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輕易放棄任何一個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神韻是師父以文藝的形式,讓更多眾生接受師父慈悲救度,也是給我們大法弟子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機會。在神韻第一次來台巡迴演出時,我只找自己親朋好友買票去看,沒有去找其他常人,還找了一些理由當藉口:我住苗栗比較遠,由台中同修推票就好了,我每天打電話講真相救度眾生就可以了。為自己找理由開脫,其實就是自己有怕心走不出去。

神韻第二次來台巡演時,我心裏也很明白師父在正法,我們只是助師正法,其實要出去推票自己還是有怕心,當早上想去推票時又會找理由替常人想:早上他們很忙沒時間聽我講,下午再去;到了下午又覺的晚上去好,就這樣一天天拖延還是沒出去推票。雖然天天有打電話勸退,還是覺的自己有件重大的事沒做,心裏七上八下的渾身不舒服,總感覺心裏空虛不踏實。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眾生,這也是當前大法弟子圓滿過程中要完成的。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責無旁貸的,必須得去做、必須得去完成的事情。」

在向內找中找到自己的怕心,推神韻是最神聖的事,怕心不去掉正念不出來怎能救人。歸正自己後,救人的心動了,同修整體也認識上來了,出去推票發覺甚麼都在變,不久去看神韻的遊覽車台數就一直增加。今年推神韻已經沒有怕心,也有經驗,窗口要拿票時問我要拿哪一天的票,我第一個想法就是不要假日票,因為,前兩年的經驗假日票好推,每次到演出前票都不夠,假日不用擔心沒人買,真正有人要假日票時再去取票。

拿了不少非假日票分給幾位同修,當然不是假日大部份人都要上班,票確實推的比較慢,同修也在言談中談到怎麼沒拿假日票,假日票好推,經跟同修交流後,大家也理解我的想法。

其實,我聽同修說怎麼沒拿假日票,假日票好推,心裏有點不舒服,因為要拿非假日票是我說的,心裏在嘀咕:不是假日票你們覺的不好推,我來推。我就去買一台中古筆記型電腦,拿著光碟挨家挨戶去推,一張都沒賣出去。之前有常人團體要邀整台遊覽車去看神韻的主辦人突然出了小車禍,還有要幫推票的美容院老闆娘也跟先生鬧離婚沒心情。

這些事情發生不是偶然的,肯定我自己出了問題,在向內找時我找到自己的爭鬥心,同修說了幾句心裏就不舒服,有顆不能被說的心,而且我還用自己的認識強加給同修,沒替同修著想。

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有對愛面子心的執著,叫人說了覺的不好意思,就會在這方面觸動不能被說的心。」我覺的說的就是我,而且我還想利用常人推票,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怎能靠常人,帶著執著救不了人呀!找到執著後,那些不好的心放下後,原本不買票的也打電話來說要看神韻,沒多久,同修的票也陸續賣完,拿下來的票很快就賣完。

幾年來我都是打制止迫害電話及退黨電話。天天打電話,也打出經驗來了。只要對方開口說話,對話中我大概就可以知道他們的身份、他們有沒有說實話。很多人都會說甚麼黨都沒入過,原則上,我不揭穿他們的謊言,針對符合他們需要聽的話跟他講,對甚麼人講甚麼話,他們是可以感受到我們是真心為他好,只要再問他:你再仔細想清楚一點,是不是有入過黨、團、隊,通常他們會說「好像有,那是很久以前的事。」「那我就幫你三退好嗎?」一般都說「好」,或「你給我退黨訊息就好了」。有的聽到退黨就罵我反黨,問我是中國人嗎?問我是甚麼黨,我會告訴他「我是中華兒女,也是炎黃子孫,我沒入過任何黨,我不搞政治,你不覺的政治很黑嗎?我們最好不要去碰它。」有的會說「對、對、對」,並且靜下來聽,明白後就退了,有的會說「我知道了。」

打電話對我心性的提升很有幫助,當被罵時動不動心,電話沒人接或被掛時能不能堅持,很多執著都是在打電話中一點一滴的去。這其中最主要就是學法,發正念也絕對不能少,心純淨下來,救人的心很強時,結果就是不一樣,而且在很忙時想到救人的緊迫,並且即時抽空打電話,退黨率也會很高。有時自己心不靜或是急躁,講出的話沒有慈悲、眾生感受不到我的善,就很容易會被掛電話,那時我會停下來找找自己哪顆心不對。

