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啊 切莫被世俗拖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早晨在似睡非睡之間,腦海裏有一段對話」你要救他就要讓他變好,不能變好就不能留」。

天體從組、宇宙正法,這是何等偉大的嚴肅的事情,比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要難一些。但大法弟子又深處常人社會,每天忙著家庭、工作、學習,和平衡各種關係。為了世俗而浪費光陰和大量人力,時間也在一點一滴中過去了。很多同修似修非修,把自己混同於常人,身體的狀態也在不知不覺中下滑,更談不上助師正法了。我悟到: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都肩負著重大使命,為了救度眾生,一定要在這場宇宙的浩劫中堅持實修到最後,否則就是遺憾。

前年回老家過年時,也說一定得去一趟(老家的學法輔導站距離我家有將近一百公里)。可是由於忙著家裏常人的事情而耽擱了。師父的二十年講法出來後,去年下半年,我覺得無論如何今年一定回老家一趟。所以去年,一到家就先去聯繫同修了,免得像前年一樣等忙完了也沒時間了。

在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之前,老家學法的人曾達到了上百人。原以為老家的同修個個都很精進,但發現在一九九九年之後的頭幾年非常精進、講真相等三件事都做得很好的同修,後幾年明顯放鬆了大法對自己的要求。原以為幾個負責人應該非常精進,但結果讓我大吃一驚。

片區負責人A現在已經老眼昏花,去年還「中風」,現在後遺症還很明顯,看到我回來了,他們就近召集了幾個人在一起切磋一下。在我和其他同修切磋的時候,他竟然打瞌睡,狀態非常不好,還不如後來得法的新弟子。原先設立的幾個村(因是農村,按村設置學法小組)的學法小組也沒有做到助師正法,幾個學法小組的負責人狀態都不好。B同修是當時一個學法小組的負責人,當時年齡偏大(六十多),幾年前中風離世了;C同修是個一女同修,整日忙著帶孫子,而疏於學法,後帶孫子途中小孫子出意外受傷成了植物人。因是一個獨孫,全家都在責怪她,她就一邊求師父化解,邊用常人的手段(類似祝由科類)醫治。她還不悟,完全陷在魔難之中,狀態堪憂。

年後我又去了某地大城市,見到了D同修,在一九九九年邪黨鋪天蓋地的對師父和大法造謠污衊時,D同修還曾經和我切磋,鼓勵我走出來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十三年前她是那麼的矯健,雖然那時她有六十歲了,但一點也看不出來,顯得年輕、成熟、凡事都用大法衡量。但這次敲門,門一開,映入眼簾的一幕讓我無法接受:一個顫巍巍的白髮老人,起居由姪子看護,眼睛已經看不到大法書籍,只能聽錄音。聽她親戚說年前「中過風」。誠然,時光如梭,用常人的眼光看,七十歲的老人也就是這個樣子啦,但大法弟子不是要返本歸真嗎?不是要從人中走出來嗎?面對這些,舊勢力利用世俗把以前都很精進的同修魔成這個狀態啦,我還能說甚麼呢?用過重的語言又怕刺激她,只能告訴她,多聽錄音,不斷突破,早日回歸到正常狀態。

諸如此類情況,讓我既為離世的同修痛心,也為走不出人中情的同修而擔心,我多想對同修棒喝:如果還繼續這麼沉淪世俗,沉淪兒女情長,也許下一個被舊勢力拖走的就是你呀。但看著頭髮斑白的同修,話到嘴邊我又嚥下去了。只是一味囑託:一定要精進,一定要精進。

我悟到,也許事實沒有我看到的那麼糟,師父讓我看到這些一方面說明我急需進一步提高。可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要讓我說出來呢?用常人的眼光看,我是一個凡事低調的人,但看到了又不講出來,是不是也是一種為私的表現呢?多少年後,常人的一切甚麼父母兒女、兄弟姐妹就成了過眼煙雲,但同修之間的緣份卻是最讓人回味的、最長久的,想到這些,我就寫出此文,希望那些還在沉淪常人俗世,執著常人的大法弟子警醒,同時也希望那些修的好的同修一定不要忘了一九九九年前得法後來掉隊的同修,一定要多去關心和提醒他們,早日讓他們回到大法隊伍中來。

本文都是個人理解,情的成份也很重,如有不妥,請批評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