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步伐 快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大家好!

我是瑞士學員,叫潘淑珍,我在瑞士景點講真相、勸三退,至今已有四年多了。在這四年多中,除週末外,我每天都風雨無阻前往景點,與一學員配合救人。

自去年瑞士加入歐盟後,大陸遊客只持申根簽證就可以來瑞士旅遊,因此來此地的大陸遊客越來越多。面對面向中國人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的機會也就多起來了,這也是師父的慈悲安排。

師尊多次教誨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特別是從今年五月到九月,師尊連續發表七篇經文,都是圍繞救人的講法。又在《致美中法會》中,告誡我們,「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從中我深感救人的時間是非常緊迫的,要加快救人的步伐,快救人,多救人。

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講真相、勸三退中的一點經驗和體會。

第一、學法、發正念、煉功要堅持

我每天早上五點十分發完正念,接著煉五套功法,然後學一講《轉法輪》,之後要乘火車一個小時才能到達景點,我利用這一小時的車程來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以及景點的空間場。講真相回來,每天晚上我還要學一個半小時的新經文。還有每週三次的戶外集體煉功,我也都儘量參加。無論怎麼忙,我都儘量堅持,這是因為我曾在天目裏看到,另外空間的佛道神都準點參加我們的集體煉功,如果我不去就會感到心裏不安。

第二、在景點所用資料

我們沒有攤位,所以資料都是各自手上拿著、包裏背著,我們的資料有小本《九評》、歐洲版的《中國特寫》報紙和《大紀元時報》。

第三、勸退方法

1,隨隊伍講真相,邊走、邊發、邊講、邊勸退。

一般遊客從大巴下車,導遊要帶隊去吃午飯,我就跟著隊伍,一邊走,一邊發資料,一邊講真相勸退。這就需要我不僅腿要跟上他們的行進速度,嘴還要不停的講真相,腦子反應也要快,很多三言兩語就被勸退了,即使有時遇到惡言惡行相伴的,還有譏笑、辱罵、動手、腳踢,甚至近距離照像、錄像的,我也都不讓這些事情影響我救人。每當遇到這類情況,我都儘量的保持平和的心態,好言相勸,並善意指出他打人罵人是不對的。因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理已經在我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每遇到這些矛盾,我都會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的「出家雲遊」的法理。我就把這個過程當作是雲遊,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到無怨、無恨,還要理解、體諒他們,因為他們在大陸受邪黨毒害太深了才會如此行惡,我可憐他們不知道真相。這樣,我的心就不會受他們的影響而浮動。我想,我是來救人的,今天我即使沒有救了你,我也要盡可能的把真相講給你,也許下次你還會有得救的機會。

如果是在隨隊穿行的時候遇到這樣的人,我往往跟此人很快講完後,就要加快腳步追上前面的人勸退,不能因為個別人不聽而影響其他人的得救。

有時,我給一人講真相時,幾個人就湊過來聽,當其中一個人同意退了,其他四五個人也就跟著退了。就這樣,很多時候我跟著隊伍一走一過就能勸退十來人,到旅遊旺季的時候,經常三、四個小時就能退好幾十人,在巴黎我曾幾次一天勸退一百多人。

夏天裏,我總是忙的汗流浹背,氣喘吁吁,是辛苦的付出,可換取眾生的得救和個人的昇華。每當看到眾生明白真相主動三退的一幕幕生動的場面從新展現在面前時,我心中就會感到無限的欣慰,感到那一刻「值千金,值萬金」(《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2、三三兩兩講真相、勸退

吃過午飯後,是遊客自由活動時間,有的去照像,有的逛街購物等,每當看到這樣的遊客,我都會主動去迎上他們去勸退。在這過程中,針對不同的人我會用不同的方法切入,下面我就舉例來說一下我的方法。