有一次一個號碼一直都沒接,好幾次都想刪掉。念一轉,不行,萬一他就是等我救的眾生怎麼辦。打了二十幾天後,有一天真想要刪掉,心想再給他一次機會吧。電話響兩聲有人接了,對方入過黨,只跟他講幾句就三退了。我要是沒耐心,救度眾生沒堅持,這個眾生又要再等機會。

幾年來最可喜的是,每位退黨或沒入黨的眾生,只要告訴他們常常默念「法輪大法好」,他們的回應就是「這個好、這個行,太好了、謝謝你!」

我們地區有幾位同修平常都有學法交流,活動也有參加,講真相就是寫一些信,我覺的她們還可以參與別的項目,我就到她們家了解情況,並跟她們交流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她們告訴我,其實她們很想做,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就鼓勵她們到我家打電話傳《九評》、勸三退,當她們第一次打完後,告訴我原來打電話那麼簡單,她們以為打電話很難,而且她們很快就上路了,打的很好。其中一位第一次打就幫退黨,那個人還告訴她,他接退黨電話七八次了都沒退,這次就退吧!

我的體悟是: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自己的眾生等著我們救度,如果還沒加入打電話的同修趕快加入,也許你的眾生正在等著你救度,不要讓自己的天體殘缺而有遺憾。打電話真的不難,我媳婦還未修煉,她說天天聽我講退黨,講稿她都會背了。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說:「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

正法進程越到最後要求越高,我的體會是一分一秒都要珍惜,學法交流沒有特殊情況不能遲到,煉功更不能有一搭沒一搭。學法、煉功、發正念、救人,每天我都不能沒做,因為一天沒做,永遠都補不回來,這也是我的堅持,修煉是沒有假期的,尤其是救人更沒有假期,自己得先做好,才能帶動同修。

記得早期我們地區還沒人到香港景點講真相時我主動先去,回來跟同修交流後,同修也陸續到香港景點講真相;然後我轉到網聊,那時我們地區還沒人做,我先學著做,同修很快認識上來做這塊;我再轉到迫害電話及退黨電話,如果自己沒先去做,就沒心得與同修交流,同修也不知該怎麼做。

沒修煉前我是家庭主婦,平常只是幕後協助先生的生意,書讀的不多;但是修煉後,從不會拿滑鼠到現在可以打幾千個字,從不敢發言到現在敢自然的上台講心得了,也帶動周邊同修講心得,同修起先都會怕,我覺的只要用心的在後面鼓勵,同修很快就會突破怕講的心,有幾位開始做了輔導員,重要的是同修自己從法上認識提高上來,去掉怕心,師父都會加持。

正法進程一直在變,大家都知道三大媒體的重要,尤其業務這一塊,起先我想要加入、經過了解後,要專業、專職、對我來講是一大的考驗。

這次餐會要跟企業講真相,我想就從這塊先學著做,心裏一直想做,想是想了還是沒去做。打電話救眾生天天做,但是只要放下電話,想到要跟企業講真相又沒去做,心裏不安、內心的掙扎加上內疚真的很難受。只知道媒體重要沒用啊!要做到才是修呀!

師父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說:「眾生都等著得救,這一點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大法弟子們不去救他們,不管他們在世界的哪個角落裏,你們不去救他,他們就沒有希望。」我一定要去掉怕心向企業講真相,我要救人,神怎能怕人呢!

我先找先生比較熟的小企業,起先自己不敢打電話,叫我先生打,我先生說:要你自己打,我只好硬著頭皮拿起電話打,才發現不是想像中的可怕。約好時間,到了門口,我先生看我還站在門口沒動,就說:「你怎麼不進去?」其實我是不敢進去,還好有人走前面,我在後面跟沒問題,真正跟老闆接觸後,發現沒那麼難,根本就是自己的怕心。這對我來說是一大鼓勵。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會怕了,因目前我身邊還有些項目,只要有時間我還是會往業務方面學習,也希望有條件、有經驗的同修加入新唐人業務這一塊,我們是要救人!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上是個人修煉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