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得失更逍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我也修煉十七年了,這十七年的體會頗多,但是今天我只想向大家說一句:大法真好!下面就詳細的說說我的心裏話吧。

慢性結腸炎折磨兩年,煉功三個月就好

九二年畢業參加工作,我那時的身體相當好,但是九三年做了闌尾炎手術後,身體就每況愈下。不知道是手術不徹底還是留下了後遺症,表現就是渾身無力,腹部總是隱隱作痛,消化能力極弱(便稀,吃啥拉啥,不消化,一天去好幾次廁所)。到醫院檢查說是結腸炎,只能慢慢調養,開了一大堆西藥,但吃了也不管用。到中醫院檢查也說是慢性結腸炎,然後就是開中藥,成天喝中藥湯,滿走廊中藥味,嗆得鄰居都煩,吃了幾個月也是沒有效果。實在沒有辦法了,我又是算卦,又是去廟裏的,也包括練氣功,各種功法都學,也不好使。最後我甚至煮大煙喝,當然了我也怕上癮戒不掉,就喝了一次,管事了一天(沒有便稀),之後照舊。就這樣一直折磨我兩年。

直到九五年四月,我的同事給了我一本書《法輪功》,看了覺得很好,又教我動作,我就開始煉法輪功了。在不知不覺中三個月過去了,我發現自己不知道啥時候已經好了,每天正常排泄,渾身也有力量了!一晃十七年過去了,我的身體非常健康,修煉大法,我真是太幸運了,大法太好了,千金不換,萬金難求啊,試問世界上多少錢能換來健康啊?

解脫精神苦難

如果說得法前身體的病痛使我苦不堪言,那麼精神方面的痛苦,也幾乎將我擊潰。如果不是大法,恐怕我早就不在人世間了。

九四年發生了兩件事情:一個就是我曾經相處了五年的女朋友與我分手,還有就是我母親去世。一句話就是我的情很重,而且是太重了。作為年輕人,失戀的痛苦,沒有這方面經歷的人恐怕難以理解,那足以使人自殺呀!而且我們曾經相處五年,為甚麼就不能在一起呢?

我們是在夏天分手的,那個夏季我沒有感到炎熱,相反心裏就像被冰凍一樣,整天魂不守舍一樣。轉眼就到了冬天,姐姐來電話告訴我,母親去世了,當時真的就像天塌下一樣,破碎的心上,再來了一把鹽!我不止一次的質問蒼天:我最愛的人棄我而走,最愛我的人離我而去,這是為甚麼?我活著還有甚麼意義?!

直到同事給我看這本書《法輪功》,一切問題迎刃而解。我知道了萬事皆有因由,人各有命,我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人活著的根本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通過修煉,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園!可以說,是大法將我這個已經心死的人拉了回來,使我重塑信心。我也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我不再做一個為私為己的人了,我要做一個時刻為他人著想的人!所以我想說,是大法,解脫我於苦難之中,也唯有大法才能解脫!

輕鬆愉快無煩惱

人活在世上,真的沒有三天好日子過,摁下葫蘆浮起瓢,人人都有難唱的曲,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真是不假啊!尤其在國營單位,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為了蠅頭小利,真是太苦太累了。

修煉後,我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工作上兢兢業業,領導分配工作從來不挑,加班加點從沒說不,單位分房子我也不去爭,獎金多少領導隨意我也不找,每天都是樂呵呵的。之所以能做到這樣,是因為我每天都學法看書,《轉法輪》書裏面都講的明明白白,所以得法後我不但身體健康,而且在生活中工作中,都是那麼的輕鬆愉快,是凡遇到煩心之事,都用大法衡量,一切煩惱就即刻煙消雲散!

明白得失更逍遙

當我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的時候,我的很多同事都知道並了解了大法,而且陸續走到修煉中來,而且也充份得到領導的信任。大家知道在國營單位要想做個一官半職是多麼難了,但是就因為我真正按照真、善、忍去做,贏得了眾多領導的肯定與支持,在九八年,我成為我們單位(千人國家大企業)唯一的一個沒有請客送禮也不是黨員而且是最年輕的中層幹部(副處長)。

大法保護大難消

九七年的夏天,我加班後騎自行車回宿舍,天剛剛有點黑,橫穿馬路的時候,就看見遠處兩道雪亮的光照射過來,然後我就啥也不知道了。醒來才發現,自己在馬路中間站著,後面距離我三米遠,是我的自行車,已經成了直角形,再往後七八米遠是一輛捷達車,保險槓已經碎了,我啥事沒有!這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隱約感到是大法保護了我,要不我早完了!大家想想,自行車都撞成直角形了,我卻啥事沒有!

後記:

大法真好!相信您看了上面的體會,一定會有感觸的。修煉大法是自願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從不勉強任何人。我只是想告訴您大法為甚麼好,為甚麼眾多大法弟子一直在堅持修煉,儘管中共迫害持續了十三年。我們修煉的人受益了,我們想讓更多的人受益;我們得救了,我們也想要救更多的人。

這就是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講真相,您,明白了嗎?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