1)年輕人。如果是一對情人或者小夫妻,我就會說,兩位年輕人好甜蜜呀,祝你們永遠甜甜蜜蜜。他們普遍聽後都會很高興的說「謝謝您」。我就會進一步說,你們知道嗎?現在天災人禍有多少?今年二月是南方的雪災,然後是手足口病,五月四川地震、毒奶粉,現在又來了甲型流感和豬瘟,天災警示人呀,是很可怕的,但也別緊張,只要順天意就能保平安、保命、保未來,甚麼是天意?天意就是天滅中共,順天意就是退黨退團退隊。緊接著我就會問他們入了黨團隊沒有,然後跟著就給他們起個名字,一個叫甜甜,一個叫蜜蜜,幫他們退了,他們會高興的點頭說謝謝。

2)老年人。如果是一對老年人,我就會迎上去說,兩位老人家好,晚年多幸福啊,這把年紀來歐洲玩一趟,多有福氣呀。對方會高興的回答,「可不,托兒女的福,孩子給的錢。」然後我就接著說:「祝賀你們有這麼孝順的孩子。可得把這晚年幸福保住呀,咱遠的不說,就說這最近的吧,這個甲型流感可是傳染的夠厲害的呀。這不就是老天爺在收人嗎?」對方說:「知道了,國內已經報導了。」然後我會趕緊說:「告訴您,這種叫豬流感,交叉感染,現在可還沒有藥呢。您知道嗎?天要滅中共啊,共產黨有槍,有炮,有原子彈,可它能打得著那些細菌嗎?」對方聽後連連點頭。「那您入了黨團隊了嗎?」「入了,還是老黨員呢。」對方答道。「那可要趕快三退啊,順天意保平安,我給您起個化名退了吧。一個叫郝健康,一個叫郝長壽。」聽完我的一席話,對方一般都連聲道謝。有時對方也會說,「哎,都這把年紀了,還能活幾年啊,還退甚麼呀。」那我就說:「不能這麼說,如果您到了天定年齡,生老病死是規律,如果沒到天定壽命,被瘟疫給收去了,那能好死嗎?或者說這個四川地震,被砸在地下,胳膊、腿都斷了,再加上中共救災不及時,沒吃沒喝,幾天餓死了,那好受嗎?您就順天意,也不費勁兒,起個化名就退了,只要您退了,三尺頭上有神靈,就有人保祐您了,踏踏實實的過您的幸福晚年,您看我就用個化名給您退了吧。」「得,聽你的退了。」

3)學生。一天我遇到三位留學生,我迎上去說,三位小姐好,聽你們三位親切的交談,好像跟親姐妹一樣,是來旅遊的?不是,我們是來留學的。我就說,祝你們學業有成,三個都說「謝謝」。然後我接著說,阿姨跟你們說幾句心裏話。她們說「您說」。我就說:「你們一定要好好學習,父母養你們不容易呀!他們用自己的血汗錢把你們送出國,為的甚麼呀,不就是為了能讓你們學本事嗎?可要讓父母放心呀!」一個孩子說:「您怎麼跟我媽說的話一樣呀?」我說:「我是做媽的人,可憐天下父母心呀!俗話說,學會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因為你們學到了真本事,才有生存的條件,他們就會放心呀。」一個孩子說:「謝謝您的囑咐。」另一個說:「我可以叫您一聲媽媽嗎?」我說,我真把你們當作我自己的孩子一樣。我還告訴你們,你們在異國他鄉,父母一定都很惦記你們,你們平安,他們才放心。你們看現在最近這個甲型流感、豬瘟傳染的多迅速呀,國內國外許多學校都封閉,停課,家中父母不為你們擔憂嗎?可目前還沒藥可治呀,多可怕呀,但也別緊張,只要順天意,就能躲劫難,就能保平安。然後我就告訴他們甚麼是天意,怎樣順天意,就這樣三個孩子很痛快的都答應退了。

