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緣歸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十多年前,我曾是某功法在南方的主要骨幹,也見證了大事突變一朝散的敗象。我被一老華僑夫婦接到其家中(因他視力幾近失明,才學的某功)。在那一個月裏,他給我講現今的社會,共黨的惡行及我今後的人生,甚至我出國都有機會。但當時我受邪黨文化的影響,對他幾十年的人生經歷不認同,堅持要回家。在臨走前一天,他突然看見我旁邊牆上出現了一幅神奇的畫面,一個顏色各異的齒輪和幾個小齒輪旋轉著,旁邊一本金光閃閃的黃皮書,畫面足足呈現幾分鐘。當時他們就一再挽留我,讓我想想這是甚麼寓意。我並未同意。但最後他的幾句話成了我十多年悶在心裏要找尋的謎:「你將來一定與這本書有關聯。」

也是從那時起,我對所有氣功都心灰意冷;而後結婚生子,過起了常人生活;之後生病,看大仙兒,搞集資,做生意,把自己和親戚都陷入危情之中,身心痛苦。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一起做生意的伙伴A是一位大法修煉人,她一有機會就向我介紹法輪大法的神奇,我礙於情面沒有反對,但並未入心。後來我見證了中共對她的跟蹤、追捕等惡行,不知怎的就想保護她,從而想要了解大法,繼而請了本《轉法輪》。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個謎,那個我曾經嘗試找過、走過彎路的謎,直到現在才豁然開朗。同修激動的哭了:是法輪大法、是你有這樣的機緣,那個時候師父保護了你。

我看了幾講《轉法輪》,師父就為我拿掉了附體。當時情況是,上午只覺得冷,後來從骨子裏冷,渾身劇烈哆嗦、抽搐,頭暈氣虛,全身像被石板壓著,難受極了。我給A撥電話,她讓我喊「師父救我」。我艱難的跪在床上,雙手合十,大喊:「師父救我!」頓時,我覺得渾身有電流陣陣往外衝,我當時眼淚出來了:大法師父管我了!師父承認我是弟子了!

當時,由於十多年前集資虧了幾十萬的事,讓我和親戚身心疲憊,互相埋怨、謾罵,我已承受到了底線,臨界崩潰。迷茫中,我想抄《轉法輪》,就連續抄了三天,入心了。過了幾天,這麼多年的苦惱竟有了轉機,幾個月後,我竟然拿回了大部份的錢!這在多少例集資案中都是不可能的,這太神了太奇了,我只是稍一用心學法,師父就給了我堅定的信心和鼓勵。

現在我已經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路上,家裏也開了一朵小花,雖然我得法晚,但在這正法最後時刻我跟上了,我自知還有很多人心要去,但大法已牢牢扎根於我心裏。

寫出這些是想讓與我有同樣經歷的人,和還沒有走出來的修煉人,都趕快清醒,走出來吧!眾生都是為法來,師父不會落下任何有緣人。

雖然點滴,望對你有幫助,若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