們越來越關注我們。我們借鑑英國同修的做法,樹立了一個目標,就是促成在人權委員會和其他的委員會召開一個官方的聽證會。

每一次會談我們都獲得了各個黨派和不同的委員會的內部運作的信息,並從而建立新的聯繫。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越來越明白,面對面的講真相有多重要。師父已經為我們鋪墊好路了。我們只需要走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兌現誓約。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二零一三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