4)基督徒。一天我見四個人邊走邊聊,迎面過來,我就上前搭腔說,聽口音,你們像北京人呢,他們說「是,您也是吧。」我說,對,鄉音把我引來了。聽到家鄉話,我就感到格外的親切,他們說「可不是嘛。您在這裏賣報紙呢?是反共的吧。」我說:這報紙是免費贈送。我不是賣報紙的,我是大紀元義工。再說那個共產黨還用反嗎?不反自倒!它做的那些壞事都在那兒擺著呢,他要倒是神定的,神讓它倒,它一定倒。天滅中共是神定的,你們看看,這《中國特寫》裏有在貴州出現的藏字石,這可是神寫的字:「中國共產黨亡」。一個說「給我看看」,我接著說,現在邪黨還在那兒撐著,就是給人的機會。天滅中共是天意,我問你們都入過黨團隊嗎?三個都回答說入了黨。我說那就趕快退呀,退了保平安呀。一個說我們四個都是基督徒,我們的主會保我們平安的。我說,你們的主保的是他虔誠的基督徒。這邊你信共產黨,那邊你又信基督,你不虔誠,他能保祐你嗎?你退了,才說明不信共產黨了,他看著你都高興。他們都認真的聽著。一個說:「哎,你還挺能說的。」我說不在能說不能說,你們聽在不在理,一個說:「在理」。那我說咱們就也起個名字退了吧。就這樣四個人就都同意退了。

5)政府官員。一天來一輛小車,五個人,四個當官的和一個導遊。我剛接近他們發材料,導遊就說不要拿,隨後就進了錶店。一會兒,那位導遊出來了,我就說,小伙子你做你的導遊,我發我的材料,你為甚麼橫加阻攔,不讓拿呢?現在是人命關天的時候,你妨礙我救人,你說你是在幹好事嗎?我要是救不了他們,你承擔的了這責任嗎?導遊馬上解釋說,因為他們在法蘭克福拿過了,我說,我們這裏的材料跟那兒的不一樣,人家拿,你不吭聲不就行了,這就是你默默的支持。他說,「好的,大姨,您知道嗎?這四個都是當大官的。」我說,我不看他是不是當官的,他們當大官和你這個導遊的生命價值是一樣的,我救的是這個人的生命,我要告訴他們順天意躲劫難,保生命、保平安。這導遊說,「您說的太對了。」我說,「那好,阿姨先給你退了吧。他說「我沒入黨」。「那麼你入了團和隊了吧」。我接著說。他回答說是。我說三退你就佔了兩樣,舉過兩次手,發過兩次誓,這個誓是算數的,要為中共奮鬥終生就是中共的一份子,不退能平安嗎?他說:「不平安。」我說,我給你退了吧,他看看表說,我還要辦點事,咱們改天吧。我說,好,我們常見。

不一會兒,他就把那四個當官的帶出來了,我就立刻迎上去笑著說,你們好,幾位舉止不凡呀,一看就是當大官的。他們都笑了,我就接著說,其實你們當官是因為你們命中有,就是有官運。現今你們當共產黨的官,就是不是共產黨執政你們也是當官的命,是命,命中有的自然就有,命中無的莫強求。他們都面帶笑容,特愛聽。我就接著說,命真好,可得把這好命保住呀,咱們遠的不說,就說最近吧,你們都清楚,這個甲型流感,豬瘟傳染可夠迅猛的,很厲害呀,你們知道嗎?1918年西班牙的國王就是死於這種流感,如今這病又來了。這不是老天爺在收人嗎?天要滅中共。共產黨有槍有炮有原子彈,他能打得了那個豬瘟嗎?打得了細菌嗎?你們如果入了黨團隊,舉過三次拳頭,發過三次毒誓,這毒誓可不能隨便發呀,要為邪黨奮鬥終生,天滅中共時,你們不退能平安嗎?我給幾位起個化名,三退保平安,保性命,保住好未來。然後就分別給他們起了名字,一個說,就聽你的吧,接著四個都痛快的同意退了。我說,你們回去還當你們的官,順了天意,你們就有神管了,有神保祐了。三尺頭上,有神靈,回去踏踏實實的生活,再有甚麼劫難都會遠離你們的。聽完,四個都說,謝謝了,我們借您的吉言。您也要保住健康,祝您也平安。那個導遊就樂呵呵的在那兒看著。等我退完了,他說,各位領導,咱們時間到了,該上車了,走時都跟我道別,我跟導遊說,後會有期,下次給你辦。他答應著說下回見面再辦,然後跟我揮手告別。

