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初期的殊勝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四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沒得法前,我滿身是病,因生小孩時受了風,所以不能吹風,夏天不能開電扇,全年除了夏天,都要戴個假髮當帽子;做絕育手術後,全身浮腫,中氣不足,講話講多點,就感到很累,想大聲喊根本喊不響,最嚴重的是得了腰椎間盤突出症,那個腰疼起來真的沒辦法形容,一年要發好幾次,最長的一次半年起不了床。每次發病都要整天戴上護腰器,這個護腰器是用很厚的一整張牛皮做的,外面再用4根很厚的牛皮帶,把腰紮的很緊很緊,再用2.5公分×4公分的鋼條加上齒輪,把齒輪搖起來,把上半身的份量都架空才能起床,就是不發病也要用一根3寸左右的厚帆布帶把腰一層一層的紮緊才能站立行走。

我得法時,當時正在單位門市部上班,有一個大姐在我們門市部門口看書,我問她看甚麼書,她說是佛殿裏的東西,(因她也剛看,也不清楚書裏的具體內容),於是我就把《轉法輪》捧過來翻看目錄,看了後我馬上就說,我要買一本。她說,不叫買,叫請。我就說,那就給我請一本吧!她說,書很缺少,我給問問。第二天她來了,對我說,她問過了,他們問你是不是真心的?我連忙說,真心的,真心的。她說那你到我上班的地方來,我帶你去,你自己去請。剛好那幾天家裏有事,沒按約定時間去。再次看到這位大姐時,我就趕忙說,這兩天家裏有事,沒時間去。她笑著說,他們都說你不是真心的了。說著就走了,當時我心裏難受極了,心想,我要是得不到大法書實在太可惜了。我回家和丈夫說了這個事,我丈夫說,你去和他們好好解釋、解釋會得到的,就這樣我終於請來了《轉法輪》。

我沒有上過學,現在有一點點文化也是自學的,看書有很多生字不認識,但我很認真不放過一個生字,都請教別人,還把意思弄懂。我一有空就看書,我就書不離人,看著看著,我覺得這書裏講的真好,其它書裏沒有這些東西,心情非常激動。見到熟人我就告訴他們這書講的多好,叫他們都看看這本書,這書裏講的道理多了,從天上講到地上,從這個空間講到另外空間,從古講到今,從國內講到國外,講出了怎樣真正去修煉,也講出了怎樣真正做好人的道理。當我看完一遍《轉法輪》就想要學功,就和那位大姐同修一起請來師父的教功帶跟著學,學會動作了,可是腿就是盤不起來,很疼,就是單盤也很疼很疼的,但是越疼我就越認識到《轉法輪》裏句句講的都是真理。我在和丈夫談到自己對大法的認識時,從內心向師父發出一念,不管要吃多少苦,我都要修煉,我下決心了。

就這樣一想,奇蹟發生了。因我腰部一天到晚腰帶捆的緊緊的,那印跡深深的陷進皮膚,所以每天都要用開水熱敷,那天我腰帶解開覺得很舒服,一摸居然一點捆過的痕跡都沒有,像沒捆過一模一樣,我當時簡直太激動了,舉著雙手大聲喊:「好了,好了!」接著在煉第一套功法時,有一個抻的動作,在抻的時候好像腰裏關節都要撕開一樣,但我知道會好了,不管多疼我都堅持,這樣疼了三天,痛點消失了,從那以後再也不疼了。就這樣煉了一個月後,我還是不能雙盤,就是單盤都很疼。但我記得師父在教功帶裏講過,最終要雙盤,我就使勁的盤腿,疼的眼淚都下來了也盤不上。到晚上睡覺的時候,師父的法身就來給我調整雙腿,把我的一隻腳提起來放到另一條腿的根部,再往下壓,一點都不疼的。兩條腿都壓過,第二天到煉功點就盤上了,盤上後我就一分一秒的堅持,天天增加煉功時間,到後來我能堅持到2個小時零40分鐘了。

在我開始修煉這段時間裏出現了很多奇蹟,記得有一天晚上我正睡覺,突然間一個法輪把我旋醒了,這個法輪的顏色和書上的顏色是一樣的,後來接著就是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身體,先從右側調到左側,再調整個身體,節奏由慢到快,快得時候耳朵只聽到嘩嘩的聲音,整個人的每個關節都被拉開了,非常、非常的舒服,調了很長時間。

還有幾次遇到生命危險時,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安全度過。一次,我騎自行車過馬路,有一輛大型摩托車直撞我的自行車,我被撞的連車帶人飛出兩米多遠。人騎在車上不倒,連車筐裏保溫杯裏的綠豆湯都沒漏出來;車也好好的,可那摩托車前面的大燈被撞的粉碎,人和車都倒在地上。當時我一點都不害怕,就知道師父在保護我呢!還有一次在家洗菜,旁邊高壓鍋在燒東西,突然我想起要離開去拿點東西,剛離開水池,高壓鍋就爆炸,高壓鍋上的蓋子正好飛到我原來站的地方,這不是師父在保護我嗎?

這就是我得法初期的一些故事,雖然我學法不深,悟性也不是很好,但自己覺得和大法的緣份很深,內心對能得到大法非常激動,從心底裏發出「法輪大法就是最高佛法!」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