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世界法輪大法日」以明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在全世界大法弟子衷心慶賀「世界大法日」光輝神聖節日的日子裏,我將自己神奇經歷的片段記錄下來,以謝師父救度之恩,以明助師正法、隨師返家之志。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看望病入膏肓住院治療的岳父,家人通過關係專門請來一位稱之為「大師」的某氣功師為岳父作氣功治療,撞大運。當時全家十多口人都在場。大家就利用氣功師治病的機會讓他測各自的健康狀況,諮詢如何治療、調理。這時只有我一個人蹲在三米外的牆角邊沒去討教。因為我自己的健康狀況自己知道。一生中得的病少說也有十幾種,如:風心病(術後)、慢支、神經衰弱(該睡睡不著,該起起不了,一想到上班就起逆反心理,痛不欲生)、胃腸炎、痢疾、腰腿痛……近五十歲的人,就是抱著藥罐子挺過來的,還練過幾種氣功均無效果。所以,我想即便問了,也不會有好結果的,甚至怕問出個好歹來,平添煩惱不快,不如不問。那氣功師一邊作答,一邊不斷瞅向我。我想壞了,莫不他已經發現了我有何異常情況了吧。不曾料想,那氣功師作答完後,用手指著我,向在場的人像宣布一樣的說:「就他沒病!」此言一出,我頓時又是震驚又是茫然,是否聽錯了?!當我確認沒聽錯,就驚喜交加:驚的是這個結論竟如此與自己的狀況相背,不可思議;喜的是這畢竟是個天大的福音,人不就指望有個好身體麼?五十年來還從未有一個人說過我身體沒有病呢!不管此話是真是假,內心還是挺受用的,因此,我對氣功師真有點感恩戴德了,頓時底氣也足了。

記得當時為了確定此言真實不虛,我就專向他詳細說明困擾我幾十年的病情,而他的答覆仍是堅決肯定,不容置疑。最後他只是提醒我,近兩三個月注意行路安全,如果不出車禍那就萬事大吉,有好事等著。這番話我是聽的真真的。現在想起來,好像就是眼前的事一樣。當然,那時聽過也就過去了,沒當回事,最多就是心裏美滋滋的──我的身體不那麼糟,別人不如我!

同年,我有幸得遇法輪大法,離那氣功師說我的那番話相去三個月。

得法後,我一遍遍捧著寶書學法修煉,人生中的一個個疑問,特別是步入中年後的許多問題,都被精深的法理所解,大法為我指點迷津。

得法前,我虔誠的在佛教中念經拜佛,雖然十分著迷,但對經書教義、燒香禮佛的意義並不怎麼理解,對當下修行場所的變異現象並無察覺。我是信佛之人,可是甚麼是「佛」?甚麼叫「佛法」?何為「修煉」?還有像「法身」、「開光」、「不二法門」、「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1]、「煉功為甚麼不長功、不祛病」等等這些問題一直是個迷,弄不明白;以前練氣功卻越練越身體發沉、頭腦意識模糊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人稀裏糊塗的怎麼能信佛修佛啊?然而,當我一旦破開迷霧,才領悟了「真、善、忍」是最高最根本佛法,才豁然洞徹了自己來源於高層,因變的不純了才掉落到苦和迷的塵世來吃苦消業,最後要得法,同化大法後「返本歸真」。 正如師父所說:「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可能伴隨著他的思想會來個昇華,他的心情會非常激動,這一點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煉的人是知道他的輕重的,他會知道珍惜的。」[2]

我認定了這是一部真正指導人修煉的大法,是一部上天的梯子。看書學法中,深切感受到一種喜樂、幸福,感覺自己就像參天大樹的根深深紮在大地之中,像一座高山,巋然不動。這種從未有過的踏實感難以訴述。苦苦尋求、千萬年等待的機緣終於接上了,我的明師、恩師就是李洪志先生!同時,與早先在佛教中的一切都作了了斷。雖說一時有些痛苦,但從法中我認識到,所謂的「痛苦」,完全是一種假相,是人的觀念、人情勾著自己,妄圖動搖自己,障礙自己得法。而真正的「痛苦」是錯失能帶我返本歸真的萬古機緣,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得法後,自己就像泡在蜜罐裏一樣時時甜蜜著、幸福著。

在我得法修煉才兩年的時間,有功能的同修就看到我在學法中出現的功柱和五彩身體,這讓我無限的感恩師父,體悟到大法的無邊法力,時時促我精進再精進。

隨著深入學法修煉,我對那時「巧遇」氣功師有了一個清醒的認識,破開了這個迷:雖然那時我尚未得法,但是師父慈悲,一直看護著我,幫我清理、調整好了身體,同時給我下了法輪和各種修煉機制,把一切最好的東西給了我。這就解釋了為甚麼氣功師說我這個「病秧子」沒有病,但氣功師又受層次的限制,把我身上旋轉的法輪看成了「車輪」,就以為與車禍有關,所以讓我預防車禍,躲過車禍就萬事大吉。他哪裏知道這車禍根本就不存在,完全是一種假相,而「萬事大吉」卻應在了我三個月後將成為一名大法弟子身上,這是他無法料及的。同時我也聯想起自己得法前為何突然感覺自己不能再稀裏糊塗混日子了,這樣下去沒出路啊。因此而迫不及待的到處找人詢問解脫之法,念經拜佛,學練氣功。

師父指出:「沒有自然現象,一切都是有序的,偶然是不存在的。」[3]任何事情必有它背後的因由。其實就是我在歷史上為了今天在世助師正法,向師父立下誓約,如今一切師父都做好鋪墊,機緣成熟,師父用這種特殊的方式點悟我,一步一步將我從沉睡中喚醒。

我能在人類歷史發展到最後關頭溶入大法修煉,承擔起歷史賦予的神聖使命,是偉大的師父的挑選!我深切的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偉大、師恩浩蕩!為拯救大穹於危難,普度眾生,耗盡心血!

觀看了二零一三年「神韻」新年晚會,第一幕主佛的一句「誰願隨我下世正法」,令我穿越了曠古久遠的時空,我的來源,我的誓願,下世的整個過程,了然於胸。我們跟隨師父正法已走到尾聲。無論前方還有多少艱難險阻,邪惡勢力怎樣猖獗,唯有信師信法不動搖,義無反顧,精進再精進,決不懈怠,維護大法,保持清醒,除惡務盡,多救眾生,不辱神聖使命,不負師恩,不負眾望,圓滿隨師把家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