6)勸惡言頂撞的人三退。一天,我見三位男士迎面過來,我就上前搭訕說,三位先生好,要份當地華人報紙,看看吧。一位男士滿臉不悅的厲聲喝道,滾開,滾開,我很討厭你。我說,哎,怎麼那麼不友好呀,你討厭我,我可不討厭你,你看看我們都是黃皮膚,我們人不親,土還親呢,你們跨過千山萬水,我們在瑞士見一面,有多大的緣份呀,我真不討厭你,我見你們就像見親人一樣,我在異國他鄉,見著我們國人就想說幾句話,我感覺很親切。我很珍惜能在這裏見你們一面,您這樣對待我,我很難過,那人聽完就低下了頭。然後我接著說,我真想跟你們說幾句心裏話。一個男士說,那您說吧。我說我告訴你,愛黨不等於愛國,我的愛國之心不比你們差,因為中國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時刻都思念那片土地,我愛我的祖國,我見你們真有親人般的感覺,我再告訴你們現在天災一個接著一個。就說眼下這個甲型流感,多厲害呀,你們知道嗎?前英國首相夫人感染豬瘟了,她有的是錢,但她不平安。現在老天爺在收人。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保命,保未來呀。現在出現三退大潮,已有六千多萬華人聲明三退了,現在誰還信共產黨呀。萬里談共產黨你們知道嗎?他們說,不知道。我就告訴他們,連他這個老黨員都不信共產黨了。一個人說,我也不信它,我說,為了你們平安我幫你們退了吧,你們一分錢不花,就可以買個生命保險回去,你們說說,我們見一面多划算呀,有的點頭,我就問他們是否都入過黨,結果都是黨員,然後他們就都同意退了,就連那個一開始頂撞我的人也願意三退了,而且還對我說「謝謝您了」。

三迷中修

一年前,我遇過一個非常傲慢的導遊,我剛一跟他打招呼,他就轟我走,我向他講真相,他就說,你懂個啥,我周遊了幾十個國家,我甚麼不懂得。我說,那我祝賀你,但是有一樣你就不知道。他問,是甚麼,我說《九評》你就不知道。這時他就破口大罵,髒話、惡話不斷,並說,他不想知道。我說,那你還是有不知道的吧。他一聽,我把他給問住了,他就罵的更歡了,甚至對我進行人身攻擊,甚麼諷刺、挖苦的話都上來了,開始我還好言相勸,這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聽到他不停的罵時,我突然就沒守住心性,跟他爭起來了,最後他說,我打你信不信?我說我信只有你這樣的人才能做的出來,不過你要打我,我就報警,你今天就回不去了,你信不信?人群中有人害怕了,就把他拉開了,他也有所收斂,這時有拿材料的人又把材料退回給我。我感到不對勁兒了,我想我這是救人嗎?可是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心想這種不可理喻的人是無法得救的。卻沒有向內找,向內修。

第二天,我在去景點的路上,大平地上摔了一個大跟頭,聲音很大,把路邊的人都驚呆了,手裏提的和肩上背的真相資料的都甩出去很遠。有的人幫我撿材料,有的人扶我起來,然後問我是否要去醫院。我跟他們說,沒事,不用去。我活動活動胳膊腿都沒事,連皮都沒破,可這一跤卻把我給摔醒了。我想這是師父在點我呀,師尊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你們在座的有幾個在突然間有人指著鼻子罵你時能夠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幾個面對別人的批評與指責心不動而找自己原因的?」面對師父的法理,我真是無地自容,我這才想起來向內找,發現自己的爭鬥心、要面子心、怨恨、委屈、自私等等都暴露出來了,是這些執著心使自己的心裏不服氣。只有向內修,去掉這些執著心,才能使自己昇華上來,要把每一關,每一難,看作是自己從人走向神的一次考驗。如果每次遇到這種考驗,都能不被常人心所帶動那就是在放下人的東西,放下人的東西才能夠得到神的東西。當我在法理上明白了之後,我的心裏很輕鬆,我明白了這種環境恰恰是能促我快速提高昇華的好的修煉環境,我感謝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提高的路。

今年八月的一天,我在法國埃菲爾鐵塔下,剛擺好真相展板,就見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先生,我立刻和他講真相,就在他就要表態同意三退時,突然從另一條路上衝出一個中年婦女,直奔我來,向我的腹部猛擊一拳,出手夠狠的。我立即感到一陣劇痛,但瞬間就消失了。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向她指出,要動嘴,不能動手,打人是犯法的,我要報警,你就難回程。她聽後有些害怕,忙拉著老先生就跑走了。可我的心還在加速跳動,心有些不平靜,我就坐在旁邊的大椅子上,調整我的心態,想到這是一天的開始,我不能被這種心所帶動,還有很多人等著我救呢。這時我想起師父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你們誰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歷史上為這件事情的付出。你們也沒有想過他們曾經是多偉大的一個生命,冒著這麼大的險惡,一頭紮進來,下到這麼險惡的地方來。就這本身都值得你們去救度他們,把他拉出來。」面對師尊的諄諄教誨,我的心在擴大,心的容量加大了,我的心就越來越輕鬆,再想想這個人就覺的她很可憐。然後我想,如果她回來,我真要救她,因為她被邪黨毒害的太深了,可憐她不知道真相,師父的法理歸正了我這顆不平的心,讓我修出寬容,讓我修出慈悲。我放下了自我,絲毫沒有怨恨心,非常平靜,法理上明白了,我感到了師尊讓我昇華了,我用我修出的慈悲去救人,這一天我勸退了八十幾人。

四年多來,我一直堅持在景點講真相、發《九評》、勸三退,剛開始只重視發資料,認為發資料越多,救人就越多。剛開始的兩年多,我只勸退兩百多人,經過不斷學法,特別是對師父講的救人的法理,理解越來越深,深感救人之緊迫,我認識到,發材料固然重要,可是不知道她被救了沒有。如果我要把他當時就勸退了,不就直觀的,清楚的知道他得救了嗎。於是我就把心用在勸三退上,要不要材料不重要,重要的是讓他知道真相,勸他三退。多勸退,就等於多救人。

從去年五月到現在我共勸退了九千五百多人,這其中有教授,有工程師,有教師,孩子、導遊、黨委書記、省委書記、一般幹部,也有部長,還有帶著保鏢的高級幹部,還有公安局的,六一零的等等,他們真的發自內心的退了,得救了,有的退了還給我留下了名片,希望保持聯繫。

我最大的體會,我之所以在第一線救人這條路上,越走越順暢,救人愈救愈多,就是我堅持學法,於是向內找,不斷的用法來歸正自己,法使我有救人的正念,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不斷的淨化我的心,使我救人的心越來越純,源源不斷的賦予我救人的智慧,因此無論我遇到甚麼樣的人,我都能隨機應變,恰到好處的講真相,言語既慈悲又簡練。

在這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我所有的行為和狀態,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從法中來的,都是師父給我的,一切都是師父做的,我深知自己做的還很不夠,離師父和法對我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我有決心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好師父要的。同修們!讓我們共同努力吧,快救人,多救人!

以上是我本人在目前所在層次上的所悟、所想,如果不當之處,歡迎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